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至尊透视眼第225章漏网之鱼

2019-03-21 16:14: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至尊透视眼 第225章:漏之鱼

联系骆明辉谈判的事情交给陈象去做,毕竟他对腾冲比较熟悉,找中间人也方便。

骆明辉有个绰号叫骆驼辉,这个一般是身份相等或者高过他一等的人才敢当面叫。一般人,如果让他听到的话,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就给放过。

苏哲倒不管骆明辉是不是有三头六臂,拥着夏珂舒服的睡了一觉。

中午陈象过来通知骆明辉同意见面,时间约在晚上。

苏哲已经从张承生口中得知白水亮等人已经放出来,有骆明辉站在背后,想要定他们的罪是不可能的。

中午距离晚上还有十几个小时,苏哲等人不可能无所事事等到晚上来临。

李全昨天跟魏德刚等人去赌石场口摸过底,前天的确是有一批赌石过来,赌货不错。这些都是之前从缅甸公盘过后的赌石,这次运进腾冲,势必会引来不少珠宝商争夺。

难怪赵仲谋与谭金发两个也按耐不住飞过来,他们也清楚这批赌石对珠宝商的重要性,能够抢到货源,抢占东陵省的珠宝市场就会有更大的赢面。

到了场口,苏哲看到石头这里放一堆,那边放一堆,而且每一堆面前都有很多人在挑选。不是翡翠原石开发的城市,由于两国靠得比较近,又是翡翠加工城市,怎么可能会少得了赌石场口。

他们现在所在的场口不是腾冲最大的场口,不过那批货是由这里的翡翠商运过来的。昨晚苏哲从陈象那里了解到不少情况,除开黄振源外,另外一个最大的翡翠商叫郑乔。除开旗下管理着整个腾冲珠宝的进出口外,下面有着三家赌石场口,这是其中一家规模最大的。

场口里面除了当地人外,还有不少人夹着公事包身体带着女的在挑着石头,那些人大概是从全国各地过来的,也不乏很多是冲着前天运过来的翡翠原石过来的。

“李哥、魏哥你们几个准备怎样,要不大家分开挑下石头,一小时后到中央那块大石那里碰头。”苏哲指了指前面摆着一个大石头,从外面看起来是蜡皮石,不过说是黄梨皮更显得贴切。

李全和魏德刚等人觉得没问题,苏哲赌石是有一手,但是谁都想自己过下瘾。

李全离开后,苏哲拉着夏珂往右手边那一堆石头过去。

夏珂知道苏羽澄是经营赌石场口,却从没去过。参与赌石这种行为更是第一次,看着一堆人对着一块看着极其普通的石头在议论纷纷,虽然听不懂,心里感到兴奋与刺激。

早就想参与苏哲赌石的事情,可能因为是喜欢的人,不管是他做的什么事,都想参与进去。

走到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夏珂指着其中一块红色的石头问:“我觉得这块石头红通通的,有点像花岗岩石。小时候我砸烂过这种石头,里面有些还有着白砂和黄色,说不定这个里面也有翡翠。”

夏珂语气有点兴奋,苏哲望着她情绪激昂的模样,受到感染心里同样无比愉悦。

夏珂指的这块红色的石头自然不是什么花岗岩,而是一块杨梅砂皮,色如熟透的红杨梅因此得名。

杨梅砂皮也叫红砂皮,产出这类赌石的场口在缅甸有不少。不过这种赌石极其普通,有时候里面开出来还有牛血雾,大多数是豆地。

如果碰到壳上出现褐色的槟榔水,其色还会比较差。一般来说,如果是老经验的行家,在两块赌相同等石头选择时,都不会选择杨梅砂皮。

夏珂听苏哲跟她介绍杨梅砂皮的资料,想到自己刚才还认为是花岗岩,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难得看见夏珂俏皮害羞的模样,如果不是周边有人在挑选石头,真恨不得拥过来狠狠吻一口才满意。

“你说这种毛壳经常开出豆种,那这块有没有翡翠在里面?”夏珂仰着脸有点期待的等着苏哲的回答。

今天是她第一次来赌石,昨晚苏哲就说过让她挑选几块试下手气。眼前这块杨梅砂皮若是苏哲说能够开出翡翠,只要价格不贵,不管里面是什么种她都想买下来。

就算不能高涨,不亏的话都是开个好意头。

苏哲开启透视眼在夏珂期待的赌石上面看一眼,一开始还以为看花眼,眨下眼又认真的看一遍,整个人稍微惊愕。

夏珂留意到苏哲的目光,轻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赌相很差?”

