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血色裸条

2019-03-28 19:49:1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张强4十多岁,是个放高利贷的,原来的生意不好做,现在让他找到了新门路。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做起了裸条贷款生意。现在女大学生都很缺钱,只要你肯放贷,她们就愿意付出很多,不论是裸体照片,还是色情视频,都不在话下。而张强恰恰处在灰色交易链的顶端,通过收利息,介绍裸条女孩上门服务,狠狠的赚了一笔。

这天早上,张强闲来无事,在学校里闲逛。来到5号宿舍楼下事,发现围了好多人,隐隐约约还有哭声。反正也没事,产生了甚么?过去瞧瞧吧,好奇心每人都有。张强分开人群,好不容易挤了进去,1名靓丽少女,身穿大红的袍子,画着浓妆,脸色惨白。正坐在草坪上哭。她的脸色很苍白,就像涂了很多粉。周围的人却视而不见,任凭女孩在那抽咽。张强不是热心的人,但对方颇有姿色,哭的这么伤心,是否是缺钱了?

张强弯下腰,靠近了些,假装和蔼的开口道:“小mm,为啥哭的这么伤心?”女孩愣了下,幽怨的看了眼,继续哭。“这,这……”张强有点为难,故作温柔说:“小mm,是否是缺钱了?哥可以帮你哦……”说着,手不老实的摸向女孩的头。

“嗯,嗯”女孩终究止住了哭声,脸上的色彩越发显的苍白,梗咽的回应着。上扬的嘴角似乎在笑。这转变实在太快,刚才还哭,现在就笑了,难道真是缺钱?眼前女孩的表情,让张强有点迷茫。这都是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女孩开始不断重复这句话,上扬的嘴角渐渐扩大到了耳朵边,血盆大口中,三角形尖锐牙齿闪着寒光。嘴唇边浓重的口红与其苍白脸色,构成鲜明比较。“我缺钱,叔叔要帮我吗?我缺钱,叔叔要帮我吗?”女孩子就像疯了般,上扬的嘴角依然在缓慢扩大,你仿佛能听见她上下颚断碎的声音……

“你疯了?连尸体都敢碰!”一警察样子的人,拉住张强的手。周围幻觉,猛然间消失。“啊,啊……”张强冷汗直冒,眼前1具跳楼自杀女尸,早就没了生命特点。诡异的是,女尸与他幻觉中的女鬼,竟然穿着同款衣服。

“死者女二十二岁,名叫茶茶,今年大三,初步鉴定是自杀身亡,排除他杀可能”张强跌跌撞撞的走出来,模糊间听到警察这样说。刚才的幻觉,实在太真,就像真实产生的一样。张强不是胆小的人,也从来不迷信鬼神,但今天的事,真够邪门。顺道买了几瓶酒,去饭店要了几个好菜,准备自斟自酌,给自己壮个胆,或许真实幻觉呢?

不知不觉喝到晚上,天色已晚。电脑上传来急促的提示音。看来又有客户送上门。张强迫不及待打开电脑,提示有个妹子加了他好友。他默默阅读者对方资料,刚开始不要急,要渐渐把对方引进骗局,所以不要先说话。对方等了几分钟,终于按耐不住,先说了话。“你好,还记得我吗?”张强有点意外,这类打招呼方式还挺少见。

“我每天有那么多客户,怎样可能记得你?”张强故意蛮横,看起来凶巴巴的,就是要这效果,才能制住女生,要不怎样得逞赚钱?

“我是芬芬啊,上星期刚借了您1000元钱,百分之30利息,马上要逾期了,还不上,怎么办?”“是这样啊。”张强也不着急,芬芬上个星期刚用裸条抵押了1000元,张的还不错,可以榨出很多利润。“能不能推延两天,下星期,这个钱,我一定还。”

张强翻阅了记录,发现芬芬已经不是第一次逾期了,上次逾期竟然是用身体抵的利息。这回又逾期,看来很好下手啊。

“这个,你让我很难办啊。这已不是你第一次逾期了,我准备把裸照发给你的家人和老师了。”“求求你,不要这样。”芬芬明显急了,她的眼泪,仿佛透过屏幕,流出来。点点水痕,沿着键盘与屏幕,滴滴滑落。

