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第480章

2019-03-21 15:57: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80章

从酒吧里出来,陈兴见李艳丽还要开车,不由得说了一句,“你确定你没喝醉?”

“就两杯啤酒下去,你觉得会醉?”李艳丽笑着看了陈兴一眼,“放心,我不仅会对你的身家性命负责,更对我的小命着紧得很。复制址访问”

陈兴笑了笑,目光从李艳丽脸上扫过,“看来新城集团这四个字就跟金字招牌一样,违法在你们眼里就跟稀松平常的事一样。”

李艳丽微微一愣,很快就明白了陈兴的意思,没好气道,“帅哥,不就是个酒后开车吗,瞧你都快上纲上线了。”

两人上了车,李艳丽启动了车子,陈兴发现李艳丽还要往市区外开着,看了下时间,已经奔十点去了,转头看着李艳丽,“你这又是要往哪开。”

“带你去兜兜风。”李艳丽轻笑着,“怎么样,帅哥,怕我把你拐卖了吗。”

“我一个大男人要是被你一个女的拐卖了,那我也只好捏鼻子认了。”陈兴淡然笑道。

“是嘛。”李艳丽笑意盎然,眼睛在陈兴脸上打着转,见陈兴总是一副古井不波的表情,好奇道,“我发现好像没什么事可以令你着急的,你到底是做啥的?”

“出来玩莫问对方出处。”陈兴再次应了一句。

“……”李颖很无奈的翻着白眼,对陈兴总拿她说过的这话敷衍她没半点办法。

车子往郊区外开着,陈兴不时的看着时间,李颖这往市区外开去,还不知道要去哪,等下回去都不知道得几点了,正要开口,就发现李颖把车子从主路开到一条岔路上,直接停在了一处半山坡上。

陈兴前后左右看了看,发现是四处无人的场所,目光落到李艳丽脸上,“开到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你就不怕出点啥事。”

“还能出啥事,除了被你这个男人吃了,还能出啥事。”李艳丽拉起车子的手刹,目光灼灼的望着陈兴,眼里已经多了几分异样的神色。

陈兴看着眼前这个一身职业正装打扮的女人,要不是已经接触过一次,或许谁也看不出这个外表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女人是个极为大胆豪放的女人。

“我很好奇,你这么晚还不回去,就不怕你丈夫突然来个?”陈兴笑道。

“你可真会说扫兴的话,跟别的女人出来约会,干正事的时候突然提对方老公,就没见过你这种男人。”李艳丽给了陈兴一个白眼,眼里闪过一丝愧疚,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一只手撑在座位中间的中央扶手上,一只手轻拍着陈兴。

陈兴按住伸到眼前的小手,同对方对视着,这女人已经开始在撩拨他。

……

夜,静悄悄的,风,轻轻的吹着,车子静静的停在小山坡上,仿若融入了整个夜色当中。

当一切云消雨散时,陈兴静静的坐在车上,仰头望着漆黑的夜空,陈兴莫名有种感伤,曾几何时,他也越来越堕落了。

‘扑哧’一声,旁边传来李艳丽的笑声,“怎么,你在思考人生吗?”

“那倒没有。”陈兴微微一笑,回头看着李艳丽,想着李艳丽刚才细心的整理车上的痕迹,陈兴不由得笑道,“我想你应该是属于贤妻良母类型的。”

“贤妻良母吗?”李艳丽自嘲的笑笑,她想当母亲,可惜当不上,要是能够生育,或许她现在真会是个贤妻良母吧?更不会因为无法生育而苦闷,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来麻木自己吧?也不会有眼前这一幕。

没回答陈兴的话,李艳丽不愿意跟外人谈论私生活,抬手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半个多小时过去,转头看着陈兴,“回去?”

“不回去还能干吗,你不担心你丈夫盘问你这么晚没回去是干嘛去了?”陈兴淡然笑道。

“我丈夫出差去了,所以晚上我就算不回去也无所谓。”李艳丽笑着摇头,旋即朝陈兴抛了个轻佻的眼神,“晚上我再晚回去也没关系,就怕你回去后会露馅,待会回家别被老婆盘问后跪搓衣板。”

“不劳你担心,搓衣板还轮不到我跪,你别哪天出来被你老公给抓了个现行就行。”陈兴笑着回应着,同样是不甘示弱。

“你还是个男人嘛,关键时刻不会英雄救美,嘴上也不懂得让着女人,我说你这种男人真要跟女的谈恋爱,对方能受得了你吗。”李艳丽没好气的白了陈兴一眼。

“咱俩不是恋人,不然我就让着你不是。”陈兴笑道,这女人有时候倒也有趣。

李艳丽无奈的摇着头,她是看出来了,和陈兴斗嘴是自讨没趣,启动车子,驶上公路,回市里去,这会已经快11点,李艳丽想着晚上是独自一人,心里竟然没有半分空落落的感觉,难道夫妻之间平淡的生活,已经连感情都变淡了?

