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重生之花好悦缘310你知道我爸是谁死

2019-01-12 16:16: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重生之花好悦缘 310、你知道我爸是谁

“你好,我叫欧阳朵,听说你是金林省的第一名,你好厉害啊。”欧阳朵是前对着其它人的,语气显的很热情,但是那笑容却是轻视,甚至带着挑衅的。

“朵儿,她厉害哪里有你厉害,你干嘛跑去搭理一个土包子。”周圆立即跟过来,没好气的瞪一眼陈悦之,然后又朝着欧阳朵拍马p道。

这时候欧阳朵的脸立即像变戏法一样,变的真的很和善起来。

陈悦之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知道她是想要将自己激怒,偏不如她意,将身体微转个方向,就像没看见欧阳朵似的。

欧阳朵立即委屈起来,微抿着小嘴,漂亮的眼睛里泛着晶莹的光芒,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位同学,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如果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你请说出来,我一定改好不好?”

周圆和齐松一看自家的校花,居然被这个土包子弄的快要哭了,立即就不高兴起来,居然走过来想要动手。

“喂,土包子,说的就是你,我们京城校花跟你说话,你居然敢不搭理,你好大的胆子,你信不信,我们立即有办法,取消你的比赛资格。”周圆朝着陈悦之抬起手,竟想推她肩膀,不过被陈悦之微微一侧身,就给让开来了。

与此同时,陈悦之的手指一弹,一道气劲绊过周圆的腿脚,让他卟嗵一声趴在地上,跌了个狗啃泥。

齐松赶紧将周圆扶了起来,却发现他的牙被磕掉了一颗,周圆气的大叫起来:“你竟敢绊倒我,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你活的不耐烦了?”

原本陈悦之身旁站的几个男生,看见周圆快要发飙的样子,几乎都同时退了几步,好像要和她保持距离一样,其中一个男生还小声说道:“是啊,人家客气的跟她打招呼。她怎么这样啊,太没礼貌了,太丢我们省的脸面了。”

陈悦之冷冷的斜了一眼周圆,轻笑道:“谁家的狗没锁好。居然跑到考场里来乱叫唤?”

旁边突然传来噗嗤一声笑,随即一个清朗少年的声音响起来。

“周圆,你爸是谁,你应该回家问你妈,真可怜。长这么大了,居然连自己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真为你爸感到伤心啊。”陈啸明走了过来,护在陈悦之前面,讥笑的说道。

当齐松看到是陈啸明的时候,瞳孔缩了缩,拉住了要动手的周圆,他们俩的父亲的职位,没有陈啸明老爸职务高,所以平时在学校里。还是挺忌惮他的。

只是陈啸明不是第一轮比赛就淘汰了吗,怎么会进入决赛等候室的?

陈啸明原本是在外面看热闹的,但谁曾想居然看到陈悦之进来了,他立即就想办法找了个小门,偷偷溜进来。

岂料才进入这里,就看见,周圆和齐松这两条疯狗,在欺负他心中的女神,他哪里还能不出手?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他心中的女神是欧阳朵。但自从遇到陈悦之后,他立即觉得欧阳朵太作做了,根本没有陈悦之纯真自然。

关键是欧阳朵对他很客气礼貌,甚至隐隐有讨好。但是陈悦之却压根不把他当个数。

人就是这样,远香近臭的。

“陈啸明,你少管闲事!”周圆哪不知道同桌拉自己的意思,但是美人在前,他不甘心低头,更不想让欧阳朵看轻自己。

“啸哥哥。你怎么来了?你认识这位同学吗?”欧阳朵一看是陈啸明,立即就脸上带了一丝有些羞涩的笑容,用最甜美的嗓音问道。

欧阳朵为什么要找陈悦之的麻烦,原因无它,就是因为她进会场的时候,正好看见上官磊眉飞色舞的和陈悦之说话。

她自然是没办法把眼前的清丽佳人,与当初咖啡厅那个假发小太妹联系在一起,不过她自小喜欢上官磊,自然是将上官磊身边所有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异性都当成了敌人。

上官磊回京城后,她也去上官家找过他,没想到以前还愿意敷衍说两句话的上官磊,这次居然连见都不愿意见,直接甩腿走人了。

她好几次借手段,与上官磊在各个地方偶遇,就算是铁做的心肠,也该软化了吧,何况她长的不丑,又楚楚动人的,精英中学的那些男生,看见她,哪个不是恨不得护在怀里疼。

只有上官磊,不把她当个数。

可上官磊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放不下。她也曾试图故意和东方玉在一起说说笑笑,想要刺激上官磊,没想到反而适得其反。

由此你说她看见上官磊在陈悦之面前,那般伏低作小的样子,她心里有多恼火?