喝的醉熏熏的张强,也没发觉异常,仍然逼迫着芬芬。“要不这样,你肉偿,我免掉利息,在宽限你一星期,怎样?”到了这时候,女孩子都会迫不及待的说好,更何况她已有了经验?上次玩弄芬芬的客户,给了她大大的好评,说学生妹就是听话,想怎样玩,就怎么玩,1高兴给了张强5000元。那可是成百上千的利润啊,想一想都开心。

“好吧,但我这回有个条件,只为你服务。”对面的芬芬,突然冷冰冰强势起来。只为我服务?张强笑着冷哼,你只是披着大学生的外衣,稍微值点钱,我可不吃那套,让给外面的人,那利润才叫可观。他刚想谢绝,电脑视频却自动弹开。芬芬漂亮脸蛋,画着奇异的淡妆,很美,美的让人没法移开眼光。

音响中传来热血沸腾的音乐,芬芬站起身,开始一件件的脱衣服,直到一丝不挂。调整了视频角度,芬芬对着镜头嫣然一笑:“喜欢吗?喜欢我立刻过去陪你。”张强浑身不自在,1小段脱衣舞,把他弄的欲火焚身。“喜,喜欢……”他有些口齿不清,眼睛呆呆的盯着屏幕,好似丢了魂。“我和姐妹,马上到,今天让你双飞!”

话音未落,张强这边门铃响了。“这也太快了!”他早被愿望控制了头脑,3步并成两步鼻塞流鼻涕上火怎么办,急不可耐的打开门。1名靓丽少女,身穿大红的袍子,画着浓妆,脸色惨白,深施一礼,然后走进来。张强关上门,好奇打量着。女孩面容清秀,有点眼熟,仿佛在哪见过。“茶茶”女孩伸出手,大方一笑。

“茶茶?!”张强猛然想起,茶茶不就是早上跳楼自杀的那个吗?在回头看,大红的衣服,苍白的脸妆,就是那个茶茶。“见鬼了啊!”张强想跑,却发现再也来不及,自己想动,却没有力气。

视频那头的芬芬,仍然跳着脱衣舞。她慢慢的把手指插进自己眼睛,泛白的眼珠混合着血水,就像打破的鸡蛋,浆液溅了一地。“茶茶啊,我是那末信任你,你说你打胎用钱,我女性阴部潮湿的原因用裸条抵押,帮你筹钱,你竟然拿着钱去和男朋友萧洒,斟酌过我的感受吗?”茶茶悲鸣的一塌糊涂。灵巧手指扒住眼眶,把脸皮一层层撕掉,恶心的白色脂肪,涨红的血管,紧密包裹着芬芬骨架。她竟然脱掉了自己的外皮!

“脱衣舞,喜欢吗?喜欢吗?”芬芬残缺不全的嘴巴,尖锐牙齿一开一合。模糊声音融入到血腥之气中,异常狰狞。“肉偿,哈哈,你的那个客户真好,脱衣舞看完了,还要看脱皮舞,就这样活活把我逼死,看啊,我让你们看个够!”说着,芬芬直挺挺的从屏幕往外爬,每扭动1寸,都会留下鲜血污浊的痕迹!

张强早已脸色惨白,怪不说客户给了那么多钱,原来他早害死了芬芬。茶茶也不停哭泣,后脑仍然流着血,渐渐的,她笑了。又是早上的姿态,血盆大口就像无底洞。怨声哀道:“芬芬,我错了,我也是裸条受害者,你的钱我拿去还债了,但利息永远补不上,今天我自杀,也是由于这个,冤有头,债有主!张强,来吧,我们姐妹好好陪陪你……”“不,不要……”张强奋力挣扎,却渐渐悄无声息&hell治流鼻涕的小儿感冒药ip;…

第二天凌晨,张强尸体在他出租屋宝宝便秘吃什么里被发现。经警察鉴定,死于过度恐惧。临死前,他紧紧握着裸条明细单,茶茶与芬芬的名字,赫然在目。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