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艾尔编年史 (一二五)真实(费米尔·斯塔克)

2018-11-09 18:49: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艾尔编年史 (一二五)真实(费米尔·斯塔克)

“九月「失踪」了。”

庞大的金雕飞掠而下,踏在一株橘树枝头,用利喙对着黑袍的巫师,“联合会的巫师带走了她,连同爱丽儿一起。这也在你的「预期」当中么?”

费米尔遥望着南方的景色。这里处于森林边缘,丘陵与草原永无休止地向外延伸,与苍穹交际于视线尽头,其上一无人烟。阳光柔和且温暖,天空仅有几片薄云,但他看不到草原以南的贝隆王国,更遑论九月的所在。

他缓缓收回目光,看向名为苍云的「现世之神」。

“也许吧……我不能肯定。”费米尔轻声说,“她们还活着。感谢埃达。”

“你惹上了麻烦的对手。”苍云左右摇着脑袋,“你有些本事,但太年轻。我看到的那帮巫师里,比你厉害的不在少数。”他拍了拍翅膀,继续摇头,“天知道九月为何信任你。如你这样自以为是,亦昙花一现的「天才」,我见过太多。”

“她明白我想做的事情,也能理解我的期待。”费米尔握紧拳头,“我将取得胜利,然后带她回来。”

“我不这么肯定。”苍云昂起脑袋,发出尖锐的唳鸣,“你宣称可以改变世界,可我只看到了失败。你害了白离的命,损失了好几条龙,如今又失去了九月。至于这期间你所做的,仅仅是破坏罢了。”金雕别过头,“一错再错便是愚蠢。实际上,不少人准备对你进行一场审判,而你将为自己的过错负责。”

那也在预期之中。反对他征服世界的「现世之神」不在少数,包括九月的‘母亲’希萨,以及最为年长的哈伦。如今则是一个机会——

“没关系,让我来说服他们。”费米尔回答,“无论支持或反对我的,帮我将他们召集起来,越快越好。”

苍云紧盯着他的脸,目光锐利如剑,而黑袍巫师毫不退缩地与其对视。他没有说谎。

“但愿如此。”金雕瞥了费米尔一眼,助跑数步,展开双翼直入长空,“五日之后,森林中心。你最好别再让我失望。”

金雕迅速消失于天际。黑袍巫师转过身,望着它一路远去,随之再次迈开脚步。

费米尔穿过寂静无声的村落,推开虚掩着的木门,踏入属于自己的实验室和日常居所。他抬起指尖,将柔和的光线铺满木屋,然后走到房屋中央,轻抚着一具庞大如同山丘的身躯。

它安静地俯卧着,双眼合拢,前肢垫住头颅,仿佛睡着了一般。尽管早已失去生命气息,白熊的皮毛依旧光滑柔顺,躯体看不出一丝腐败的痕迹,甚至入手仍然带着暖意。若不是一道裂痕纵向贯穿,将它整个分为两半,恐怕没人敢相信这是一具尸体。

“它很美,不是么?”费米尔·斯塔克低声自语,“神祗的权能和力量,便是这世间最大的奇迹……和制造奇迹的源泉。”

不久以前,他尝试着改造了这座实验室——准确地说,是修改它的入口,并创造出一个独立的半位面,令其拥有数十倍于原本的空间。通常来说,只有高阶巫师中的佼佼者才能做到这些,但那远不足以令费米尔满足。他想要达成的真正愿景,需要千百倍于此的力量和学识,如果不是更多。

他毫不担心自己会失败。他确信自己拥有超人的天分,得到那盏能够‘实现愿望’的油灯,则证明命运眷顾着他。父母的死……或许是为了让他走上这条道路,而刻意设下的磨炼。没错,这的确听起来有些理想化,可就算如此认定,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他望着那盏油灯。它漆黑如墨,润滑且一尘不染。光线仿佛被吸入其中,令它的四周稍显阴沉。无数灰白色纹样在灯身隐现,那是上一纪元的文字,具体含义他无法解读,也没有太多兴趣。托巨龙们的福,比起九月见过的那次,它又填充了很多能量……将近五分之一。

