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许你一场热泪盈眶

2019-05-16 10:59: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1.

栀子小姐从没想象过有生之年还会和树先生再相遇。可这件事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发生了,在声色犬马的城市之巅,希尔顿顶层的高档旋转餐厅。

当时,栀子小姐正和未婚夫享用一顿浪漫非常的烛光晚餐,她妆容精致,落地裙角轻扫地面。双方都举止得当,大肆筹备着婚礼的细枝末节。

请帖早已发出,众所周知,还有一个月,他们就要结婚了。毫无疑问,这一对新人是亲朋眼里的天作之合、牛郎配织女式的琴瑟之恋。

2.

树先生出现在电梯口的时候,栀子小姐全然没有注意到他,正忙着和未婚夫推杯换盏。他将切好的牛排送入她口中,她直了直身子道谢,笑意尽显眉宇之间。

香槟中的气泡上下沉浮,像极了坐在窗边的栀子,看似极具诱惑却也尝不出任何味道。

树先生透过人群注视她却迟迟不上前,停顿几秒后,被训练有素的侍者领入相反方向的一张餐桌,他轻车熟路地点餐,酒水随之奉上。

栀子小姐喜欢起泡酒,这个树先生最早知道。他轻扬嘴角开玩笑:“小资的女人都喜欢拉菲……土妞儿,看来你的品位有待提升。”

她一口闷掉剩余的小半杯,抬头,故意一口气哈上他的脸。她说,看来我再怎么努力都配不上你的虚荣,起泡酒沉沉浮浮,随时随处会在舌尖爆破,就这一点,像极了我钟情的人生……可是,这其中的起承转合,你不会懂。

说出这话的那一年,栀子小姐二十三岁,在一家影视公司工作,凭借一副伶牙俐齿提早步入社会。正值事业上升期,她丝毫不敢怠慢,成天起早贪黑的。除了正式工作之外,她还额外谋了好几份与文字相关的兼职。

那时候的她,失眠至脱发,常常疲惫到没力气接电话。那时候的她还没学会穿着高跟鞋赶公交,也没学会逢场作戏与利益对象搞暧昧。那时候的她,除了对梦想的追逐之外什么也不会,没有起泡酒也不懂拉菲,更没学会填补情感生活的空白。

好在这一切辛苦栀子小姐都认了,说是要抓住好时机来个让旁人跌破眼镜的大翻身,无论如何都要为人生的风生水起大战一回。

朋友为她直白到底的雄心壮志拍手叫好,却也悉心提醒,说情感往往大于理智,说来说去这毕竟是一个人情社会。

3.

和树先生的相识是在一次朋友的饭局上,朋友是个不入流的外围小导演,拍拍仅供狐朋狗友自娱自乐的小广告和纪录片。

那次栀子小姐闲来无事写了一部看似灯红酒绿的小剧本,朋友一眼相中,说,是时候干票像样儿的了!于是托了十八层关系圈钱要树先生做投资人,请客吃饭,顺便拉栀子去作陪。

栀子气质清纯,就是不怎么会打扮。那天她正好出差回来,下了飞机就往酒店赶。抵达时大汗淋漓不说,而且只穿着球鞋和破洞牛仔裤,头发还挽成一个毫无美感可言的发髻,怎么说都与大厅的金碧辉煌格格不入,打眼一看像是个和文艺毫不沾边的穷学生。

树先生最后一个到场,所有人都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只有栀子小姐没站,她不是不想,只是从来没见过这阵势,整个儿人被牢牢焊在了椅子上,屁股都没来得及抬。朋友正要将她往起拽,树先生伸手做出平身的姿态,双肩一耸,大衣顺势落在了沙发扶手上:“坐!大家都坐。”

朋友赶忙上去打圆场,先是自干三杯,又没话找话声声恭维着。

大家跟着点头哈腰满口称道,只有栀子小姐始终埋着头,一口酒一口肉吃得不亦乐乎。

喝到兴头上,树先生指名点姓地要她陪杯酒,说作者可是项目的核心啊,怎么能不借时机切磋切磋呢?栀子小姐听闻,不慌不忙擦去嘴角的油渍,直愣愣地站起身,横冲直撞地将举着杯子的右手向前一伸,二话不说一口闷。

树先生原本以为她会说些什么,不料一切发生得短暂而突然,隔了挺久他才反应过来,笑容和手臂一并僵在了半空。顿了顿,这才冷嘲热讽地奉上一句:“小姐,你以为我真想和你喝酒?”

栀子小姐面不改色当头一句:“是啊,不然是要干吗呢?!”

她的一脸无辜却搞得树先生很是尴尬,他轻咳一声,退席去走廊里打电话,没几分钟就又转身回来。导演劝他今日尽兴不醉不归,他却推辞说自己临时有事儿,就不奉陪了。

因为栀子小姐的临场失误,很显然,那个项目没谈下来。从此,外围小导演也单方面掐断了同她的往来。

栀子觉得挺恼火的,断了自己的财路不说,缺头少脑的行为毕竟连累到了朋友。那天晚上她一个人沿着城墙走了很久很久,一层泪水一层迷雾。

4.

那次宴请隔了没多久,栀子小姐与树先生重新取得了联络。当然不是误打误撞,生活又不是小说,哪来那么多巧合?是他主动打电话找的她,说,剧本我看了,还不错,可以出来聊聊吗?

