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苦夜二百七十八剑斩青鳞秘

2019-01-11 15:35: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苦夜 二百七十八 剑斩青鳞

呼!罡风怒卷,陈素的菩提分身以简单快乐才是好滋味炼斗境修为发动了撼天手,狂暴的元力不多时凝成了一条虚幻的巨龙,龙吟清啸,响彻九天,与青袍男子所发的元力撞在一处,两股力量互相吞噬起来,威势之盛,简直是一时两。龙吟响过,青袍男子连同九天御、花莹惜俱是一怔,尤其是花莹惜,

苦夜二百七十八剑斩青鳞秘

眼神变幻,似乎正在犹豫着什么,青袍男子见那虚幻巨龙抵住了自己的攻击,不禁有些气恼,右手向着陈素的方向一抓,恰巧此时那被数小青龙吞噬着力量的黑暗虚空也消散殆尽,数的小青龙转过头来化作流光射向青袍男子,同时他向陈素这么一抓,一只足有十余丈庞大的青龙爪便从虚空里探了出来,爪背上片片青鳞比先前厚实了许多。

小青龙如流星雨落一般砸在青袍男子身上,道道青光冲进他的体内,青袍男子舒畅的发出了一声轻吟,双眸微闭享受着力量逐渐充盈的感觉。于此同时那青龙爪已经落下,陈素的心中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奈之下各种招式齐出,百怒拳、焚龙剑,就连伏魔雷锥也化作一团雷光轰向了青龙爪,后陈素手腕一翻,右掌中一道寒光斜挑,竟是鸣霜剑,剑刃唳寒,杀气四溢,也随着陈素的动作劈向了青龙爪。

九天御与花莹惜此刻已经各到伏龙殿两边,青袍男子转而对付陈素,他们的压力倒是得以暂缓,九天御知道伏龙殿的厉害,以他现在的本事肯定是逃不出去,除非能击败青袍男子让他解开禁制,可是这又谈何容易,若他先前吞噬了花莹惜的力量,再得到部龙祖精血或许还可一试,现在青袍男子已经有了防备,再想弄到龙血已然不易,何况花莹惜也逃了出去,便不会再轻易落入他的掌控之中,九天御看看花莹惜,又看看青袍男子,脸上阴云密布,牙关也咬得死死,早将花莹惜恨之入骨。花莹惜却是目光紧紧的盯着陈素,先前陈素施展撼天手时的那一道龙吟竟对她产生回不了大海了了不小的威压,虽然不及龙祖真血,却也让她灵魂深处触动,花莹惜轻朱唇、慢张檀口,看起来姿势十分优雅,却把那小舌绕着嘴唇舔了一圈,三角的眼瞳之中精光闪烁,也不知对陈素动了什么心思。

吼!陈素一声怒吼,百怒拳、焚龙剑在青龙爪面前根本不堪一击,甚至是伏魔雷锥,就像是一只蚊虫飞到了青牛身上,巨大的龙爪一扫,黑铁陀螺上的雷光便瞬间消散,此宝与陈素息息相关,受了重创,陈素心口一闷,知道不好,赶忙收了雷锥,只好把鸣霜剑劈了出去。这一剑乃是陈素搏命的一击,连撼天手都奈何不得青龙爪,情急之下他已然技穷,只见那宝剑寒光刺向巨大的龙爪。花莹惜俏脸一寒,陈素这一招分明是以卵击石,颇为不智,不过花莹惜犹豫了一下却也没有动作,青袍男子与九天御见了陈素这般举动却是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冷笑。

吼!雷锥受创,陈素体内的气血便有些翻滚浮动,又以拼命之势挥动鸣霜剑,此宝乃洪如祖师斩杀玄武天魔之物,那玄武天魔却是正宗的玄龟血脉,比这青袍男子也是相当,被陈素的血脉一冲,剑中的天魔血气隐隐欲动,犹是陈素以分身炼斗境修为也险些压制不住,天魔嗜血杀戮之气反冲右臂,这霸道强悍的力量正是陈素心神往之,只见那鸣霜剑上寒光愈盛,青袍男子突然间双眸一凝,不过他刚刚吸收了空间之力,这青龙爪已近实质,他自负凭自己太阴青龙真身就算是炼斗境巅峰的存在也绝伤不得这龙爪分毫,所以毫不顾忌的向陈素抓去,在他看来,捏死陈素就像是捏死一个蚂蚁般简单。

轰隆隆!青龙爪像一座小山镇压下来,玄武天魔之气充斥了鸣霜剑,宝剑寒光甚至将陈素的身形都笼罩其中,刹那间两者碰触在一起,陈素如受重创,再也压制不住,一口热血喷了出来,不过另一边青袍男子也是一声怒吼,连面容都变得扭曲,破口大骂道:“贱类竟敢如此?”原来陈素那一剑正中青龙爪,斗大的青鳞被剑锋刺穿,没入其中两尺有余,这青龙爪乃是青袍男子真身,受这一剑,虽然他太阴青龙之体倒也不至于被玄武天魔侵噬,不过这一剑着实让他有些不好受。