这便有了刚才的一幕,她早就打定了主意,不管陈悦之回不回应她打的招呼,她都有办法让别人认为是陈悦之的错,到时候她表现的那么可怜,大家一定会以为她是受了欺负喽。

京城小公主受欺负了,那自然是有无数的英雄想要来保护美人。

到时候就让她的骑士们,好好教训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村姑,敢跟她欧阳朵抢男人,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r。

原本一切都按设想的进行着,只是让欧阳吃惊的是,这个穷省来的村姑,居然好像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胆小好欺负,居然还把周圆弄的摔跤了,现在更是连陈啸明都跑出来替她解围。

陈啸明正想说她是我爷爷的主治医生神马的,结果入场时间就到了,陈悦之淡淡瞥了他一眼像是警告,就擦肩而过了。

他立即将那句医生的话咽了下去,改成呵呵的傻笑,而且还昂着脖子,对着陈悦之的背影喊道:“等你比完了,我请你吃饭,我知道一家饭庄,不但菜烧的好,而且点心也不错的。”

欧阳朵一边跟随人流往前走,一边也在心里暗自揣测,这个陈悦之倒底什么来历,居然连陈啸明都要巴结着她?

而她好像还爱搭不理的,难道是什么大人物家的亲戚?

不对呀,近期京城的政界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动。没听说有什么大人物来呀。

原本欧阳朵觉得陈悦之像只小蚂蚁一样,她想捏就捏,但是陈啸明的出现,让她心里打了个顿。决定一会比完了,就跟他们一起,先搞清楚情况再说。

如果真是什么大人物家的亲戚,自己闹出乱子来,家里人一定会伤脑筋的。

但如果不是。哼,到时候她一定会将这种痛苦,双倍奉上,让这个爱勾搭男生的臭村姑,死无葬身之地。

决赛全程时间是三小时,但陈悦之只用了四十分钟就搞定了,她交卷的时候,欧阳朵抬头看她,满脸惊讶。

监考老师可不会认为她是觉得太难,想放弃才这么早交卷。毕竟人家也是金林省第一名。

“陈悦之同学,还有很多时间,你确定要交卷吗?”

“是的老师。”陈悦之其实半小时我希望做一朵无名的小花前就将作文写好了,只是检查花了十分钟,她不想继续坐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不知道上官磊那儿情况如何,有没有找到卖地的人,晚上的时候就要回金林,她所能用的时间不多了。

这次回去,就算要再来京城,至少也要等陈太易的情况稳定。那至少要一两个月,而那时候又面临着中考前夕,她肯定也没时间。

早点买下地来种上那些农作用,等下次来的时候。就是收获的时候了。

陈悦之交了卷子就离开了,她没有想到因为她太早交卷,引起其它几位老师的注意,大家就将她的卷子拿过来瞧了瞧,没想到才看一眼,顿时就被精彩的文笔给吸引住了。

直到沦陷。一发不可收拾。

陈啸明原本想着,陈悦之最少要两小时后才能出来,所以他也不想站在这里傻等,就先去了考场旁边的咖啡屋,打算坐着喝两小时咖啡,然后再过来等人。

于是他再次和他的女神擦肩而过,再见已经是大半年后了。

陈悦之一出考场,就跟等在休息室里的上官彩打了招呼,说明了下她不和大家一起回去,她还有其它的事情。

然后打问上官磊他在哪儿,真巧,正好上官磊就在考场外面的马路上,说是带了朋友过来,想介绍给她认识。

马路旁边停着一辆越野车,车身上还沾了许多黄泥点子,搞的好像刚从深山老林里钻出来的一样。

上官磊老远见着陈悦之,立即开了车门跳下来,又提她拿包,又替她打开车门,和她一起坐进了后排,然后指着前面坐在前面的年轻人说道:“这是我最好的两个哥们,光头和虎子。”

