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女配的新生第五十一章劝说

2018-12-07 17:57:4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女配的新生 第五十一章 劝说

谢谢老马识途亲的每日打赏!亲们喜欢看旎旎的新文么?多给点支持吧!

沈家那边注定也是个不眠夜,沈桐兄弟三个差不多在外面跑了一个下午外加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把各大报社都给搞定了。

这次果然有人爆料给报社了,起码有十几家报社接到了爆料,要不是他们出手及时,说不好明天的报纸就会大篇幅地介绍上午发生在商场的事情。

而吴玉珍这个时候却是在劝哭个不停却一直不发一言的沈樱,吴玉珍是傍晚到的省城,里沈樱也没有说得很详细,所以吴玉珍到了以后先去问了问跟着沈樱的几个随从。

随从们哪里敢有半点隐瞒,将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得清清楚楚的。

这一下,把吴玉珍也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不过进到房间的时候,吴玉珍还是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怒气,好言好语地劝起沈樱来。

沈樱这一下算是见到亲人和靠山了,扑到妈妈怀里就是一阵痛哭,啥也不说。

吴玉珍没办法,得知自家闺女中午午饭都没吃,她赶紧让酒店送了一桌沈樱平时最爱吃的菜上来,她想先好好陪闺女吃顿饭。

可哪怕对着平时爱吃的菜,沈樱也没了胃口,本来这些日子她就有些孕吐,吃东西相当困难,这一下又发生了这些事,她哪里还吃得下去哦。

吴玉珍看着女儿的样子,心里心痛无比,越发地痛恨张军盛和他的那个什么前妻,要不是他们,闺女哪里会落到如今这个两难的境地。她也知道闺女现在就是纠结孩子问题,至于跟张军盛离婚那是铁定的事实了,她也知道闺女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特别痛恨骗她的人。

在吴玉珍耐心的劝解下,终于在过了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沈樱开口说话了:“妈,这张军盛我是肯定要跟他离婚的,只是这孩子,我舍不得啊,怎么说在我肚子里已经呆了有这么长时间了。可要孩子吧,这张军盛说不好又会缠上来,我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了。”

吴玉珍听了这话也跟着眼泪掉了下来,自己捧在手心里养大闺女,怎么就碰到这样倒霉的事情了,这让女儿如何割舍呢。

其实养个孩子对他们沈家来说没有什么难处,家里的钱就是再多几个孩子也折腾不完。

吴玉珍下面的孙子孙女已经有了三个,可她又哪里会嫌孩子多,只要是自己的,那都是多多益善注册离岸公司
,特别是对自己这个最小的女儿,她一直就是想给她最好的,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她。

所以当初对张军盛,吴玉珍开始还是算满意的,对沈樱体贴周到,家里条件不好,沈家就能制得住他,她可不需要什么让闺女去联姻来壮大自家的事业。

她就是要找个条件不怎么好的,沈樱能将在沈家的自由自在过到自己的小家里去。

等后来知道张军盛已经有了老婆,可闺女不听自己的劝,死活也要跟他,还说自己早就知道,他只要不骗人就行,而且还有了孩子,这才让沈家上上下下同意了,谁知道如今又是这么个结果。

吴玉珍又看向沈樱,沈樱的眼睛已经红肿起来,连眼珠子都是红的,跟兔子一般无二。

她拍了拍女儿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樱樱,你看你都明白,妈妈再说也是白说了,这孩子咱们是真的不能要,你也知道这不是咱们沈家养不起,也不是妈妈怕人家说闲话,我吴玉珍的女儿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可这张家的人是个什么德行,你如今也明细了,你说这样的人家,他们以后不会依着这个事来沈家找孩子啊,怎么说他们也是血亲啊!”

沈樱一听不能要孩子,那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妈妈,你再帮樱樱想想办法,一定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保住孩子又能让那个人不找上门来东风洒水车
。”

吴玉珍真的是为难了,她舍不得女儿伤心,又实在是看不上张家人,再也不想让张家人依着这个来纠缠女儿。

她静静地想了想,半天才开口说道:“樱樱,如果你实在是想要这孩子,妈妈这里只有一个办法了。”

沈樱一听就喜出望外,拉着吴玉珍的胳膊激动地问道:“什么办法?什么办法?”

吴玉珍慢慢说道:“如果你实在是想生,那么妈妈就陪着你去国外生孩子,对张家就说把这孩子给处理了。等孩子长到一定份上,咱们回来就说是你在国外结婚生的孩子。”

沈樱低头思量了一番,最终还是她心里的母爱战胜了一切,她郑重地点点头:“妈妈,我决定了,就按您说的方法来办,不论吃多少苦都愿意。”

吴玉珍摸着沈樱的头,感慨地说道:“我家樱樱真的是长大了,都要当妈妈了,也懂事了。不论你做什么,妈妈和爸爸,还有哥哥们都会全力支持的。”

沈樱一头扎到妈妈的怀里,使劲儿地蹭了蹭:“妈妈,您对我真好!”

“傻瓜,这世上哪有父母不疼自己的孩子,等你的宝贝出世了,你就会明白这个道理的。不对,我家樱樱现在就已经明白了,不然不会说要留下宝宝的。”吴玉珍笑着说道。

沈樱在吴玉珍的怀里腻了一会儿,猛然又坐了起来:“妈妈,明天,明天我就要和张军盛离婚,我一天也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了,我要让他知道欺骗我的后果,我要把所有我给他的东西都要回来烤鱼培训
,还有那一百万也要回来。”

吴玉珍冷笑出声:“你放心,这个事情爸爸和妈妈会请最好的律师来处理的,一定把他整到泥里去。还想从我们沈家这里骗钱,他也不知道我们沈家今天这些身家是怎么来的。”

沈樱摇头:“我明天就要去见一次张军盛把话跟他说清楚,我还要亲手收拾他一顿,这个骗子!”

吴玉珍现在只要沈樱愿意做的事情都愿意支持,只要沈樱能燃起斗志,不再这么哭哭啼啼地折磨自己,听了她的话也只是笑着说道:“行,明天我们就去找他,好好收拾他一顿,。”

“我还要把他的那个前妻抓起来好好羞辱一番,让她知道我们沈家不是那么好惹的。”

“好好好,樱樱想干什么,妈妈都全力支持!”吴玉珍如今只要沈樱高兴,什么都好。

定下了计划,沈樱也不再难受了,孩子保住了,她以后就是不找老公也没事了,她不想再受到这样的伤害了,实在是太让她难受了。

吴玉珍看着沈樱睡下了,她才叫了随从过来,让他们去找张军盛前妻的下落。

这鄢枝从小院搬出来后,就去了摩拉的别墅,那别墅又没在她的名下,这些人就是掘地三尺也不可能找到鄢枝的下落。

所以等到随从们来回报的时候,吴玉珍和沈樱除了气得扔了几个杯子,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沈樱只得暗暗发誓,如果哪天让她再碰到鄢枝一定要她好看。

当然这是后话了,再说张家那边,曹淑芳和张美萍早早地就睡了,只剩下张军盛一个人在小卧室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不知道要如何去哄沈樱回头,他还不知道他的麻烦马上就要来找他了。

今天的事情让他有一种要大祸临头的感觉,因为沈樱无论怎样也没有这样对待过他,特别是怀了宝宝以后,这样的沈樱让张军盛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就这样在床上跟翻烙饼一般,翻了一个晚上,一直到窗户外面的天色显出鱼肚白来,他才晕晕乎乎地睡了过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