费米尔知道,只要拿起它,许下愿望,便可轻而易举地毁灭联合会,然后换回九月。但那意味着,他需要再次付出某种代价,真正的目标亦将变得遥远。

“那样不行。”黑袍巫师低声说,将目光从油灯上缓缓收回。“时候未到,而且……没有必要。”他走向房间的另一端,凝望着一座高约两公尺,直径半公尺,充满绿色液体的圆柱型仪器。

“只要说服那些顽固的‘老’家伙,联合会的巫师就不足为惧——”

仪器当中漂浮着一枚血色的圆球,仅有半个巴掌大,散发着黯淡的萤光,貌似毫不起眼。费米尔走向实验台,从小巧的铁笼中提起一只青蛙,丢进仪器侧边的管道。他敲了几下面板,看着它滑入仪器内部,在液体中惊慌地挣扎。

红色圆球缓缓游动过去,将那小生物纳入体内。黑袍巫师认真且痴迷地注视着这一幕,直至青蛙完全融化在球体之中,不留一丝痕迹。球体轻柔地摇摆着,看不出任何变化,费米尔投之以微笑。

“一切全看你了,九月。”

……

高逾数百尺的黑松沙沙摇摆着枝条,沉默地注视着每一名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晚辈」。他们翱翔自天际,奔跑过雪原,甚至以不知名的手段穿越空间,聚集在卢格兰森林的中心——亦是哈伦的居所之处。

黑袍巫师在苍云的陪同下缓缓行来,在黑松的脚下站定。他仰起头,抿紧嘴唇,凝望着遮天蔽日的树冠。黑松哈伦一言不发,坚韧的枝条微弯向下,隐隐将他笼罩其中。

哈伦不喜热闹。身为‘埃达长子’的威严,也让森林中的大部分居民因为敬畏而远离。但与九月讲述给他的,迁往绝境山脉后的情形不同,此时哈伦尚无法约束族人们的行动。他之前便是避开这株黑松,只拉拢那些九月熟识的,或对外界抱有欲望的‘半神’们成为伙伴——

这次他不再逃避。为了九月,也为了理想。

更多的人在他之后前来。披着翠绿长裙的英格丽,全身鳞甲的哈萨,面色苍白的阿尔伯特,以及形如蟒蛇的伯恩斯坦站到费米尔身后;九月的‘母亲’希萨,白离的兄长白河,裹着羽毛风衣的卡亚和金色长发的塞琳等,则围拢在黑松身旁,形成泾渭分明的两方。

少数埃达的子女没有加入任何一方。重伤未愈的莱恩罩着斗篷,安静地站在空地边缘,与往日的模样判若两人;住在林中的两条龙,碧长石和德克杜拉也跟了来,多半是打算看场热闹。

费米尔听到另一侧传来的议论,大多是对他的猜疑或责难,但他全不在意。他缓缓环顾四周,直至认定绝大多数的「现世之神」都已到达,才向哈伦踏出三步,并将右手覆于胸前。

“「天之主」的追随者,费米尔·斯塔克,依约前来。”

“汝来承认罪过,或是接受责罚?”黑松的声音自四面八方而至,在他耳边轰然炸响,“联合会不喜战争。若汝领罪受死,他们定可交还和平。”

“那是懦夫所为。”他一眨不眨地盯着黑松,“你是个胆小鬼,但我不是,九月也不是。”他停顿片刻,“我需要你们的力量——”议论声忽然大了几分,他立刻提升音量,将之压过,“从联合会手中救出九月,并且赢得这场战争。”

黑松将数根枝条呼啸着抽向他,但青藤从他脚底破土而出,构成坚实的铠甲和屏障,弹开每一次挥击。然后是英格丽的声音,低沉而略显沙哑,仿佛能抚慰人心。

“这里不是战场,哈伦。听他把话说完。”

黑松沉默着收回枝条。披着漆黑色长风衣的青年走向前方,斜过脸,冷冷地瞪着费米尔。

“要不是你那愚蠢的主意,九月根本不可能落到他们手里。”卡亚扬起下巴,“你打算怎么救她?让我们和那些巫师开战,两边各自死上一大票么?”