“弟妹好!嫂子好!”光头和虎子同时喊出声,顿时让陈悦之脸黑了,这都是什么称呼。

“你们误会了,我和上官磊只是普通朋友,我叫陈悦之,你们叫我悦之就好了。”陈悦之挖了上官磊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

光头立即摸了下水滑光溜的大脑袋,朝着上官磊挤眉弄眼:“磊哥,敢情你还没把嫂子搞定啊?要不要我出马帮帮你呀。”

“滚!阿悦,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这两个是我从小一起穿开裆裤就长大的哥们儿,人挺好的,就是嘴上没个把门的。”上官磊可不想自己辛苦建立的好形象,全部被这两个死党给毁了,立即就补救起来。

“弟妹,我们家磊子,虽然说身体差了点,但是长的那叫一个俊,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店了,你真不考虑考虑吗?”虎子一脚踩下油门,越野车立即咆哮起来,朝前冲去。

他这么大动静,连上官磊都被弹了下笑骂了声,但是光头却惊奇的发现,后排的妹子居然纹丝不动,而且脸上也没有什么惊慌的表情。

不愧是他们兄弟看中的女人,果然有点本事啊。

不过陈悦之都正式介绍了,他们俩也不含糊,当即也各自有一个叫史密斯的年轻人去面试报了姓名,原来光头的真名叫郑光,虎子的全名叫卫小虎。

上官磊今年17岁,郑光16岁,虎子18岁。

重生之花好悦缘310你知道我爸是谁死

陈悦之见这三个人里面只有虎子年满十八岁,但却是光头在开车,原想张口说说未成年人不得驾车这回事,不过想想他们和上官磊家的背景,也就释然了。

“我们现在去哪里?”陈悦之想想还是问了。

“你不是说想买地和厂房嘛,光头和虎子正好知道一块地儿,很不错,先带你过去瞧瞧,不满意我们再另外找。”上官磊解释道。

陈悦之点点头,接下来就没再说话了。倒是他们三个聊的热络,光头和虎子他们俩个,一放了寒假,就被自家老头子,丢到军营里去了。

没想到赶巧,正遇上特种部队雏鹰力量比武,大意也就是为特种部队培养后备人才吧。

于是他们这凑热闹的个性怎么可能会放过,就跑去凑了下热闹,没想到看着看着,就成了参赛人员。

为了不给各家老头丢脸,他们被狠狠的c练了一番,好歹是分别拿了第二第三名回来了。

正因为如此,光头才有机会,把自家大哥的越野给开出来兜风了,若是平时他现在肯定还被关在军营里苦练呢。

陈悦之虽然没有参与讨论,不过旁听也明白许多事情,难怪光头和虎子看起来这般高大魁梧,倒不像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现场恐怕也只有上官磊看起来最小最瘦弱了,这大概和他儿时的病有关系。

越野车很快开到了京城的郊区,光头从车里面跳出来,指着前方一大片有些荒芜,长满了野草的田地说道:“喏,就是这里了,一共有一百亩吧,那边还有一个废弃的番薯加工厂。听说原本是有人在这儿承包了地,想种番薯,然后加工番薯粉拿去卖,结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开不下去了,就急着转让。只是这里的水源不怎么好找,作物干涸的快,如果要解决灌溉问题,还得修水渠,又是一笔巨大的花费,没有多少人愿意来,一拖再拖,就拖成了老大难。嫂子,你要是真能把这地利用起来,先不说赚不赚钱,只要别让它长草,恐怕政/府就得奖励你几万块钱。”

毕竟这也在京城边儿上,都是荒草啥的不好看,如果能种上庄稼,有着丰收的喜悦景象,相信凡是看到的人,都会心头高兴的。

陈悦之蹲到田地检查了下土质,发现也不错,如果用来种番薯产量应该不低才对,而且这里离京城的市区这么近,按理说做生意应该不会亏啊?

一行四个人又走走停停,来到那座废弃的加工厂,里面机器早就被搬走了,只剩下些破桌子板凳,墙和窗户上都爬满了蜘蛛。

上官磊用一个破竹丝扫把,把灰尘弄了下,然后引着陈悦之进入,一边看一边说道:“地方还是挺大的,比你家那作坊的在别人看不见的日子里面积倒只大不小,如果再粉刷一遍,利用起来,倒也不错。”未完待续。

鱼虾烘干机
16mm胶片
金士顿u盘工厂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