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刀破魔天第七百零二节摆开决战大

2019-01-30 02:11:5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刀破魔天 第七百零二节 摆开决战

米婉儿识海中一木,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尖啸一声,一个无比真实的灰色貂形冲出后脑,一闪消失。

“撤!”

火气再大,在三个天妖王的围攻下,只有她一人也扛不住,另两个地妖王明显已经中招了。

同族间对抗,拼的就只是血脉和修为了,陆家是有备而来,只是这个阵阵就不是她一个米城能阻挡得了的。

另两个妖王,一晃脑袋,怒吼一声,破出了幻境,三道白光短短的一亮,消失了,三个人连一个术法也没有发出。

身后的众妖王、妖帅、妖将,仿佛燃烧了一般,渐渐隐去了身形。

“七杀迷元。呵呵……原来还有两个老不死的。”

陆乘风一笑,这也是一个熟悉的阵法,专为对付元婴大妖的,但是,二十八个妖王不是你能迷住的。况且谁能往阵里钻呢。

所以说这内战不好打,谁家的斤两都在对方的心里呢,很多绝招基本上失效。

妖族,从七阶修阳脉,化人形,到了元婴的层次已经就是与人族无异了。

关于阵法,甚至向本命法宝里封入阵法,也是常用的手段。天地之气,法则之力,为什么不用?!

至于在凡界兽潮中往往失利于阵法,那是因为妖将级和未化形的妖兽,他们真不会这玩意儿,在阵法方面,人族具有优先权。

七杀迷元,对天狼刀仍然无用,朗宇可以清楚的看到,不远处五六十人,错落分布,一个个神情紧张。两个妖王再祭魂血,起手一弹,依旧是没入了天狼刀中。

还是没有传走?!邪了门儿了。

两人满天的寻找,似乎也感觉到了头顶上有一种不寻常的危机。

“怎么回事?”米婉儿怒喝。

“传不出去,上边好像有东西,那陆家不知又弄出了什么术法!”

“噗!”

米婉儿亲自祭血,然而,还没等飞出。就身落在了竹林之中,身边的大妖一个也不见了。

刀破魔天第七百零二节摆开决战大

糟糕!

“给我破!”

“哈哈哈哈!”耳际传来一声大笑。竹林阵是破了,然而冲出幻境的米婉儿却悲剧的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二十多个妖王的围杀中。

“臣服,还是死!”

往日的手下败将,一脸的揶揄,仿佛在玩一个自己的宠物。

七杀阵还没有启动就夭折了,连六个妖王都呆呆的站在原地,迷茫四顾。

米婉儿没想羸,以米城的战力也无法阻止陆家,但是悲惨的是一个消息都没有传出去,就是自己的失职了。

同阶的存在迷失在幻境中,竟成了羔羊一般,这怎么可能?至少那几个妖王要逃走还是不难的吧。

眼前一圈的妖王,论战力并不是强过多少,只可惜有一点,人家都是纯天族,而在米城中,这样的血脉却只有她自己一人。

栽了。

栽了也得把信息送回陆山。

“哈哈哈……陆家,休想再踏进白陆山!”米婉儿狂笑。

“撤!米婉儿,你不要自己找死!”

陆乘风一惊大叫,带人速撤。米婉儿要自爆,以一个天族妖王的死来通知白陆山。那种血脉消逝的感应是任何东西也拦不住的。

一个族群,不乏悲壮之士,米婉儿,这个觉醒天族血脉的绝资异姓女子,不惜以身殉族。

朗宇冷眼看着那个老妇人,这也是个愚忠之人,却让人敬佩。

而米婉儿以天族身份被派到这里守护,自然更有说不出的苦衷。

陆家的包围撤了,东南门户大开。

“陆家必然要重返白陆山,你也终会臣服。今日放你一条生路,你走吧。”陆乘风平静的道。

米婉儿一身暴烈的玄气,冷目看着陆乘风:“恐怕你要失望了,一个毁了先祖传承之族,我米家虽小,一死而已,岂会臣服。”

