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唯一的目击者是良心

2019-03-13 22:22:4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芝麻/整理

有人曾经说,善良比聪明更难。聪明是一种天赋,它与生俱来,而善良则是一种选择。下面这个故事,就是一个冬天里的温暖的选择。

时间回溯到2012年11月6日。这天,是打工的王冬在成都崇州市金鸡乡的最后一天。此前一天,他已和老板辞了工,结算了工资,打算回贵州老家呆几天,然后陪妻子回湖南娘家过年。回家前,他用刚结算的工钱,花了140元给父亲买了一双鞋,他没舍得给自己买,家里还等着他的钱过年。从商店出来时,天已经擦黑,王冬想着父亲的鞋已经磨得不成样子,却舍不得买双新的,这个冬天,父亲终于能有一双暖和合脚的鞋了,想到这里,王冬心里暖暖的。

跨上电瓶车,王冬朝自己租住的房子驶去,路上没有路灯,王冬的电瓶车也没有车灯,但王冬一点也没有在意周身的黑暗,他的思绪还沉浸在对家的思念中。当王冬回过神时,发现前方一个过马路的人已经近在咫尺,他大吃一惊,赶紧刹车,但已来不及,电瓶车直接将过马路的人撞倒在地,王冬也连人带车翻倒在地上。

惊魂未定的王冬挣扎着起来,赶紧去看被撞的人怎么样,还没等王冬走过去,地上的人直接坐了起来,王冬心里稍松了一下,看样子对方伤势应该不是太重。

王冬过去,发现被撞的是位五六十岁的老人,王冬赶紧将老人搀扶起来,焦急地道歉:大爷,您怎么样,真对不住,我没看见您。 王冬突然觉得手心黏黏的,凑近一看,原来是血,王冬一下慌了,连忙说:大爷,您别动,流血了,我叫救护车。说着就拿出拨了急救。老人一摆手说:没有事,没有事,你走嘛前面鞋厂就是我宿舍,你头上也流血了,你走嘛。宽厚的老人坚持让王冬走,还安慰王冬说,实在不行,我找个诊所缝几针就好了。

面对慈祥的老大爷,王冬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实在放心不下:不行,不行,我撞倒您了,必须带您到医院做个检查。 当急救车赶到时,老人仍然坚持说没事,让王冬离开。在王冬和医生的坚持下,老人才答应到医院去做检查。

路上,王冬得知了老人的姓名。老人叫李光全,今年62岁,四川南充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离家孤身一人在崇州打工。事发当时李光全正要回他在鞋厂的宿舍。

到医院后,经初步检查,老人头部有一个大概5厘米长的裂口。半个小时后,李大爷详细的伤势检查结果出来了,颅内出血,情况很不乐观,必须当晚转到重症监护室,李光全随后也陷入了昏迷。

医院通知王冬预交两万元医疗费,王冬掏光了身上的每个口袋,只有刚从银行取出的3000元积蓄。老人危在旦夕,一直守在诊室门口的王冬眼睛充满了血丝,拿着,四处拨打筹借医药费,一夜下来,终于先筹到了1万元。他面色憔悴,嘴唇干裂得不成样子,由于也受了些伤,再加上一夜未眠,王冬的脸色很难看。但他不能离开也不能休息,除了医药费,当务之急还要联系上李光全老人的家属。

终于联系到了李光全的家属,李光全的一双儿女李云昌和李树珍在一天后从打工地浙江温岭赶到了崇州中医院。

此时,李光全已陷入深度昏迷。见到平时硬朗的父亲突然人事不省,

唯一的目击者是良心

李树珍放声大哭,李云昌则揪起王冬的衣领,拳头就要落下。听着李树珍揪心的哭声,王冬一直低着头,面对激动的李云昌,他也说不出辩解的话来,毫不挣扎地等着李云昌的拳头落下。周围的医护人员和病友急忙拦下李云昌,他们向兄妹二人讲述了王冬这个28岁的小伙子在事发后是怎样度过这一天一夜的。看着面色灰白毫不反抗的王冬,李云昌终于恨恨地放下了拳头。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