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一世如弈蜘蛛

2018-11-08 17:15: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世如弈 蜘蛛

眼前的这四个生物,是四只巨大的蜘蛛,唯一与地球蜘蛛不同的地方,除了体型巨大以外,八只巨型的爪子异常锋利坚硬,如钢铁一般。行走在坚硬的地面上时,会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对令人望而生畏的恐怖螯牙,喷射出绿色的毒液。两人慌忙拉来阵型,“小心它们射出的毒液不止致命,还会有较为强烈的腐蚀性。”女子看了看手中被毒液腐蚀融化的长剑不悦道“看得出来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

一只蜘蛛从其腹部的小孔中,急射而出几道蛛丝,缠住了叶安然的双脚。向其怀里一扯,如利刃般锋利尖薄的足部早已恭候多时。就在这时一道极速的气流飞速袭来。一道风刃将叶安然脚上的束缚解开。

叶安然急忙双脚点地一个后空翻,拉开距离。两道冰针顺手甩出。嘭嘭如同打在钢铁之上一般没有造成半点损伤。不止身体坚硬无比,连眼睛也是如此。而且,它们并非靠自己的视力来捕食猎物。

它们的触觉听觉,都要比它们的视觉要有用的多。“切”叶安然运起灵力,化成一道疾风飞驰而去。只留下了道道虚影。瞬间变到达那名女子身旁。“起”几道岩壁应声而起。阻挡住巨大蜘蛛对女子的攻击。

“没事吧?刚才如若不是出手相助,我怕是凶多吉少”“没事,举手之劳罢了。”代叶安然仔细观察,只见面前女子,面色苍白额头上冷汗直流,其背上还在不停流淌着鲜血。

“难道”女子身影摇晃再也无力坚持,直直倒在了地上。“可恶”原来刚才那女子以一敌三,难分上下。可眼见叶安然有难,不得已出手相助,也便是在这一刻,三只蜘蛛看准时机。给予重伤,尖锐的利爪轻易戳透了女孩的身体。

一个天然形成的地底岩洞之中,将女孩轻轻依靠在岩壁之上,叶安然把纳戒中的所有东西查阅了一下,三瓶七味帝皇丸,和几瓶金疮药。以及一堆狼肉和三件用来换洗的衣物。

对没错你没有听错,真的是七味帝皇丸。这是狐天泽送给自己的礼物,这七味帝皇丸在狐天泽嘴里是被吹的天花乱坠,活死人,肉白骨,解百毒,通经络。是专供妖族帝皇疗伤使用的灵丹妙药三棍闸厂家
,所以叫帝皇丸。

而当初自己化形后,竟有一身人族的残破经脉,灵气在破损的经脉里面难以运行,修行十分缓慢。狐天泽便让自己吃过一颗。但却是对自己毫无作用。余下三瓶被自己收藏至今。

叶安然将女孩衣物轻轻褪掉,只见那美妙丰硕的玉tun挺翘,粉嫩洁白的酥胸高耸,洁白如雪的肌肤,真乃天生尤物。

然而叶安然的注意力,却全在女孩背部的伤口处。将血污洗净观察,其伤口细窄,隐约还有淤肿腐烂的迹象。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现在,无针无线。只能期望狐天泽给的疗伤丹药会有些作用了。”看了看自己残破不堪的衣服,将其撕扯洗净,上药包扎。用其干净的衣服铺在清冷的石面之上,在将女子放置其上。为其穿上

趁此期间叶安然仔细观察这意外发现的狭小石洞,与其说是一个石洞,不如说是一口天然形成的石井,入口狭小大约只是一个一米宽左右的圆洞,其下是一个浅浅的水潭。

水潭周围凹凸不平,向里延伸数十米,越行地势越位凸起直至一个巨大的岩壁面前,在无通路。叶安然用石块将洞口封住,又挖了些许淤泥放置在洞口周围掩盖血腥味。

做完这些,叶安然看了看仍旧昏迷不醒的女子,这洞穴中本就阴冷潮湿,自己都感觉极为不舒服。更何况一个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病人了。虽然很不情愿但却别无选择。

啪卡啪啦,那时干木棍在火中燃烧时发出响声,好暖和少女轻轻翻动身子,强烈的痛感使其快速从半睡半醒的状态清醒过来。毛茸茸的触感直达全身,而自己全身一丝不挂的包裹在在一个毛茸茸的毯子之上。

幸好这毯子足够大,足矣将她的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仔细看去,这并不是什么毯子,而是野兽的皮毛。“你醒了?饿了吧。,喝碗热粥吧”“赵斌?这是哪?”