挥手一指点醒了六妖王,愤而离去。

“还是老样子。”陆久轩望着米婉儿的背影叹了口气。

生擒的计划失败,陆家回归的消息也藏不住了。

朗宇没有说话,对于神罚的潜规则,他不清楚,但是陆家不惜暴露而放走了敌人,必然另有原因。

这是陆子云的交代。妖王只可擒不可杀。紫貂族终归是一家,他们寻找帝血的目的不是杀族人,而是要壮大族门,抵抗狮族,一个妖王不是百八十年就能培养起来的。

第二道门户,黑蝎城,人去城空,接下来就是地城。

三尾狐族——花家,联合五城与退下来的米婉儿等人,第一次对战陆家,不到一刻钟,仍然是大败而走,俘获妖王三人,妖帅战死十几个。

到了现在,米婉儿还是没有觉察出陆家有什么不对,明明战力泛泛,何以能压制同阶妖王。

这恐怕除了归功于纯天族的血脉,还有帝血的功劳,她根本不会想到。

消息已经传回了白陆山,所以,她们只是拦截,没有死拼的必要。以陆家的这点战力,打不到老窝去。各地勤王的兵马一到,小小的陆家还得滚回洪江。

放走了米婉儿,这一路必然不会平静了,事实上,即使不放,陆家也难以一点消息不漏的偷进白陆山。

太远了。

一鼓作气,突入三万里,经过了两天多的时间,神罚的东南打出了动静,大批的妖王、妖帅,十几人一群群的赶了过来,金震魔也渡过了洪江。

在距白陆山近半的的一座天城——白离城。紫貂族白陆两家摆开了决战。

这是一场一面倒的大战。

白陆山几乎倾巢出动,只是妖王就来了三十二人,附近各城属族、伪天族妖王四十余人,在白离城成半包围的阵势,封锁了近千里的范围,筑起了一道钢铁长城。

而且这不是防御,白凤阳是要在白离城彻底剿灭陆家这个叛逆。

陆家在战力上无法与白家相比,三十年的隐居,连地池都进不了,如何与掌握着天池的白家相抗。

敢来争夺天池,大概就是依仗着帝血的血脉。然而刚刚炼化了一滴,也不过是三个月的时间,能有多大的效果?

白离城上空,威压如潮,连空气仿佛都冰冷凝固了,近千里之内摆成了一个锅形的口袋,地面天空全面封锁。白须白发的白凤阳,长袖飘飘,甚有些道骨仙风,立在云端,手持一把青莲拂尘,放眼北方。

身后的白凤尘,也是三阶妖王,但修为就差得远了,只是血脉上佳,在其后面的六个妖王修为都要高于他。

白家只是三阶妖王就几乎是陆家的三倍。陆乘风居然敢来飞蛾扑火,他们不会是疯了吧。

阵势摆好了,白凤阳在平静中急速的为陆家思索着理由。

朗宇也想知道个所以然,但是没有问。以这两天的战斗情形看,白陆山天池,他恐怕是进不了了。这个不是脑袋一热就能做到的,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看到了神罚天族的底蕴,也无怪乎陆久轩一族必欲杀自己来泄愤了。为了帝血血脉,陆家已经没有了争夺领地的能力。

前方人未出现,已经滚滚的杀气。

朗宇的战斗是自己的最大悲哀从来没有这么打过,他也不认为陆家会为了践行对自己的誓言而不惜拼了全族。那么,还有什么原因敢孤军深入就不得而知了。

飞行的速度很快,而且一路无阻,当神识中出现了那个白眉老者的时候,朗宇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陆家,是小巫见大巫了,如果白家在他们身后还有伏兵的话,这一战,全军覆没也毫不夸张。

朗宇扫过了白家的半包围大阵,心中一冷,立长大了刻一道神识分别传给了陆雪盈、麟儿和雷蛇,这三个人的修为此时就象纸糊的一般,在面前的这场火拼之中,就是火山下的一颗小草,只要碰上一点必然万劫不复。

他不知道陆家能怎样保护她们。

接近白离城,陆家的阵形没有变,却凭空提高了数十丈,远远的与那白眉老者平齐。

“陆乘风,你们还敢回来。”白凤阳冷冷的扫视了一眼陆家的三位族长,最后,目光停在了朗宇的身上。因为多了一个青年,站在了前面。

“嗯?”身后的白凤尘一收眼,前面那个瘦脸的青年给了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不是面色熟悉,而是气息。

陆乘风一笑:“哈哈,两位都来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欢迎么?”

白凤阳神色不动,再次看了四人一遍。难道我该来欢迎一下逆族吗?陆乘风不象是个爱吃错药的人哪?而且陆家人的修为……

白凤阳稍稍抬眼看了下上空。

“陆家还是喜欢偷偷摸摸的吗?哪位老祖来了,还请现身吧。”

“哈哈哈哈,白凤阳,你还真会疑神疑鬼。明明知道皇祖都被请去葬妖谷,还要故弄玄虚。本王是来送你一个好处,不是与你争地盘的。”

“哼!口舌之利能做何用?!三十年前你们盗取了两族的圣血,就是皇祖来了也要给白家一个说法。今天既然敢闯回来,想必是有所依仗吧。”

“想不到,三十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善解人意。可惜,你们白家缺少点勇气。只要交还白陆山,当年的事情,陆家不再计较。”

“嗯?呵呵!”白凤阳气乐了。你倒是不计较了,紫貂族大小三百属族,能饶得了你们陆家吗?

自己安装马桶价格
中国民乐乐器价格
阿尔法无糖食品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