“救出她是我的任务。”费米尔坚定地说,“你们不会失去任何一员。”

“联合会可不是弱鸡。”卡亚冷笑,“就凭你?”

黑袍巫师掀开兜帽。他的脸庞恢复了红润,双眼也不再空洞。曾被封存于体外的灵魂,此时亦已重归身躯。他抬起手,端详着自己修长而光滑的指尖。

“加上你们每个人的一点毛发,指甲或血肉即可。”

卡亚的眼里满是怀疑。“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如果你的脑子和嘴一样快,到是件好事。”费米尔回应,“身为埃达的子女,「灵魂战场」的本质,你总该知道一点吧?”

显然并非如此。卡亚闭上嘴,扭过头看着黑松,可哈伦仍旧一言不发。青年似乎感到无趣,朝黑袍巫师吐了吐舌头,回到塞琳的身边。

给出回答的是玛尔洛,一头三公尺高,有着锐利而美丽巨角的白鹿,据说和哈伦差不多年长。“神术络的防护机制。未经许可盗取神祗力量者,灵魂将被遣往神国,遭受「天之主」的审判。”她从空地的另一端抬起头,将目光投向黑袍巫师,“可你把自己也卷了进去。”

“只有这样才能前往神国。如今埃达的力量失去了主人,若能得到络的认可,便可暂时将之掌控。至于我将采取的手段——”

黑袍巫师举起手臂,在空中画出约一尺直径的金环。它迅速扩张,直至形成数公尺高的巨大圆盘——连通着两道位面的门扉。费米尔又取出一块新鲜的血肉——饱含生命气息,仿佛仍然活着——将它丢在圆盘前方。数秒钟后,足有一人多高的血色球体缓缓滚过大门,碾过脚下的肉块,然后安静地停留在那里。

所有目光瞬间聚集在它身上,不少人甚至陷入短暂的恍惚。卡亚不敢置信地张开嘴巴,赛琳小声祈祷,希萨面沉如水,哈萨吹了声口哨,英格丽则低声赞叹。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纯粹的生命……除了父亲大人。它是什么?”英格丽问道。

“九月真正的本质。”过去的几天内,她吞噬了白离的全部躯体,才成长到如今的模样,“吸收一切物质,将其中的信息融入自身。毫无疑问,亚力克斯·埃达成功了——他最后创造出的女儿,就个体生命来说,是近乎完美的存在。”

“若得到充分培养,假以时日,她将成为下一任埃达。”费米尔露出满意的微笑,“哪怕是眼前这些,只要获取充分的,源自「天之主」的信息,便足以借用埃达的力量。”

“这便是我的依仗。”费米尔扬起头,望向哈伦,又回身看向跟随者自己的「现世之神」们,“有着‘她’的协助,我绝不会失败。”

塞琳目不转睛地盯着圆球,“可是它没有灵魂——”

“我将成为它的灵魂。”那极其危险,近乎九死一生,然而……物有所值,“这是我的。”

他没有说谎,但无人应答。预料之中,真正的战斗刚刚开始。

“有趣的小家伙。”将近一分钟后,英格丽低沉而优雅的声音传来,“你的目的不只这么简单。你想要成为‘父亲’?”

