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超级落榜生正文028迪欧咖啡

2019-02-04 00:12: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级落榜生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农民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落榜生全集阅读正文【028】迪欧咖啡,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肌肉男没有花架子,趋步而上,攻防并重。

万抗实在是不知如何应对,他倒是想肌肉男咆哮着扑过来,那样可以凭度瞅机会下手,并不是难事。但现在,肌肉男步步为营,像坦克一样推进,到面前便伸手扼喉。

“慢着慢着!”万抗直摆手。

这个小插曲,让肌肉男一愣,顿时立住身形。潘彪心里也一颤,他不是怕万抗的身手不过关,而是担心万抗心理防线崩溃。对面的癞子头更是仰面哈哈大笑,抚臂摇头。

“啪”地一声脆响。

就在众人琢磨下面该如何进行的时候,万抗已经跃起掠过肌肉男,还顺手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肌肉男抬手摸摸腮帮子,张口结舌,不过随即目露凶光,“***,不讲究!”

“就打你妈比!”万抗垂手而立,看着肌肉男讥笑。

“你……”肌肉男抽搐着嘴角,一个大展,梦狮一样向万抗扑过去。

万抗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激怒肌肉男的目的达到,胜利已经不远,只是采用什么方式问题。

要狠!

这是万抗唯一的念头,他希望借此能让癞子头看到些什么,否则的话,癞子头很有可能会上来过手。万抗把肌肉男和潘彪归为一类,对付这类人,以度突袭可以制胜。而且就目前来说,万抗只有这么个能耐,他还不懂所谓的高手过招。

肌肉男满腔怒火,牙根咬紧,在冲出去的刹那,抱定能抓住万抗一下捏个半死的信念。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一眨眼功夫,眼前的臭小子竟然像电锤一样攒身突到自己身前。

肌肉男能看清万抗的移动,却不能作出及时反应,而且根本收不住自己的身势。

胯下一个令人抽搐的拧痛向全身扩散,肌肉男顿时闭上眼睛,浑身乏力,紧接着感觉身子轻飘起来,耳边生风。

这是肌肉男在昏死过去前的知觉。

观战的人看得很清楚,是万抗攒身到肌肉男面前时及时收住,一把抓住肌肉男的下部,借势,单手将他抛飞了出去,撞向包间内一根装饰立柱,硬生生砸断。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就连潘彪也僵住了下颌。他难以想象和万抗在地下车库里比划的时候,如果万抗全力而出,没准挠他腋窝的时候,完全可以抠出他一根肋骨,然后戳进他的心脏。

半分钟的沉默。每个人都在极力想弄清到底生了什么,他们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

“走!”潘彪起身,朝万抗一挥手。

癞子头身旁的棒客们身子一晃,但癞子头抬手制止,他很清楚,就目前房间内的力量对比,不占优势。一个高深莫测的小子让他心惊,再加上不是吃素的潘彪,还有那几个被教训过的“食客”,也不是全无战斗力。癞子头后悔自己太过自信,只带了几个人过来。

潘彪和万抗大摇大摆走出圣庭大酒店的时候,另一辆面包车里准备随时冲锋陷阵的小弟兄立刻奔围上来。

“部长,没事吧!”一个提着狼牙刺的家伙问。

“费几吧话,你瞧这样像是有事嘛!”潘彪说得豪气冲天,一声长叹,抬手指指万抗,“以后,他就是你们的头!”

“不行不行!”万抗连连摆手,“潘部长,我啥都不懂,当啥头?”

“嘿嘿!”潘彪拍拍万抗肩膀,“如果我把今晚的事宣扬出去,你在环洪市就成名了。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还太嫩,缺少历练,过早成名遗患无穷。”

“潘部长,我就喜欢你说这话。”万抗笑笑,“那我也不当啥头了。”

“哦,那个没事,都是内部的。”潘彪对围着的十几个人道,“以后万抗就是你们的哥,不论年龄大小,人家能耐在这地方,吃我们这行饭的服这个不丢人!”

先前进去的七八人是亲眼见识了,都对万抗佩服的五体投地,齐声喊了声“哥”!

万抗听得浑身一哆嗦,“潘部长,你别折磨我好吧,那样称呼不行,就我这点年头,你不是折我的寿么!”

“那就亲呼点,叫小哥吧。”潘彪道,“怎么说也得给你一定的敬待!”

小哥。这个称呼是伊芙儿她们一群已经喊了的,万抗觉着也还舒服,便点点头。

回到锦豪,潘彪豪云之气还未散去,一番安顿,确保癞子头反扑也不逞之后,原班人马赶往金源夜市排档屋豪饮啤酒庆贺。

凌晨三点,喝得歪歪斜斜的万抗回到酒店。值班的许德亮把他送到办公室,万抗拿出两盒烟扔给他,“今晚帮潘彪出头了,在圣庭大酒店,我撂翻了一个,镇住了场子。”

“已经听说了。”许德亮两眼放光,“你们刚回来那会,潘部长交待事的时候,已经有人传开了,小哥,我告诉你,往后别的不敢讲,反正在锦豪你可以横着走了,当然得老板不在的时候。”

“我没那大气魄。”万抗笑道,“有吃有喝有钱花就行。”

“别说钱,一说钱我得提醒你。”许德亮上前一步,小声道:“你找潘部长,让他涨工资!”

