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大亨万岁第二卷第四百九十七章理论学一年实

2019-02-26 18:47: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亨万岁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白头King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亨万岁全集阅读第二卷第四百九十七章理论学一年,实践仅三天!,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四百九十七章理论学一年,实践仅三天!

------------

第四百九十七章理论学一年,实践仅三天!

“同学们!其实学电影,在学校里,真的……学不到太多的东西,当然,这并非绝对连花清瘟颗粒的价格
,见仁见智,只是我的理解而已。”

在本次课程即将完结之时,唐谦颇为感慨的讲台下面对这些北影学子们说道:“在上学时,根本犯不着埋怨老师不教‘人心险恶’,没事,这些重大的生存技巧,在剧组几个月就解决了,根本不用在人生最好的四年里学这些……”

“在技术化的年代,要庆幸没有早早地学生存的本事。能一通百通,能后来居上,恰是不知不觉中形成的审美。别急着学什么,别急着当个能人,青春本就是用来浪费的。选择做个挣不到钱的人,选择过狼狈一些的生活……总有人来相依为命,总有急中生智的一天……”

……

北影的课结束之后,唐谦便回到了横店《大唐》片场,继续拍摄工作,有了唐导演和唐老师的双重身份,不知怎么的,现在在华人电影界也算功成名就的唐谦,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的。

……

“a!!!”

在太子府搭景里,饰演杨广的罗嘉良试着弹一首曲子,心内遐思。

半晌,不禁幽幽叹了口气。

饰演宇文化及的张卫健听到哈哈大笑:“殿下刚成大事,为何这样心浮气躁啊。”

罗嘉良叹气道:“唉,我本以为得了太子之位便可高枕无忧,谁知今日李浑在府中见到李浑女儿,就觉得江山虽美,却不及博得美人一笑。我情愿用半壁江山来换取美人常伴左右。”

张卫健笑道:“待殿下登基之后,还怕那天下美女不投怀送抱?何必为了一个李蓉蓉闷闷不乐啊。”

“你有所不知啊,这个李蓉蓉不但容貌漂亮,肌肤胜雪,而且还词锋犀利呀。若能与她风花雪月,品酒对琴,就算平日斗嘴也真是……别有一番情趣啊。”罗嘉良满脸遐思,啧啧称赞。

“殿下的这个意思,不得到李蓉蓉是决不甘心。老臣倒是有一个两全之策,不过殿下要低声下气一回。”

罗嘉良忙道:“只要可以美人在抱,我什么都愿意。”

张卫健笑道:“殿下未娶正室,那李蓉蓉也云英未嫁,何不将李蓉蓉明媒正娶地纳为太子妃?那国丈之位,李浑那个老家伙还能不动心?这样殿下既得了美人,又消除了和李浑的隔阂,这不一举两得吗?”

罗嘉良想了会儿,恍然称妙:“噢,是个好主意啊,那谁去说媒呢?”

“呵,这件事,殿下不能亲自去。若殿下不嫌弃,老臣愿做这个媒人。”

“好。”罗嘉良双眼一亮,欣然答应。

张卫健酹着胡须笑道:“我愿意赚殿下这个媒人之礼啊。”

“那明天我就准备大礼,一起去李浑家说亲!”

……

“cut!!!很好!!!换场。”唐谦说道。

……

“a!!!”

当罗嘉良和张卫健带着大箱小箱的礼物来府上拜见时,饰演李浑的演员连看都没看上一眼。

张卫健和罗嘉良站起向“李浑”抱拳:“成公,别来无恙啊。”

“李浑”大袖一甩:“别多礼啦。我说过我不会收你们的礼的,你们把它拿回去吧,免得多此一举。”

张卫健赔笑道:“太子殿下对令千金蓉蓉是一见钟情,老臣不才,也想贪这个媒人之礼,今日陪太子殿下提亲,日后你可就是国丈了,我这个兵部尚书还承蒙你多多关照啊。”

他们从没想过“李浑”会拒绝,罗嘉良马上就行礼道:“未来岳父大人。”

“李浑”摇摇头,“唔,受不起啊全身肌肉酸痛吃什么药
。我李浑就是再厚颜无耻,也不会把自己的女儿送到虎口中去,糟蹋在你这个不忠不孝不信不义的无耻之徒手里。”

罗嘉良脸上竟带了丝淡淡的笑,但是语气却变得冰冷:“你说什么?”

