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我从凡间来二百二十四章郡主的复仇用

2019-01-13 17:20:3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从凡间来 二百二十四章 郡主的复仇

许易心念一动,催动截音术,果然捕捉到一道声音。

细说来,修行到阳尊境,截音术这套妙法,他用得频率少了太多。

原因很简单,随着他修为的提升,面对的对手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些强者,多有界障珠,即便不用界障珠,以心念传意,也不是截音术能够捕获的。

这门妙术,很快便要陷入到无用武之地的境地。

此刻,若非他察觉出了异状,他根本不会用截音术捕获。

使用截音术的当口,许易为怕露马脚,尽量放松精神,目不斜视,瞬息便锁定了传音之人,正是云家七长老。

果然,云七长老说一句,云承运学一句。

这一惊非同小可,为弥补心中的愧疚,他对云承运报以了极大的希望,怎么也没想到是这种结果。

他赶忙运转法术,顿时眼窝一热,直观云承运灵台。

却见云承运灵台中的真魂小人衰弱至极,竟已成缥缈之态,如此孱弱的真魂,他生平仅见。

便是他当初深受重伤,真魂受巨创,最衰弱时,真魂也不至成此状况。

甚至可以想象,一旦云承运的真魂倘若离体,一阵清风吹来,便会消散。

吟秋郡主要嫁之人,竟是这样一个病鬼!

顿时,他心头怒火蹭蹭直蹿,心头才稍稍消散的对云家的恶毒念头,如火山喷涌。

事到如今,云家打的什么主意,已经昭然若揭。

对吟秋郡主,分明只有利用之意。

如此一来,他的盘算尽数落空,只存在于假想中的念头:“随着时间的消逝,吟秋郡主会忘掉忧伤,最终收获快乐。”终究成了空想。

一旦许易欺骗不了自己,他陡然意识到问题严重了。

他断然不可能坐视吟秋郡主跌入火坑,可如今的局面,怎生破去?心念急转,忽的扫中隐在人群的云中歌,强压住沸腾的心神,传过一道心念去:“云承运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此孱弱之身,竟能修得真魂,你们云家不愧王侯之家,果然底蕴深厚,放在平常人家,此等病躯哪里还能活到成年。”

许易心念传入,云中歌稍稍惊诧,传过心念道:“前辈果然目光如炬,这云承运可是好生装点,却也瞒不过前辈。”

“本来这事,我不方便对外人说,既然是前辈问起了,我也没什么隐瞒的。这云承运乃是我父前妻所出,因出生之时前任云夫人与人动手伤了元气,以致于这云承运出生之时胎元不足,自下生以来,智力便低于常人,身体也格外孱弱。”

“若非我云家广聚天下珍宝,他根本就熬不到成人。即便如此,前任云夫人也因生他而至难产,元气大损,不过数年便香消玉殒。这云承运自幼多病,终日只痴迷家族资料库中的图案,故纸,终日埋首,也不见他读懂几卷文字。”

“今番,若非云某遭人暗算,令族中小人窥见机会群起而攻,才丢了这世子之位。不过,我父心意属谁,单看云承运接位便能得知。很明显,这云承运不过是替我占位。”

“待过了这阵风波,自然还是云某正位世子。所以前辈大可放心,你所要的灵石,对云某而言,根本不成问题。只要给云某足够的已是淡然安慰时间,保管给前辈一个满意的交代。”

云中歌受了噬心虫,无时敢忘,三两句话,便转到了劝说许易别担心上来。

许易传心念道:“既然此人如此孱弱,观其面目却是正常,气血也自充盈,神态举止与常人无异,这是何故?”

云中歌传心念道:“这便是我云家秘法的神妙了,这云承运能衰而不死,全靠我云家的转元秘法,抽取他人精元,来给这病鬼续命。只是精元好续,真魂难留,看他这面目,至多也不过再撑数年。此刻你观他行止如常,实则另有蹊跷,此中秘密云某就不与前辈道了,还请前辈静心观礼。”

便在许易惊疑之际,云承运已然住口,却听红脸圣使赞道:“久闻云家世子穷尽经典,埋首苦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满腹经纶,华采词章,非常人所能道,如此天赋英秀,本使由衷的替云王高兴。”

话罢,转视吟秋郡主道:“得此佳婿,亦是郡主之幸,便请郡主也说几句。”

始终面无表情的吟秋郡主忽然笑了,她这一笑,满殿生凉,引得众人朝她看去。

便听吟秋郡主道:“我不似云世子这般满腹经纶,只有一问,问云世子以及云家诸位。”

她话题起的如此沉重,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余二公子面色顿变,陡觉不好,方要呵斥。

便听吟秋郡主接道:“我心已有他属,身更非处子,不知云家世子可还敢娶我。”

此话一出,满场顿如冰封。

久经风浪的云七长老,也惊得张大了嘴巴。

余二公子的一双斜眉,更是欲破空飞去,眼珠吊在眶外。

许易心头更如被一柄重锤大力敲击一下,咔嚓一下,心房破碎,肝胆俱裂。

事到如今,他当然看明白了,吟秋郡主所谓的愿嫁云家,等待的正是此刻。

唯有如此,才来伤害到云家。

唯有如此,才能为已死的许易复仇。

这是吟秋郡主竭尽全力,唯一能为已死的许易向云家报偿的!

许易更知道吟秋郡主说出这番话来,会面临怎样悲惨的结局。

明知刀山火海,毅然纵身一跃。

我从凡间来二百二十四章郡主的复仇用

许易只觉周身的神经被扯得剧痛无比,快要断裂,眼眶不可抑制的发烫发热,任凭他睁大眼睛,眼帘也渐渐模糊。

他仿佛看到了一袭白衫的吟秋郡主,悄然立在他身前,真诚地望着他,反手将一颗滚烫火热的心剖出,捧到了他的眼前。

一时间,他心腹中满满的都是惭愧与感动。

千言万语都化作了四字:无以为报。

围观众人惊诧过后,顿起一阵哗然。

众人来观礼不假,所碍的不过是身份使然,论及交情,谁对谁有真心?

此番云家,余家合流,不满者众。

此刻,陡然爆出此惊天乱局,窃喜,兴奋之辈,不知凡几。

山东济宁保安服报价
口罩无纺布
北京开水果店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