陈素也没想到这一剑竟然真的能刺透龙鳞,他隐约感觉到现在这只青龙爪比先前对付妖蛇之时至少强了一倍不止,不过鸣霜剑也是异宝,与生死诀一同得自吴玄心,精啼又说此乃祖师斩魔之物,心下想想突然增了一分信心,手腕一抽,忍住浑身酸痛,竟一把将鸣霜剑拔了出来,剑光过处,青龙爪血箭喷涌,正打了陈素满身,那鲜红的龙血喷在脸上、身上,陈素仿佛听见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音,连心神都似乎坠进了一个边垠的空间之中。

“龙祖之血!”九天御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类竟然也能一剑刺破青龙爪,待他反应过来那龙血已经溅了陈素一身,不过花莹惜却始终在注视着陈素的举动,一见陈素出剑她心中早有了准备,倒是比九天御反应的要早,青袍男子也没想到竟然能被陈素所伤,暴怒之下反应便慢了一点,直到那龙血溅了陈素满身,九天御与花莹惜去而复返又向着龙爪掠去,青袍男子大吼一声,青龙爪早遁入虚空,只有陈素像血人一般立在原地。

九天御眼见花莹惜又要跟自己抢夺,大吼一声,体内真元发挥到极致,化作一缕灰芒射向陈素,他实力毕竟还是强过花莹惜,花莹惜眼见争不过九天御,可是就在此时,陈素右臂一晃,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寒光结成了一道丈许长的月牙扫向了九天御,那宝剑连青龙鳞片都能刺穿,九天御自然不敢大意,情非得已之下只好闪身,不过他动作也是极,避开了剑气他又向陈素掠去,花莹惜见陈素对九天御出手,眼神变幻心中早有了主意,反而停下身形,静观其变。

“贱类贪心至此?”青袍男子看见九天御行动,岂不知他垂涎龙血,心中又恼,不过龙爪被陈素所伤,顾忌他手中宝剑,却是对九天御发狠,脚尖在虚空一点,身形消失,九天御正要重又扑向陈素,心中突生警觉,知道不妙,急忙后退,同时双拳轰出,两道拳风以一滴晨露的清澈几欲崩山裂土,砸在面前的虚空处,空间一阵震荡,青袍男子凭空出现,一掌接下了九天御的拳风,同时另一只手掌向着九天御的胸口拍去,青色的掌印飞出,九天御面色微变,赶忙手印变幻,张口吐出一道红光,轰向了那道掌印。

嘭!又是狂暴的元力四溢,红光轰中掌印,两相消弭,青袍男子一声冷哼,九天御却是感到心头气闷,知道实力不及青袍男子,却恨他恩将仇报,这么数百年来若不是他九天御,青袍男子如今也绝然不会苏醒,“青龙,我荒废数百年光阴将你唤醒,难道你一定要杀了我不成?”

青龙一掌击退九天御,面对他的问话根本就是不屑一顾,“百年光阴对我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你搅扰我炼化圣龙殿,又觊觎龙祖真血,我岂能轻饶于你,若不是尔等贪心,万年之后我就能成就苍神龙祖,普天之下再敌手,什么天主、魔罗,在我眼中都不过是蝼蚁飞蛾!”

“青龙,你也不要夸口,将你镇压于圣龙殿之人必然有手段降服于你。”

“他?”青袍男子目露凶光,“等我将你们都杀了,第一个就要去找他!”说罢,青袍男子身形一闪又向九天御攻了过去,若是凭借原本六角魔蛇真身之力他们已经是超越了炼斗境巅峰的存在,却被花莹惜分去了四成,九天御又先后受了点伤,实力是打了折扣,原本以他的心思吞噬了花莹惜,再得到龙祖之血,便可一跃晋升为八角魔龙,如今却是连性命都危在旦夕。

陈素被青龙血一喷,血脉本源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觉醒,却又琢磨不到,心神便有些昏昏沉沉,原本鸣霜剑中残留的玄武天魔气息正好趁机而入,却是陈素先前催动了天玄印,金光普照,那缕暴虐气息也被压制下来,青龙之血渗入陈素的肌肤,玄武气息加法侵入。

青袍男子猛攻九天御,花莹惜见陈素静立虚空,试探着慢慢接近,双眸却死死的盯住了鸣霜剑,此剑既然能刺穿青鳞,也就足以将她斩杀,花莹惜不敢大意,直到接近陈素十五丈之外,那股来自血脉深处的威压又渐渐从她心头浮起,不禁让她有些纳闷,“此人分明就是个人类,怎么会散发出如此隐晦的龙族气息?”

;

郑州烤面筋机
复古牛仔裤报价
wii射击游戏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