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恐怖鬼故事】网吧惊魂

2019-03-28 20:33: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几阵沙尘暴过后,4月末的天气已有了初夏的感觉。那天,已将近傍晚了,小浪骑着自行车去网吧。为了打游戏,小浪没少挨家人的训斥,但每次也只是略微收敛两天,便又回到网吧浴血奋战,期中考试才过,五一黄金周的到来再次点燃了烽火。这次小浪准备充足,车筐里放满了各种口味的方便面、矿泉水,口袋里更有了足够的“军5个月婴儿咳嗽怎么办费”。

小浪一路骑着,耳边响起了临出门前老娘的唠叨:“疯够了就赶快回来!”小浪心想:“疯够了?嘿嘿,最早也得三天以后吧!”

本来离家不远有一个网吧,曾一度是小浪和朋友们的火拼之地,但是经过父母们几次大规模的围歼以后,小浪他们只得放弃阵地,去寻觅新的据点。小浪跟朋友们约好,只要谁先在街上发现价格便宜、坐位足够多的网吧便打电话互相通知。

小浪骑着车,不知怎样地居然七拐八拐地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昏黄的路灯忽明忽暗,显得说不出的诡异,“我怎样跑这儿来了呢?”小浪正要骑车出去,忽然在巷子的尽头亮起了1盏淡红色的灯箱广告——“红急速网吧”,走近一看,门口的广告牌上写着:“五一黄金周特价,‘奔四’主频,包夜10元。”网吧里整齐地放着四十多台电脑,除了二10几个玩家,依然有十几台电脑空着。

小浪马上取出手机:“小白啊,我刚找到了一家网吧,叫甚么红急速,10块钱刷夜,赶快带着人来啊,我先进去占坐位了!”

打完电话,小浪就走了进去,对网吧的老板说:“我的朋友们一会儿就到,估计你这里剩下的十几台电脑都得包下了,我们一刷就是两天3宿,你看是不是就别……”

老板不到三十岁,厚厚的瓶子底眼镜占了大半张脸,反射着灯光,看不到他深藏的眼睛,他自顾自地写着什么东西,却没有抬头:“你放心吧,今天晚上不会有其他人来。”

老板说话时有些阴沉的声音让小浪听着很不舒服,更奇怪的是都甚么年代了,老板居然还用毛笔蘸着红墨水写账本。“25号机,去吧!”

小浪坐到位子上后,禁不住浑身一阵阵地发冷,他觉得有点奇怪,便望了望四处,只见身旁的玩家全带着耳机,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深陷的眼窝,油腻的头发,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疲惫。小浪问身旁的一个玩家:“老兄,经常来吗?”“嗯。”“玩多长时间了?”“4年了。”“4年了?”小浪一声惊呼,全部网吧的人全都往他这边看。小浪赶忙赔笑着跟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一边自顾自地打游戏,一边暗暗嘀咕道:“这网吧总觉得有点奇怪,这帮人打游戏怎么不激动啊?”

小浪平时跟朋友们打游戏的时候,尖叫、惊呼、咒骂、抱怨历来就没中断过,表情更是喜、怒、哀、乐啥样的都有,而在这家网吧里,能听到的只有键盘的敲击声和鼠标接触桌面的磨擦声,安静得不像是个网吧,倒犹如一家图书馆;更奇怪的是所有的电脑仿佛都在运行着同一个游戏:CS,也就是《反恐精英》的网络游戏。

说到《反恐精英》,小浪一直自以为是高手中的高手,听着不同种类的枪声在耳边回响,小浪恍如从一个高中生变成了职业杀手,天生胆小怕事的他在这款杀人游戏中似乎找到了平衡感。局域网上12个警察正在和12个匪徒激战着,名字清一色的从“鬼01”一直排列到“鬼24”。

“大活人起名字叫‘鬼’,有意思,我也来!”小浪在名字一项输入“鬼00”,随后就加入了匪徒。不愧是小浪,他的加入使匪徒很快改变了劣势局面,要是在平时,整个网吧都会为他喝彩呐喊,而在这里,不管产生什么事情所有人都显得十分平静,只是默默地燃起下一轮的烽火。正杀到酣处,本来是匪徒第二名的“鬼01”居然变节成了警察,紧接着情势就产生了变化:不管小浪藏在黑影当中守株待兔,还是当心潜行埋雷都会被对方发现,而且对方的水平不是一般的高,每次只用一发子弹必定能结果小浪的性命,就算小浪跟在其他11个人的身后,也难免中弹身亡,而在杀死小浪以后,“鬼01”也从来不理会其他的匪徒,只是对着小浪的尸体一通狂扫,如此往复十几回合,小浪的排名从本来的第一,变成了倒数第一。

小浪再也按捺不住怒火,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门口的老板大喊:“网管,有人作弊!”

“谁?”

“鬼01!”小浪话一出口,再次招来全部网吧的注目,24个人如同训练过似的异口同声地说:“鬼01?我们都是鬼01!”

小浪听了头皮一阵发麻:这怎样可能呢?现在网吧局域网上除他小浪外是24个人,在游戏里就是12个警察和12个匪徒,怎样现在这24个人全是鬼01呢?小浪无奈地坐回到位子上,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10点,可小白他胸部胀痛有硬块怎么办们还是没来,小浪本来想再打电话催催,可手机居然没有信号,“反正时间还长,不如趁他们来之前先睡一觉。”想到这里,小浪便趴在桌子上渐渐进入了梦乡。

梦境里,小浪再次成了游戏中身穿迷彩服、手拿AK47自动******的匪徒,火光中弹壳飞舞,重刀一击,鲜血从敌人的颈部喷涌而出,看那敌人身上的标号正是刚才暗害自己的“鬼01”,手刃仇人以后,小浪带着自己的队伍把敌人杀得四周逃窜,战场上到处是死尸和丢下的枪械,只是渐渐的,身后的盟友越来越少,对手居然成倍增加,铺天盖地的手雷从对方的营地中向小浪掷来,火焰灼烧着每寸肌肤,感觉竟然是如此的真实……

猛然,就像时空在刹那间切换了一样,这燃烧着的火居然一下子从战场移到了网吧,网吧已经化作一片火海,浓烟中小浪不能不俯低了身体,显示屏的爆炸声,人们的尖叫声,塑料熔化时所散发出的刺鼻气味,渐渐升温的地板,掉落的顶灯,这一切都使小浪感到了极度的恐惧,他顾不上被碎玻璃划伤的手脚,拼命往前爬,好不容易爬到了墙边,“只要顺着墙走,就一定能找到出口!”虽然仿佛还有一丝希望,可烟越来越浓,呛得小浪一直在咳嗽。全部网吧也不过五十平米,为什么爬了半天仍然没有找到门?就在小浪行将失望的时候,“安全出口”几个绿莹莹的字在眼前闪动,“防火门!我终于得救了!”www.gushidaquan.cc

希望来得如此逼真,却又走得那么匆忙,一把巨大的铁锁,将防火门锁住了!小浪哭喊着、捶打着,门外虽然有清新的空气,凉爽的夜晚,可是注定小浪的生命只能被门内的火焰一点点燃烧、蒸发!

“嗡……嗡……”桌上手机的震动将小浪拉回到了现实生活,刚才居然是一场梦!小浪环顾四周,网吧里空荡荡的,只有他和前面柜台上的老板,那24个人全不见了,小浪拿起手机吆喝道:小孩经常感冒怎么办“喂,小白,你死哪里去了?我们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了,你们还不赶快过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