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李浑”心中的不快在这时全部吐露了出来。

他指着罗嘉良道:“多年来,你贿赂朝臣,结党营私,贪赃枉法,中饱私囊。你,杀害胞妹,陷害太子……”

话没说完,张卫健拍案喝道:“一派胡言!李浑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血口喷人!”

“李浑”突然抓住罗嘉良的手臂,把他的袖子撸起,罗嘉良手上的伤痕赫然暴露在了空气中。

“看,这是什么?幸好李渊大人明察秋毫,否则,公主的死,真是石沉大海啊。还有,我告诉你,我李浑宁可丢掉性命,也要恳请皇上查清你们陷害公主的冤案鼻塞咳嗽怎么治疗
。”

既然已经说破脸,那便无话可说。张卫健手指颤抖,指着“李浑”威胁道:“李浑,你别不识抬举!我就不信太子殿下斗不过你这个糟老头子!”

罗嘉良哼了一声,起身离开,走到门边回转身来,笑容冰冷地指着“李浑”淡淡道:“你会后悔的。”

……

“cut!!!很好!!!嘉良哥,卫健哥你们休息一下。”唐谦说道。

随后,唐谦继续拍摄李浑府上的戏。

……

“a!!!”

李浑一家吃完饭后,说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饰演李浑的演员担心地对饰演他妻子的演员道:“这杨广啊,他肯定不会罢手的。这禽兽如今看上了咱们家蓉蓉,万一他向皇上请旨招蓉蓉进宫,到那个时候啊,我也奈何不得啊。”

一旁饰演李蓉蓉的林心如听闻此言道:“爹,我情愿死也不会嫁给杨广。”

“爹爹怎么会把你的幸福毁于一旦呢?到时候啊,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林心如倔强道:“爹,我不怕,顶多就是一死。”

饰演李夫人的演员提议道:“我有一远房表妹,她丈夫王小二在潞州开了一家小客店。平日里我们来往甚少,张卫健肯定不知道我有这个亲戚。将蓉蓉送到那里,肯定不会被发现的。”

“李浑”沉吟道:“王小二?好!”

林心如蓦地站起身:“爹,要走我们全家一起走,我舍不得你们。”

“李浑”叹道:“唉,蓉蓉,爹爹不能走,还要帮太子复位呢!”

“爹,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以你一个人之力能够挽回吗?您老说太子不求上进,若他早听爹的劝告,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

“那总不能让大隋的江山就白白地落在这个不仁不义的杨广手中吧。”

“这是皇上家中的事,您又何必操心呢?”林心如撅着嘴,心里为“父亲”不平。

“唉,皇上事乃天下事,哪有做臣子不管的?”

林心如固执地辩驳:“家天下怎么会是天下呢?天下是属于天下百姓的发热流鼻涕咳嗽怎么办啊
,要是百姓不要这个家了,家天下也就没有了。管他谁做皇帝呢!”

“李浑”忙小声道:“哎,你说这话可得小心点,叫人听到了可要掉脑袋的。”

“我说的可是实话啊爹,这么多年您为皇上鞠躬尽瘁效力,可到头来,他还不是为家中事赶你离朝。爹,您为何不学越相范蠡悬崖勒马呢?退一步海阔天空,不问天下是非。我看这个大隋朝中缺爹一个,也并非不能成事啊。”

“李浑”有些黯然,不过又颇感欣慰地说:“蓉蓉这份见解,还真是别有见地啊。唉,可惜啊,我们家蓉蓉不是男儿之身,否则必是国家栋梁啊。哈哈,我啊,这就向皇上请辞去,想我和他,多年君臣,他还不至于为难我。等我把洪儿在京中的事情安排好了,就和你娘一起到潞州与你会合。”

林心如叹道:“哎呀,爹,您自己刚脱离苦海,干嘛把哥哥又推进苦海呢?他在宁州当校尉不是好好的吗,何必让他来这京城是非之地呢?”