“还涨?都六千了!”万抗皱着眉头。

“六千算个屁,就凭你那能耐,得那年薪才是。”许德亮伸出两个指头,“一年二十万,应该没的说。”

“草你!”万抗遥遥头,“你耍我,一年二十万,钱是下雨下的?”

“我草你,你不懂!”许德亮很着急,他为万抗的不开通很上火,“要是换别人我也不多嘴,但我不想让他亏着,你知道么,潘部长一年从酒店老板手里拿多少?”

“二十万?”万抗道。

“起码翻两番。”许德亮道,“所以说,你一年要二十万,不多!”

“嗳,别说了。”万抗摇摇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这事不能着急,要不显得很冒进是不?慢慢来,马上年底了,就这么的,等明年我再提加薪的事。”

“行,反正你明白就行。”许德亮道,“混这一行,义气是一方面,头脑才是重要的。”

“有件事我很不明白。”万抗点了支烟,“在圣庭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在外面等待命令的弟兄,个个抄着家伙准备冲进去,你说,他们就没个怕头?”

“不怕?”许德亮一歪头,“怎么可能,不过怕也得上,这规矩不用说谁都明白,吃这口饭就得这样,你一次怕了,缩了,以后就别再想让人想着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哦,是这么回事。”万抗说着,迷糊上了眼睛,酒意泛了上来,撑不住。

许德亮接下万抗手中的香烟掐灭,在他耳边说伊芙儿来找过他。万抗没反应,已经睡过去了。

第二天九点多,万抗醒来,伸了个懒腰下床,洗漱了下出去,准备找点吃的。一出门,门口站着一人,把万抗吓了一跳,“干啥?跟电线杆子似的!”

“小哥,潘部长吩咐让我等你,请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哦,知道了。”万抗理理衣服,打了嗓子,去找潘彪。

潘彪的办公室豪华多了,空间足够大,沙都是真皮的,办公桌下还铺着红地毯。

“潘部长,找我?”万抗敲门进去。

“坐!”潘彪爽朗一笑,拉开抽屉拿出个红皮信封,抛给万抗。万抗伸手接住,打开一看,一万块钱。

“潘部长,这啥意思?”万抗心里咚咚直跳。

“昨晚你表现突出,很突出!”潘彪哈哈一笑,“红包一个,拿去压压惊!”

果然是赏钱!万抗暗自一笑,不过嘴上却连说不要,“这哪儿成,做点是还不是应该的!”

“别多说了。”潘彪道,“我怎么安排就就怎么来,不客套。”

万抗也不想客套,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花这钱。万抗觉得该请施庚余吃顿大餐,把老施带到这里,好好点一桌他这辈子都还未见过的美味佳肴。万抗还觉得应该再请骆英一次,换个带点档次的地方。

“想什么呢?”潘彪见万抗有些望呆,问道:“老弟,你这身能耐是跟谁学的?”

“没。”万抗回过神来,“没跟谁学。”

“呵呵。”潘彪笑了,“不说就不说吧,个人秘密。”

万抗也不辩解,这事说不清。不过他倒是觉得,真有必要找个高师拜学一下,给自己增加点底气,要不一切都靠撞大运,弄不巧哪次就栽了。可是找谁去学?行业有行踪,他还摸不着。慢慢来吧,一切顺其自然。万抗最后这么宽慰自己,游泳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学了本事没准还是个祸事。

万抗找了施庚余,把来意说了,施庚余打死都不愿意,“花那个钱,不行!”万抗实在无法,便花四百多块钱买了两条芙蓉王给他,“不吃就不吃,抽点吧。”施庚余推辞不过,拿了一条。

“先放你这,我还有事呢,拿着烟不方便。”万抗把香烟扔到施庚余的电动三轮里。

“你要干啥?”

“找那个叫骆英的女人。”万抗道,“人家给担保了做二驾,现在换工作了,怎么也得感谢感谢不是。还有你在医院的时候,人家不也去看过几次嘛。”

“嗯,是这理。”施庚余点点头。

万抗早已把骆英的号码输进了,掏出来便打,“骆姐,我万抗,买了,这是我号码。”

“嚯,恭喜,看来二驾跑得不错。”骆英笑道。

“也不是那么回事。”万抗顿了一下,“骆姐,有几件事想跟你当面说说,再请你吃个饭,你不要怕,这回没麻烦事。”

“怕?”骆英呵呵一笑,“我不怕。”

“好,呆会我去接你。”万抗道,“你在家么?”

“不用接了,你说个地方,我直接过去就是。”

“嗯,好。”万抗道,“迪欧咖啡吧。”

粉尘测定仪公司
星力捕鱼
便携式光谱仪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