“并不是这样,女士。”费米尔转过身,缓缓摇头。若要创造全新的世界,一位‘神使’的力量远远不够。“但为了我的理想,以及对柯尔的承诺,我必须了解埃达。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喜欢这样的你。希望我能看到那一天。”英格丽微笑,抬手扯下一片裙摆,送入不远处的球体。嫩绿的光于球体上流转,如同水波般划过表面。

“对于凡人而言,父亲的力量过于庞大。”阿尔伯特的声音和他的脸色一样冰冷,听不出任何感情。“你准备如何利用它。”

“敢于对她出手的那些巫师,将全部付出代价。”费米尔毫无迟疑,“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她的安全。”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至少现在如此。

“你最好信守诺言。”阿尔伯特走向‘九月’,割破手腕,让数滴血液落入其中。它缓缓一明一灭,有如呼吸与心跳。

他们开了个头,曾与费米尔和九月一同出征过,赞同两人理念的数名‘半神’先后上前,贡献出属于自身的「生命信息」。那还远远不够。他需要所有人的力量,费米尔心想,一次就好。

碧长石拍打着双翼,缓缓降落到空地一侧,挺起胸膛,从数公尺的高度睥睨众人。

“一群优柔寡断的蠢货。空有强大的力量,却不懂得如何利用。”绿龙嗤笑道。若论这里的实力,这条绿龙大概要排到三十名开外,然而现在没人想要开战,“你们以为联合会愿意罢手?巫师都是聪明人,而且绝非懦夫。如果他们得到了埃达的权能,想想看会有怎样的结果?”

他俯下脑袋,从侧腹部衔下一片龙鳞,将它丢进球体。“那家伙没那么好,但至少有着目标。不像你们。”

绿龙说动了另一些人,只是作为局外者,远不足以一锤定音。黑袍巫师走到希萨面前,凝望着白狼的双眼。

“让九月陷入危险,是我的失误。我很抱歉。”他缓缓躬下身,“请帮助我,希萨大人。”

九月的‘母亲’用黑色的瞳仁看向他,目光中带着悲悯,似乎还有了然。“告诉我。”她说,“在你心中,她算是什么?”

“我曾认为她值得利用。”费米尔承认,“但我想错了。现在对我来说,她是最重要的伙伴。”

“向我保证,你将好好对待她。”

他无法说谎。“我愿尝试一切手段,与她一同见证我们的未来。哪怕她不幸逝去,我也甘愿前往地狱,寻回她的灵魂。”黑袍巫师垂下头,闭上眼睛,“但那不可能。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四周传来压低声音的议论,费米尔根本不去听。时刻已近,没人能留下九月,连「神使」们也一样。他是个理想主义者,却必须正视现实。

“是的,她告诉过我那些。”希萨缓慢地低语,“九月还说过,在她的历史中……她没有回到这里,而你毁灭了整座森林,同时杀害了我。”

这是他无法辩驳的事实。若易地而处,他很可能做出相同的事。“总有人要牺牲。”那时是希萨,而如今是……她能理解我的,费米尔心想,一定能。“我会记住她,直到……生命终结。”

‘母亲’长久地凝视着他。

黑袍巫师微微绷紧身躯。他知道自己的回答不够完美,而无论对方回绝,甚至发起攻击,他都准备了应对的说辞或手段。但最终,希萨侧过身,抬起前爪,轻拍在黑松根部。

“让他去做吧,哈伦。”

黑松的枝条微微颤动,“你信任他?”

“九月选择了他,我信任九月。”希萨轻叹,“费米尔,你应当明白,这个世界或许属于她,而非我们。”

他明白。若「镜之界」因为某些人的愿望,才创造出这段「历史」,或许当她们离去,世界本身亦不复存在——

“我不在乎。”他说,“哪怕这是梦境,我们依然真实。”

有了希萨与哈伦的默许,众人先后献出少许生命,‘九月’将其照单全收。一切结束之时,它的直径增长了将近一倍,力量则无从计测。它柔和地旋转着,奇异的鸣响盘绕于林间,仿佛在呼唤着谁。

费米尔抛下长袍,直视着它,毫不犹豫地走入其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