“身为男子汉,事在功名嘛!在京中任职机会多一点嘛!哎,春花啊,快去替小姐收拾几件衣服,趁着天黑,赶紧出门,免得招人怀疑。”

“好的,老爷。”饰演春花的演员应着去办了。

想到即将和“父母”分别,林心如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她的眼泪夺眶而出:“爹,娘,我舍不得你们。”

李浑夫妇忙疼惜地劝慰,“李浑”道:“爹办完事,就去找你。”

林心如嗯了一声,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下来。

……

“cut!!!很好!!!心如你们休息一下吧。”唐谦说道。

随后唐谦又继续去拍摄其他人的戏份。

……

“a!!!”

罗嘉良一回到太子府便大发脾气,在府里见什么摔什么。

饰演内侍张衡的张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跟在罗嘉良后面慌忙道:“太子息怒!太子息怒!”

罗嘉良开口大骂:“李浑这个老不死的,不识抬举,当众说我不忠不孝,还有那个李渊一起和我作对!不铲除这两个人,永远不得安宁!”

张世道:“李浑今天摆明要替杨勇翻案,唯有让姬威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他死无对证。”

罗嘉良嘴角慢慢勾出一丝笑容:“要铲除姬威,那,太狠心了吧。他好歹都是我这件事的大功臣嘛。”

张卫健一脸严肃:“殿下,姬威这个人贪得无厌,贪财好色,我怕他日后反咬我们一口,还是先下手为强,免得遭殃。”

饰演宇文智及的黄晓明附和道:“对!殿下,我现在马上去办。我保证让他见不到明早的日出。”

“嗯。”罗嘉良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

得到罗嘉良的准许,黄晓明快步而出。

罗嘉良面色阴沉:“虽然已经铲除了姬威,但是我还要想办法阻止李浑在父皇面前告我一状。”

张世眼珠一转,谄媚道:“我倒有一计,不知管不管用。”

“说吧!”

“皇上最近频频做同一个噩梦,弄得他心神不宁,他总是觉得有一种不祥的征兆。”

“什么噩梦?”

“皇上梦见这京城被大水所淹,总是觉得,这是大隋灭亡的征兆。我想可不可以在此做个文章。”

张卫健喃喃道:“大水淹皇城……好,我们就用水来作一篇送李浑、李渊去阴曹地府的讣文。”

……

“cut!!!很好!!!换场。”唐谦说道。

……

“a!!!”

“日落照龙舟,黄淮逆水流。扫尽杨花落,天子季无头。”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诗,先是在小孩子口中以童谣的形式传唱,后来渐渐传开,长安城里几乎人人都会背,百姓们茶余饭后总不免讨论猜测诗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如此一传十,十传百,有一天终于传到了饰演隋文帝杨坚的林家栋的耳朵里。

林家栋私下召见几位大臣,问道:“你们知不知道这首童谣源自何方,内容是什么意思?”

饰演丞相高颍的演员道:“童言不可信,以老臣之见,这里面一定是有人心怀不轨。”

罗嘉良道:“父皇,当年黄巾之乱,亦是由童诗而起,事出有因,父皇,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林家栋想到近日做的梦,不禁心生忧虑:“广儿说的是。最近朕总是在做一个京城被淹的噩梦,内容和这首童谣十分的吻合,我真担心,有什么不祥之兆啊。”

这时,林家栋传来,饰演卜卦师姥的演员到了。林家栋忙问道:“我相信,最近你也听到市井中有一首童谣,跟朕的噩梦十分相似。依你之见,是不是什么不祥之兆呢?”

师姥演员回道:“小人近日观星,发现帝星暗淡无光。”

林家栋一惊,起身道:“什么?请师姥明言。”

“皇上梦见大水淹京城,这暗示着京城将有大变,而京城乃我大隋之根基,而今被水冲散,我大隋将被一位与水有关的人覆灭。黄淮逆水流,则指明此人乃逆臣,而且名字从水;至于第三句,则说此人要扫尽杨家;第四句嘛,就是未来天子姓氏。”

罗嘉良恰到好处地插嘴:“季字无头不就是李字?”

林家栋思索道:“姓李?名字中从水?那是……”

张世嘴快地道:“朝中姓李从水,那是李渊和李浑大人啊……”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