摇了摇头,李艳丽明智的不去想这个问题,感情永远是一道难解的计算题,即便是不用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烦恼,夫妻间的感情永远不可能相好如初,情感变淡的时候,或许,维系彼此之间的关系,更多的已经变成了亲情。

车子静静的行驶在公路上,激情过后,两人那亲热的关系仿佛也一下子拉远,靠着车窗,陈兴没说话,李艳丽同样专注的开着车。

进了市区,李艳丽才突然转头看了陈兴一眼,笑道,“怎样,接着去酒店,敢不?”

“不了,得回去了。”陈兴摇了摇头。

“哎哟,看来是个妻管严,连在外头过夜都不敢。”李艳丽笑了起来。

“不用拿话激我,激将法对我没用。”陈兴淡然一笑。

“你这人还真没半点情趣,就不会配合一下。”李艳丽无奈的笑道。

两人说着话,到了市内,李艳丽询问着陈兴到哪下车,你等下随便找个能停车的地方,我直接下车就行了。

“你住哪里,我送你到你家楼下不就行了。”李艳丽笑道。

“不用,多谢你的好意了。”陈兴笑了笑。

“合着还真是妻管严,连送到你家楼下也怕被你妻子发现?”李艳丽目光从陈兴脸上扫过。

陈兴笑着没说话,知道李艳丽是故意拿话儿刺他,要当真那就是自己傻了。

“对了,你在新城集团财务部工作,这财务部算是一个公司的核心部门了吧,你岂不是能接触到很多公司的秘密?看你还能开得起私家车,想必在公司也不是像你说的,只是普通的员工吧。”陈兴想起李艳丽晚上的话,转头打量着对方。

“你好像对我在新城集团工作很感兴趣?”李艳丽目光一闪,盯着陈兴。

“好奇问下。”陈兴微微一笑,眉头却是一跳,这女人的直觉可是够敏感的。

“我们公司的规定,内部的事对外乱说,要是被查出来,可是会倒霉的。”李艳丽抿嘴一笑,“帅哥,所以我可不能满足你的好奇心。”

“是嘛。”陈兴听了,装着不在意的笑笑,眉头却是皱了一下。

车厢里再次陷入寂静,又开了一段,陈兴让李艳丽将车子停在一个马路口,下了车,朝李艳丽招了招手,同对方微笑着告别。

“帅哥,走了哟,有缘再见。”李艳丽也挥手示意着,最后看了陈兴一眼,启动着车子扬长而去。

陈兴站在原地,看着李艳丽车子开走了,微微摇头,又是荒唐的一个晚上,转身等着车子,等了一会儿,打到了车,径直返回市委招待所。

回到招待所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出头,李勇和黄江华正在客厅里看电视,陈兴没回来,两人也没好意思这么早休息,等着陈兴回来。

陈兴见两人都在,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下裤子,幸好早看不出什么了,转头看了李勇和黄江华一眼,笑道,“你们俩还不休息。”

“书记,您还没回来,我们可不敢休息。”黄江华笑道,没注意到陈兴的异常,黄江华又道,“书记,我觉得我和小李应该另外找个地方搬出去,老和您住一起也不方便。”

陈兴闻言一愣,随即笑道,“没啥不方便的,就咱们三个大男人,又没老婆孩子在这的,能有什么不方便。”

黄江华听陈兴如此说,微点着头,心里却是想着回头得叫办公厅另外安排两处宿舍,他和李勇作为下人,刚来的时候没安排好住所,暂时和领导住一块还没什么,但总不能一直住下去,影响陈兴的私人空间不说,对他们来说其实也不是那么自由,黄江华心里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想着有时候沈慧宁来望山,他住这里也不是很方便。

陈兴不知道黄江华所想,身上还有点淡淡的香水味,准备先回房里洗澡换衣服,吩咐着两人早点休息,陈兴也上楼去了,楼上卧室有他自个的单独卫生间。

新城小区,新城集团在望山市中心开发的一个住宅小区,李艳丽家住这里,作为集团的中层人员,买自家公司的房子有一定的内部优惠,李艳丽的丈夫是另一个公司的中高层管理,夫妻两人的收入在这望山市里可以说足够过上富庶的收入,也不用柴米油盐酱醋茶发愁,如果不是因为她不能生育,也许现在会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这套偌大的一百五十平的大套房里,会充满孩子的欢声笑语。

进了屋,习惯性的打开电视,将电视的声音调大,李艳丽一个人呆的时候,不喜欢这种安静的感觉,特别是在家里,哪怕是在晚上,独自一人的时候,她都需要听着歌入睡。

疲惫的坐在沙发上,李艳丽感觉很累,不是身体的累,是精神上的疲惫。

手上拿着遥控器乱按着,李艳丽靠着躺在沙发上,双眼盯着天花板,没有焦距的瞳孔泛散着,李艳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自甘堕落,但平静如一潭死水的生活已经让她感到厌倦,不能生育的苦恼更如同噩梦一般折磨着她,尽管丈夫从没说过什么,但李艳丽心里的苦闷只有自己知道,她自甘堕落,寻找刺激,麻痹自己的神经。

