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朝花午拾

2019-03-28 19:08:4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不经意间翻起原来弱冠之年写下的文字,读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因现在也不过三十几岁,故将此拙文题为《朝花午拾》。现将原文摘录如下:

  在父亲的软硬兼施下,我无奈地接下了管家的使命,心中颇有些大材小用的味道。可是当钱一张张从手中流出,而离退居二线的时间尚有些日子的时候,我才蓦地明身体乏力犯困吃什么调养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

  俗语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从小到大,我虽然说也随父母一道到田间地头做过些力所能及的事儿,但整体来讲还是比离家求盆腔炎的早期症状学的姐姐、哥哥要幸运多了,所受的苦自然也比他们要少。对生活的重负才行了。

  而今我虽然还没有成家,更没必要说去养儿育女。但是经此一次做管家的经历,我却深深地感到父母恩深似海,委实是穷这一生也报答不了的。不必说我们姐弟三人的衣食住行让父母付出了多少血汗,也没必要说十几年的寒窗求学又在父母的额上镌刻下的深深的皱纹,单是从现在来看:我随着父母,三人均有工作,每个月的工资总和也有四百多元,在婴儿干咳怎么回事我们这个内陆小县,在旁人的眼里这是一个何等使人羡艳不已的小康之家呀!“电灯点火——其实不然”,正所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就我所见:父亲已过知天命之年,我却未曾看到他自掏腰包买过一元钱以上的香烟,常在指缝里夹着的是5、六角钱一包的劣质烟乃至是两、三角钱一盒的雪茄;未曾顾及身体渐衰而开点小灶而只是逐日里与我们一起吃一锅熟,只是在有客人来的时候或是我从单位回家的日子,桌子上才见得着一些荤腥;未曾见他添制一件体面的衣服而仍旧穿着几年前缝制的所谓“出小儿退热门装”;未曾见他每天乘车到学校去给学生上课而是日复一日地用脚丈量着家与学校之间的距离……妈妈呢,由于年轻时下了太多的力,身患妇科疾病却一直瞒着家人,总也舍不得花钱去治治,我也是在一次父母的闲谈中偶尔听到的,她手上满是使人触目惊心的老趼,却整日忙里忙外,撑着一应的交往和应酬……
  这一切,一切的一切,究竟为的是什么?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失眠了。思来想去,答案原来如此简单:就只为了我和哥哥两个还没成家。

  那1夜,我睁眼到天明。

  说起来,我已是堂堂7尺男儿(我怕玷污了“男子汉”这三个字),又为这个家、为我那日渐苍老的父母做过些甚么呢?我何曾让他们停止过对我的操心呢?整日里呼朋引伴,围坐在方城当中,1夜输掉几十元,乃至上百元,了无吝色,只为博得一个正直的虚名;出入茶楼酒肆,一顿胡吃海喝,转眼间一两张大团结便灰飞烟灭,还直呼痛快;为了满足自己那可笑的虚荣心,虽每月工资只有可怜的一百多元,却从不买两元以下的烟;由于惰性,一任新买不久的自行车独倚墙角而要乘公交车上下班;甚至衣服穿脏了顺手扔在床头,早上掀被而起匆匆出门,任地面再脏也懒得拎一下扫帚,饭后嘴角一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够了,我这算怎么回事呢?十足的寄生虫罢了!

  我那曾让同学们钦佩不已的头脑里,除想着吃喝玩乐外,还余下些甚么呢?想到这里,我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

  古人尚且知晓“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的道理,而我的林林总总,能带给父母憔悴疲惫的心灵哪怕一丝一毫的安慰吗?如果总用少不更事来替自己开脱,那现在已为人师的我还能以一个大写的人的形象无愧地映在一双双纯洁无暇的眸子前么?我就真的能那末心安理得地煎熬父母嶙峋的老骨头么?

  一个扎扎实实的行动胜过成千上万次的豪言壮语。我相信以后的我,不会再让父母叹息了。不为别的,只为了父母曾和正在我身上付出的血汗!“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再怎么说我也上过10多年学堂啊,可别将所有的做人之道、为人子的孝尽皆付诸嘴上吧!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