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祈氏使魔第一百三十九章妖界妖灵王

2018-12-07 21:34: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祈氏使魔 第一百三十九章 妖界妖灵王

“妖灵王……”我盯着画面上那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冷声说道,“你是说现在就去夺回来吗?这样不就要跟妖灵王正面交锋了么?”

“也不算,它很快就会离开妖界,带兵攻打珂闵国白虎神庙。”歆雪淡淡解释道。

“天劫之术,把你的灵魂从你的身体给抽离出来,fèng鸣的封印在那一刻就被打破了,妖灵王的灵魂也从那个身体里解放出来,但是不知为何,它并没有利用你的身体,而是将其存放在千年寒冰之中。”

她的手再次一扬,场景一换,我看见四周游离着强大的结界阵法,我的身体完好无损地躺在一个冰柜里。

“也许是因为你的身体在失去你的灵魂之后,对妖灵王本身起了排斥作用,也可能是它的力量在你的身体里无法发挥出来,所以它现在加紧攻击祈氏祠堂,连祈逸清都不得不彻夜加固封印,而祈岚……”

“祈岚?这个名字他们刚刚提到过,是谁?”我漫不经心地看着影像。

“他是之前祈氏一族的少主,也是妖灵王所爱之人。”她淡淡地解释道。“不过,由于他与妖灵王的关系,现在被牢牢保护在龙鳞皇城祭司院内。”

保护?这个词引起我的注意,“他跟妖灵王的关系非同寻常,所以才被保护在皇城祭司院内?这……也太不对劲了吧?这真的是保护吗?”

我一下子便明白那所谓的保护的含义。

“的确,通常这种人,是必须执以死刑的。”她语气平淡地同我解释。

“他是祈氏的继任族长,但与妖灵王的关系非比寻常,当时在祭天台上还发表了袒护妖灵王的话语,各国祭司一怒之下,本想将其撤下少祭司之位,当众执以死刑,可是由于先知求情的原因,他又牵扯到妖灵王。所以五大家族的人考虑许久,才决定将其暂时关在祭司院。”

“先知?谁啊?”我有些不解地问道。

“祈逸清,他拥有千年前祈氏族长的记忆,也是那位伟大驱魔师的转世。不过这件事,是在妖灵王重掌妖界之后才被世人所知道的。现在祈氏暂时由他管理,要知道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祈氏族长都被龙鳞皇族召到皇城兴师问罪了,啧啧。老骨头一把才刚刚恢复健康,就又去受罪了。”她的语气似乎有些幸灾乐祸。

“原来如此,他是千年前的祈氏族长啊……除了这些事之外,各国没有做出其他动作吗?”我转而一问。

她望了我一眼,淡淡说道:“当然不可能,难道就任由妖界打压吗?月耀国的事情通过镜像通知,其他各国都看见了,当然,妖灵王长什么样大家也看见了,这个先不提。为了保护人界。各国的祭司们已经开始召集本国内的驱魔师,重金聘用,决定对妖界进行反击,他们暂时签订了联盟,决定联合起来,一举灭了妖界。大敌当前,他们也只能这么做。”

我看着她有些变化的脸,“你似乎觉得他们做的不对?”

“废话,里面有多少个人是真心想要联盟的?他们现在想的都是自保,不会透露太多有用的信息给盟方。反而希望盟方能更出一分力。他们都想保存实力,免得落得与月耀一样的下场,你没看见,月耀被攻下的时候。只有龙鳞去救援吗?不过,龙鳞的救援也太慢了。”

她冷冷地笑道,眼前的镜像出现了各国的地图。

“也是,他们都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吗?只要有一个国家不愿意信任对方而保持实力,其他的国家同样会效仿,这样下去很危险呢。”我指着地图上的各国分析说。

“他们疑心太重了。这怎么可能团结起来?难道一定要等到妖灵王重击他们才会醒悟吗?”

“只希望人类那一方的正义之士可以改变他们的想法了……”她往前一指,画面又回到妖界。

“妖界这边却是旗开得胜,正准备一鼓作气攻下珂闵国,而珂闵国也已经重重戒备起来了,恐怕没那么容易攻破,所以,妖灵王现在已准备亲自带人去捕捉珂闵国的四方神白虎。妖灵王现在虽然没有身体,但是它的妖力还是比你强,它可以不费多大气力就利用黑暗,具现化出一个可以暂时利用的身体,当然,脸还是一样没有变化,对了,它还得到了几个祭品。”

“用黑暗制造一个身体……也对,妖灵王本身就源于黑暗中……它们得到了什么祭品?那些祭品现在怎么样了?”我心中不知为何又起了一股难受的潭水,不由得追问道。

她的手指往左一划,画面一个跳转,出现了几个人类。

他们被妖言幻成的绳索牢牢束缚住,关押在妖界地牢。

我仔细地看着他们的脸。

一个有着妖冶魅惑的紫瞳的温润男子,那双不同于他人的眼眸,让我一下子注意到他的存在;

一个身着白衣,紧紧盯着前方的俊逸男子,他咬着牙,挣扎着,可是丝毫无法挣脱;

一个嘴角挂着血痕的冷静男子,地上的弓箭已经被折断,隐约能看见几个具有驱魔作用的咒文;

一个一直哭闹不停的蓝衣小女孩;

一个身着红衣,神情十分冷静的女子,她似乎很反感旁边一直哭哭啼啼的小女孩;

还有一个看起来还很淡定很看的开,一直在逗小女孩笑的黄衣长袍少年。

“六个……怎么这么多?”我有些吃惊,“这是所有的祭品?”

“不止这些,还有一些分布在其他各国。不过被捕获的就只有这些。”

她叹了一口气,“当然,不知为何,它们一开始是直接夺取祭品,比如眼睛,心脏,后来就直接把祭品整个人都抓了过来。局势那么动乱,祈逸清根本就保护不了他们。”

我看着那些挣脱不了束缚的人们,若有所思地呢喃了一句:“祭品啊……”

她深深望了我一眼,“怎么?”

“没什么,”我歪头一笑,“走吧,去妖界。”未完待续。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