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玄幻

晋察冀军区四十团连续激战3天收复张家口

2019-06-3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1945年8月15日,日本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但盘踞在张家口等地的日伪军拒绝投降。晋察冀军区第12军分区第四十团(某机步旅当时编制)奉命收复张家口。

四十团接到平北军分区政委段苏权命令:火速赶到张家口以东青边口一带集结,准备参加解放张家口的战斗。时间紧迫,四十团在行军过程中边走边进行动员。战士们听说日本鬼子投降了,要去收复张家口,无不欢欣鼓舞,许多官兵路过家门而不入。一昼夜的急行军,无一人掉队,四十团按时到达指定位置。

19日,段苏权政委在青边口召集了各团主要干部参加的战前会议,传达了上级命令,并把敌人拒降和傅作义企图东进夺取张家口的消息告诉大家。会上决定:我军在苏军向张北狼窝沟及西面的春垦地区守敌攻击的同时,攻打张家口。四十团首先夺取敌人在牛洼山1180高地的阵地,扫清前进障碍,然后直取设在东山坡的日本驻伪“蒙疆”的大使馆,继而进攻市中心的铁路大楼,配合十团进攻火车站的战斗。

20日凌晨,四十团迅速向张家口挺进。5时,部队到达张家口东边的牛槽洼山。牛槽洼山,南临榆林机场和京张公路,西距张家口3公里,是敌人阻击我进攻张家口的一个“钉子”。日伪军在这里筑有碉堡群,周围有战壕、铁丝网等守防设置,驻有伪军约一个中队的兵力,配有轻重机枪,火力较强,只有拔掉它,才能为进攻张家口扫除障碍。

5时30分,四十团发起攻击。二连、四连担任主攻。经过激烈战斗,牛槽洼山顶之敌除少数逃跑,其余全部被歼灭。

部队占领阵地后乘胜追击,一连、三连沿高地北侧、口里东窑子村南,直插东山坡日本驻蒙疆大使馆,当时日军已全部仓惶逃窜。我军迅速歼灭部分伪军残敌,占领了大使馆。二连、四连、五连沿水泉

李自成败退京城时将财宝藏在何处

沟、日本神社、杨家坟、日军粮库,直插太平桥东南地区。占领制高点后,各连迅速向市区进攻。12时左右,全部占领了清水河以东地区。

简单休整后,22日清晨,四十团和十团再次向张家口发起进攻。上午10时,一连占领沙河路一带敌人的军需、军械仓库;三连占领了太平桥、铁路大楼一带;二连、四连占领张家口东山坡、太平桥东南地区。下午3时左右,从狼窝沟溃退下来的日军沿着清水河逃至火车站,妄图乘车逃走。正在侧翼掩护十团作战的四十团二连、三连、四连马上进行阻击。敌人为了抢夺活路,凭借优势兵力拼命反扑,妄图夺占“宣门”石楼,掩护部队沿铁路逃窜。

“宣门”石楼高10余米,居高临下,是控制敌人东逃的咽喉要道。在火车站货场附近的敌人企图夺占“宣门”打通逃路,遭到二连、三连、四连官兵的英勇阻击,官兵们打退了敌人10多次冲击,日伪军缩在火车站和货场附近没能前进一步。

在强大政治攻势和军事压力下,伪蒙疆副主席于品卿以及张家口伪市长韩广森等700余名敌伪人员,全部缴械投降。这场战斗,四十团与兄弟单位激战3天,共歼灭日伪军2000余人。至此,张家口这座塞北重镇宣告解放。

8月25日,四十团被晋察冀军区授予“张家口四十团”荣誉称号。

从1942年建团到2013年年底整编为机步旅,在该团70多年的光辉历程中,一代代官兵前仆后继,用青春和热血铸就了彪炳史册的功勋。近些年,该团先后参加了支援北京奥运会、西非国际维和、上合军演、国庆首都阅兵等重大任务,被总政治部表彰为“全军先进党委”“全军先进军事文化建设旅团级单位”,被评为“先进党委”“先进团委”,荣立集体二等功两次、集体三等功1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成祖兴修武当暗访建文的目的不必细说,但据相关文献记载,成祖暗寻建文帝的同时,也在寻访张三丰。

如《明史稿·胡淡神道碑铭》记有“丁亥(即明永乐五年,1407)上(即明成祖)察近侍中惟公(即胡濙)忠实可托,遂命公巡游天下,以访异人为名,实察人心向背”。这里的“异人”即张三丰,而所谓“察人心向背”就是访查老百姓的心是否归向成祖,或是仍向惠帝,其意就是要查究惠帝是不是仍然活着。有相同意思的记载还出现在王鏊《震泽纪闻》、陈建《皇明通纪法传录》、郑晓《今言》等历史典籍中。查阅了上述史料之后,我们坦言,明成祖访寻惠帝是事实。但同时,其中所记“以访