他们约在了山顶的一家咖啡厅,挺难找。栀子先乘公交车坐错了方向,只好打了辆出租重新往回折,山一程水一程。

她迟到了,可树先生并未面露厌色。他说:“好巧,我也刚刚才到。”

栀子小姐见面第一句就是:“你是怎么找到我电话的?”

他说:“神通广大这个词就是为我创造的,要什么不是唾手可得?更别说一串小小的号码。”

其实栀子一直不知道,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树先生早到很久。在那之前,他已经喝掉了四杯拿铁。可栀子永远都不会知道。

本以为会是场以互利互惠为原则、以皆大欢喜为结束的小商谈,可惜结果却超出了树先生的预测。

他一上来就给栀子小姐开出条件,满以为她会欣然接受。他说:“这个电影可以拍,但不能和你的那些狐朋狗友一起拍。他们不入流,没经验也没知名度,就算再好,也很难杀出一条漂亮的道路,反响必然会一落千丈的……但是哦,我可以将你配送给更好更知名的剧组,随你怎么发挥都不成问题哟。”

若换作别人,必然会将此视为一个梦寐以求的好机会,是得积攒几辈子的运气啊,不费丝毫力气便能破土而出。可栀子小姐当下就红了脸。她说:“不用了,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没错,我是可以借此大展宏图,可我不能背叛朋友。”

说完她就走了,将咖啡钱连同小费往桌上一放,连水都没喝一口。

树先生对她的追求就是从那天展开大攻势的。

后来栀子小姐问他当时到底是怎么看上自己的。树先生非说因为爱上了她故事里的少年,他像极了自己的十八岁,早熟而精明,桀骜不驯。

栀子小姐不相信。经过好几次“刑讯逼问”,他才招架不住如实道来。

他说大富翁也需要安全感啊,想当初利欲熏心的时刻,本可以拿着自己应得的蝇头小利头也不回地拍屁股走人,可你却不愿意背叛朋友。我当时就在想啊,指不定有朝一日我就落魄了,想必你也不会背叛我。

栀子小姐当即扮出一副十分狡黠的样子,她说自己虽然编剧没当上,却换来了一个小开男友,这叫有舍才有得,步步为营哦!

树先生亲吻她的额头,说:“好好好!你真厉害啊!谁都比不过你面儿上扮相清纯,暗地里胸有城府!”

5.

树先生之前有过很多个胸大腿长无头脑的前女友,不是三线演员就是还没来得及开花结果的小嫩模,会花钱,讲品位,全都指望靠着树先生争社会上游。树先生哪里会不清楚,爱过一阵子也就感到索然无味烟消云散了。

他将一句话作为爱情的至理名言,也是到后来才讲给栀子听。他说:“如果你是抱着一颗算计之心对待感情,那么很显然,你到头来得到的终究是一段饱含算计的爱情。”

栀子点头称道,说:“看不出来嘿,你浑身上下一股风尘味儿,心里倒装着一面明镜。”

那是栀子小姐头一次喝香槟。树先生晃着明晃晃的玻璃瓶身告诉她,说你之前喝的那都是低价位起泡酒,只有法国香槟地区出产的起泡酒才能称得上香槟!

那天晚上,他们喝得都有点儿多。树先生教栀子唱一首新学来的儿歌:“找啊找啊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亲亲嘴啊摸摸胸,你是我的前女友!哦……耶!”

栀子跟随树先生去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不开灯,脱掉高跟鞋,在21层的窗台上接长长的吻,就像是久别重逢那样。

再后来,树先生将嘴唇附在栀子的耳边不知所云地讲了好多。他一遍遍地呢喃:“你爱我吗?你说你到底爱不爱我?”

树先生看似底气十足天不怕地不怕,可他也有自己的软肋,他怕栀子小姐弃他而去,怕她终有一天不再爱他……

栀子默不作声,装出睡熟了的样子,却在心里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回答着,我爱你啊,爱你啊,可我越是爱你就越是害怕……

那是头一次,树先生发现栀子已经学会穿高跟鞋了。还有诱人的红唇、上翘的睫毛,以及烫卷了的酒红色长发,他欣慰却又有点儿失落。自己心里的那个小女孩儿,终于被岁月催熟了。

其实那段时间,栀子小姐过得并不好。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她的事业陷入瓶颈,找不到突破口,随波逐流令她弄丢了人生的意义。她会在凌晨四点被尖锐的QQ声叫醒,蹲在厨房的角落里一边吃烤煳了的奶酪蛋糕一边接收时区之外的老板发来的消息。

可她不愿与树先生讲自己的处境,她不愿短暂的脆弱使自己完美的形象在他内心深处一落千丈,于是只好努力装出一副随时随地满血复活的样子。她要他知道,自己的内心同外表一样坚强,自己同其他看似羸弱的花花草草不一样。

凌晨三点,树先生从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中惊醒。张开眼睛,看她正蜷在床角,抱着膝盖抽泣。他问她:“怎么了?”

她说:“我想想未来还是挺害怕的,就是那种毫无缘由的恐惧,黑洞似的。”

他说:“怕什么啊?没头没脑的!顶多是场天灾人祸,就算现在天花板落下来了,不也还有我和你在一起吗?”

他说着便伸出胳膊搂住她的头。栀子小姐在黑暗中吮咬他的脖子,第一次,那么用力。

6.

呼和浩特那里的白癜风医院好秦皇岛羊癫疯专科医院局灶性癫痫要怎么治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