苏哲还没说答案,夏珂的表情从原来的期待逐渐黯淡。苏哲伸手在她鼻子上亲昵的捏下兴奋道:“你还真是我的福星,随着一指都点石成金了。”

夏珂愣下,旋即握紧小手兴奋的追问道:“真的能够赌涨,你不是哄我吧?”

“看你高兴成这样子,这石头还没解开,品相是不错,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是一刀天堂一刀地狱呢。”苏哲轻笑着摇头。夏珂此刻的样子,完全像一个小女生。

可能是因为她以前的身份是他嫂子,苏哲忘了一点,夏珂只是比他大三岁。

女大三,抱金砖。

比起传说中的克夫命,她更像是自己的福星。

夏珂没理会苏哲的取笑,蹲下来在杨梅砂皮上面拍下上面的灰尘说:“那我们就要这个了,要怎么付钱......这块赌石你不能和我争,钱必须让我自己付。”

能够看到夏珂灿烂的笑容,苏哲觉得这一趟强行把她拉过来是多么值得。这辈子他也不求太多,只希望每天醒过来,睁开眼看到夏珂的笑容是阳光明媚的,能够让人温暖一整天。

如今夏珂这份高兴,岂不是他恰恰想要的。

“看把你兴奋成这样子,等下要是赌垮可不准哭鼻子。”

夏珂蹶着嘴不满的瞪一眼苏哲,像是在怪他说什么乌鸦嘴的话。可爱的模样,苏哲看着无比开怀。

既然夏珂非要自己掏钱,苏哲自然会顺她的意,反正他所有的钱几乎是在她手里管着。

付好钱,夏珂准备直接解石,还是苏哲提醒他们只有一个小时挑石头,等会还得和李全等人会汇才打消她解石的积极性。

苏哲说夏珂是她的福星不是没有理由,就她刚才随意一指的杨梅砂皮赌石,虽然是一块蒙头货,皮壳赌相并不尽人意,但是蟒带走向以前上面还有松花,这让皮壳呈现出的特征让大家不被看好的情况剔除。

苏哲刚才用透视眼看过,里面一块玻璃种,水头足,晶莹透彻。不过从玉石里面的结构分析,不是老坑玻璃种而是新坑玻璃种。

老坑出好翠,新坑不出好翠这种先入为主的理论早就深入人心。其实这是“内行吓外行”的看法,只是大家在形容时,老是喜欢将老坑出的翡翠与新坑的对比,如此一来,这种观念经过这么多人的传播,新坑产生赌石就开不出好的翠一样。

事实上,不管是老坑还是新坑,好与坏的翡翠都会产出。只不过新坑其质地不稳定,品质较差,不是有色无种便是有种无色等各种问题,所以在新坑的赌石与老坑的赌石面前,人们自然会选择后者。

夏珂买的那块杨梅砂皮赌石,虽然是新坑玻璃种,但是完全解开后,只要不解垮,市场价绝对不会低。

头一次随手挑石头苏哲就给予这么大原赞赏,夏珂受到爱郎称赞,信心满满。接下来挑石就变得比较主动,完全没有昨晚与苏哲说的那样,最多挑三块的念头。

原本苏哲是想随便挑几块,夏珂的兴致来了,就满足她赌石的念头。

接下来的挑石,夏珂偶尔有几块挑得能够出绿,不过指的大部分都不行。外表看起来赌相不错,里面全是沙砾。夏珂对挑石头热情度很高,等到要买的赌石,每一块都要经过苏哲鉴定过才会下单。

夏珂说,就算里面开出的全是沙子,只要是苏哲给过肯定,里面的沙子都比千斤黄金要珍贵。

受到夏珂这话的鼓舞,苏哲也打起精神挑石。反正他今天过来是要赌石为珠宝店寻求更多的原料,如果有好的毛料,不一定非要等到那一批货。

不过这些都是别人挑剩下的,不知经过多少人挑,能够碰到捡漏的情况不多。苏哲利用透视异能捡到两块大漏,一块是冰种,另外一块是紫罗兰。虽然还没有解出来,透视眼渗透进去,水色都是极品。

漏之鱼向来都有,苏哲只不过眼力好一点,没有错过漏掉的大鱼。

一个小时内,因为夏珂的表现,最终挑了三十块石头。这是苏哲自己赌石一次性挑得最多的一次。

“怎么样,我们要不要当场解石?”

望着夏珂因为激动稍微有点泛红的双颊,她这个样子像是要摸拳擦掌等着解石一样。

苏哲笑了笑,想说话,接着就闭上口。

谭金发与赵仲谋迎面走过来,大家目光对上,顿时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感觉在慢慢扩张。

脉络舒通能治疗静脉曲张吗
冷敷走珠器使用方法
小儿消积止咳口服液购买
宝宝积食一吃就吐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