叶安然将一个木头雕刻而成的木碗递了过去,里面盛满了鲜嫩的肉汤。女子却冷声道“先把我的衣服给我”叶安然认真道“在此之前,你先转过身去,让我看看你背后的伤势如何。”

“不劳你费心,并无大碍”“好吧,大约两个时辰前我刚看过,伤口的并未感染化脓,也没有红肿的模样。只是伤口不知是何原因愈合的极慢。幸运的是你体内的毒素也已经好了,如果感不舒服的话尽快告诉我”

“你,你都看到了吧?”“抱歉,抱歉,我这是迫不得已,迫不得已。我已人格担保输送机
,绝对没有对你做过什么越轨之事,只是单纯的帮你疗伤而已。”叶安然边说便将衣服递与女子,后寻了个转角处将视线遮挡。

“年纪轻轻,灵力薄弱。你怎么会被选择来这里?我昏迷了几天。这些天里又发生了什么。”叶安然无奈的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师傅会让我来这种地方花生榨油机
。你为了救我被蜘蛛刺伤晕倒之后,我便带你逃离到了此地”

“嗯?”女子现在早已将身上的衣物穿好,小心翼翼站起身子。听着女子轻盈的脚步声由由远及近,叶安然连忙出口提醒“你现在重伤未愈不宜走动,那个,如果你穿好衣服的话,我就回过头去了”

“我已经穿好了你可以过来了,再说该看的不该看的,你不都已经看过了不是吗。”“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女子看着叶安然窘迫的样子轻轻摇了摇头。“你知道吗?蜘蛛那种生物领地意识很强,而且不论以哪种方式捕食猎物”

“感知猎物经过也好,制造让猎物无法逃脱的陷阱也好。都会用到自己的蛛丝,没了蛛丝的它们就像没有翅膀的小鸟,完全发挥不出它们本来的实力。”

“所以?”“我们遇到它们时,本该独居的它们竟然凑到了一起,而环境周围也并没有蛛丝密布的地方,和可以供它们居住的巢穴。所以,它们应该是被某个强大的怪物赶出自己的巢穴,又因为弱小和自己的求生的而不得已聚集在一起。你有没有遇到那个家伙?”

“在看这个洞穴,如此多的木材,还有用来帮我取暖的怪物皮毛,至少在我昏迷期间,你外出取材工作过。先不论你真实的实力高低,必定会在洞口附近留下气味。”

“而且,你的双脚走路时不自然的摆动,以及那不能灵活摆动的胳膊。相必也是受伤不轻。”

“兴许我们俩运气好并没有遇到你口中的强大怪物。还有请放心这里来说相对安全,洞口被我用淤泥掩盖气味。我身上的伤口早已包扎完成。”

“嗯我放心了,不过还有一件事你过来”??叶安然木讷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望着面前女子一脸的温柔笑容,叶安然只感觉背后发毛。

啪的一声脆响,叶安然被直直扇飞了出去。“流氓”女子冰冷神情这时才漏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羞愧?

而此时几百里之外,一个巨大的身体,无力的倒在了一条小溪旁,身上伤口遍布。每道伤口细小且深。虽不足以致命,但每个伤口处的骨骼都被那小子,用风刃削断了骨骼,一世的领地王者就这躺在地上,连简单的站起都无法做到。

它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自己不是与同样重量级的领主对战而亡。却是死在了一个弱小的人类孩童手里,全身骨骼尽断的它,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野兽越来越多,它明白这一生它已经走到了终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