汉朝史上王昭君选美胜出只因为其他佳丽太丑

异人为名”则与事实不尽相符。相比较而言,《明史》的作者对此事的看法就比较客观。《明史·胡淡传》中记有“并访仙人张邋遢,遍行天下州郡乡邑,隐察建文帝安在”就清楚地指出胡濙“访仙人张邋遢

李渊被儿子用美人计套牢的开国皇帝

”是成祖给他的任务之一,即使其主要任务仍是“隐察建文帝安在”。

不仅如此,成祖访寻张三丰确实是很有诚意的。《敕建大岳太和山志》记载的永乐十年( 1412)二月初十日成祖致张三丰的《御制书》最能表示他渴见及仰慕张三丰的心情。现不妨全文录下:“皇帝敬奉书,真仙张三丰先生足下:朕久仰真仙,渴思亲承仪范,尝遣使致香奉书,遍诣名山虔请。真仙道德崇高,超乎万有,体合自然,神妙莫测。朕才质疏庸,德行菲薄,而至诚愿见之心,夙夜不忘。敬再遣使,谨致香奉书虔请,拱俟云车夙驾惠然降临,以副朕拳拳仰慕之怀,敬奉书。永乐十年(1412年)二月初十日。”同年三月初六日,成祖赐虚玄子孙碧云(1417年卒)的诗中也有“……若遇真仙张有道(即张三丰),为言伫候长相思”的诗句。该志书中还记有:“永乐初,太宗文皇帝(即成祖)慕其(指张三丰)至道,致香书,累遣使请之,……”皇帝有如此心意,臣下当仁不让地要不辞劳苦地四处访寻。《明史·胡淡传》中,记载有胡淡从永乐五年(1407)起遍行天下访寻张三丰,历十年之久,至永乐十四年( 1416)才回京复命。

其实,访寻张三丰远不止胡淡这一路人马。早在永乐三年( 1405)成祖就已遣淮安王宗道遍访张三丰于天下名山了。王宗道也是一访便是十年,竞无所遇而还。同时,《汉天师世家》也记载了成祖派正一教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1410卒)访寻张三丰的事:“戊子(即永乐六年,1408)十月,(成祖)手敕俾邀请异仙张三丰。己丑(即永乐七年,1409)再敕访寻张三丰。”如此有恒心地访寻张三丰,不可谓没有诚意了。 由此,我们可以认为,成祖在访寻惠帝的同时亦访寻张三丰,而且出自一番诚意。早期访寻张三丰或许也可能有其他特殊的目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自永乐十五年( 1417)后,其目的就比较清楚了,那就是求“仙药”。

永乐十五年( 1417)后,明成祖患病了。据杨士奇《三朝圣谕录》记载:“……[宣德三年( 1428)]六月间,一日早朝罢,召杨荣及臣[杨]士奇至文华门,命光禄赐食既,上(指宣宗)日:‘吾三人商量一事,京师端本澄源之地,祖宗时朝臣无贪者,年来贪浊之风满朝,何也?’对日:‘贪风永乐之末已作,但至今甚耳。’上问:‘永乐何如?’对日:‘十五六年以后,太宗皇帝有疾多不出,扈从之臣放肆无顾藉,请托贿赂,公行无忌……”’此“有疾多不出”,不妨理解为卧床不起,作为纵横驰骋一世的明太祖来说,能令其“不出”的病想必不会太轻。为了治病,他就经常服用灵济宫仙方。当有人劝他“仙方”不很对症并且有负作用的时候,他还大发脾气。

在《明史·袁忠彻传》就记有这样的事:“忠徼一日人侍,进谏日:‘此痰火虚逆之症,实灵济宫符药所致。’帝(指成祖)怒日:‘仙药不服,服凡药耶?’……”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成祖是非常相信这些仙药的。同时,他在永乐十五年( 1417)撰写的《御制灵清官碑》一文中还大力赞扬仙药的功效:“乃者朕躬弗豫,用药百计,罔底于效。神默运精灵,翊卫朕躬。顷刻弗违,随叩随应。屡显明征,施了灵符。天医妙药,使殆而复安,仆而复起,有回生之功,恩惠博矣。”患病而又非常相信仙方的成祖,更坚定了访寻张三丰的决心,与早期的访寻有所不同的是,永乐十五年( 1417)在访寻人员的选派上发生了一些变化。永乐十四年前,王宗道、胡淡等历十年之久的访寻之后,先后复旨。到了永乐十五年,成

史上最具杀伤力的荡妇少女时学会采补术

祖又派宝鸡医官苏钦等斋香书遍访名山求之。这医官访寻张三丰与成祖患病联系在一起,就让我们自然想到成祖此时访寻张三丰,理应是为了想从张三丰的身上得到一些所谓“仙药”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