头微微抬着,视线从天花板移到电视屏幕上,李艳丽并没有真正在看,那快速跳跃的画面从她目光中闪过。

猛的,李艳丽神色一怔,眨了下眼睛,感觉像是眼中出现了幻觉,呆愣愣的看着电视屏幕,意识到不对,李艳丽赶紧又倒退了一个频道,是望山市电视台,李艳丽不知道这会是重播的晚间,从来不看市里的她,基本不会关注这个,此刻,电视画面上已经是那被称为望山市老百姓梦中情人的苏岩,只见苏岩正仪态端庄,播报的时候更有一种优雅大气,李艳丽不得不承认自己身为女人看了都有点动心。

画面很快切到了市长李开山视察的画面,李艳丽皱了下眉头,难道刚才看错了不成?刚刚明明是看到陈兴的身影在电视屏幕上一闪而过。

眼花了吧?李艳丽摇了摇头,也懒得再看了,换到别的频道了,刚才就是切频道切得太快了,隐隐看见陈兴的影像一闪而过,只是重新调回看并没有,李艳丽也没再放在心上。

一夜无话,天边出现鱼肚白时,初升的太阳已经从那崇山之中露出了一个小头,阳光开始普照着大地。

早上不到七点,陈兴的生物钟依然准时的醒来,楼下已经听到了黄江华和李勇的动静,洗漱一番,便从小别墅离开。

路边,黄江华下车买了三人份的豆浆馒头,早上三人经常都是随便在路边买点解决肚子。

到办公室的时候,办公桌上已经堆了这两天挤压的文件,陈兴这办公室的钥匙,除了黄江华有外,办公厅主任卫思达也有,到丽山县考察两天,桌上已经堆了不少文件,陈兴知道这是办公厅送来的。

先看了下今后几天的行程,陈兴拿起几份文件看着,到九点钟时,前来汇报的人已经在办公室外排起了队。

市公安局,常胜军今天一大早就到了办公室,获得了陈兴的支持,常胜军已经打算开始实行他的想法,调整各分局和县局一把手交流任职,这对于打破铁桶一块的望山市公安系统能起到多大的效果,常胜军无法去预测,但这是他值得一试的方法。

让办公室的人将各分局、县市局的正副职的详细资料送过来,常胜军详细的看着,先对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全面的了解,这是常胜军必须先做的功课。

九点多的时候,周淮匆匆的走了进来,将今天的天南,望山晚报,以及几份在南海省有一定影响力的省外报纸送到了常胜军办公室。

“常局,出事了。”周淮将报纸放到了常胜军办公桌上,神色急切的说着,“常局,您看看这些报纸。”

“报纸怎么了?”常胜军奇怪的看了周淮一眼,就几份报纸有啥大惊小怪的。

拿起来看了一下,最上面一份是天南,周淮已经将报纸跟张飞跳楼事件的版面都翻到最上面,常胜军一拿起来便看到。

神色微微一怔,将天南看完,常胜军神色阴沉了下来,将报纸放下,又拿起另外一份报纸,名为‘热点视窗’,是一份省外的报纸,但在南海省影响力不小,发行量挺大,常胜军看了之后,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如果是天南的报道还很含蓄,犹抱琵琶半遮面,没有点名说什么的话,那么,这份热点视窗就已经是十分露骨的在含沙射影的影射他了,言论跟上那些断章取义的帖子几乎是一致,看得常胜军眉眼直跳,一口气憋在胸口。

将周淮送进来的几份报纸一一看着,最后看到望山晚报时,常胜军几乎是一口鲜血要吐出来,‘啪’的一声,常胜军将报纸往桌上一拍,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气得脸色铁青,“胡闹,简直是胡闹,这望山晚报还是市委党报,竟然跟着断章取义,跟着瞎起哄,言论还比其它报纸还过分,这还是市里的报纸吗,这种时候不知道站出来明辨是非,反而是胳膊肘往外拐。”

“常局,您先别动怒,这事好像有些蹊跷。”周淮安慰着领导,看到了这些报纸后,周淮同样震惊,特别是望山晚报,这是市委机关党报啊,是望山市的官方喉舌,应该是要为站在常胜军这边说话才是,却反而是将矛头也指向了常胜军,周淮看得都惊呆了,即便是天南,虽然也略有批评的言语,但起码还很含蓄,市晚报反倒是言论最过火的一个。

“你说的对,这事没那么简单。”常胜军气得胸口起伏着,生生憋着一口气,如果说那几份在南海省颇有影响力的省外报纸是瞎捣乱,那市晚报的做法实在是无法解释,别的报纸,常胜军此刻能忽略过去,那不是他能管得到的,人家虽然也批评,但起码还没市晚报这么过分。

“常局,晚报是归宣传部那边管的,会不会宣传部那?”周淮看了常胜军一眼,没把话说完,他知道常胜军会明白他的意思。

常胜军沉默着没说话,脸色难看的他,此时并未被怒火燃烧得失去理智,这透着蹊跷的事里,常胜军也并非看不出其中的反常之处。

“走,去市委一趟。”

常胜军沉着脸说了一句,转头招呼着周淮,人已经匆匆往外走去。

首荟通便的功效与作用
安全减肥产品排名
感冒流鼻涕吃什么好的快
进行性肌肉骨化症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