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游戏

马路边上“求生者”

2019-12-07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核心提示:在城市里,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背井离乡、沿街售卖,在马路边上艰难地讨生活。但无论是忙碌着售卖还是悠闲地吆喝,他们都要时刻提防着随时会来的城管。

从早上4点到晚上11点,韩立强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在城市里,以韩立强为代表的群体被赋予了一个特殊的名字 小贩。他们说着蹩脚的普通话、穿着过时的衣服,顶着烈日,在马路边上艰难地 讨生活 。

攒钱,早点回家 ,是他们最迫切的希望。

在城市里,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背井离乡、沿街售卖,在马路边上艰难地讨生活。但无论是忙碌着售卖还是悠闲地吆喝,他们都要时刻提防着随时会来的城管。

城管不让摆摊。 也知道规定的5 岁的韩立强(化名),就是上述群体中的一员。

但他需要生活,为此只好日复一日地重复着马路边上的求生日子。

讨生活

凌晨4点,天还没亮,床头的闹钟便开始 铃铃 作响,韩立强麻利地起床、洗漱,随后骑上那辆已经布满污垢的三轮车,匆忙往对面的蔬菜批发市场赶去,抢购新鲜的、便宜的蔬菜。

几番讨价还价,老韩载着满车的蔬菜从批发市场出来,回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岳各庄的住房 一处不足10平方米的出租房,但每月需要缴纳800块钱的租金。

狭小的房间里,一个录音机、一台电扇、一个电磁炉外加锅碗瓢盆,堆放在一个破旧的柜子上。

每次进完货回来后,同一个院子的其他住户都还沉浸在睡梦中。

确实比较累,但也习惯了。 韩立强说道。

他抓紧时间吃了几口早餐,便开始打理抢购的蔬菜:摘掉黄叶,将坏的、个小的青椒、西红柿挑拣出来 有点黄菜叶的,没人愿意要,城里人比较讲究。

以前老伴也在北京的时候,这些都是老伴做。后来大儿媳妇坐月子了,老伴就回安徽老家伺候月子了,现在我自己辛苦点。 老韩告诉记者。

布满皱纹的脸庞和双手纹理中沉积的泥垢,显露出老韩的艰辛。

将蔬菜打理干净后,老韩顺手将两个馒头装进塑料袋,这是他的午饭。 有时候也会在街上买,但北京物价太高了,能凑合一口就凑合一口,能省点就省点。

老韩骑着满载蔬菜的三轮车来到位于翠微路和莲花池西路交叉口的拐角,开始他一天的 讨价还价 生活。

这里还有许多像老韩一样的人已经占好了位置,他们有一个统一的名字 小贩。他们说着蹩脚的普通话、穿着过时的衣服,顶着烈日,在马路边上艰难地 讨生活 。

为了生活抑或是生存,他们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辛劳。

马路边上 智斗

从出租房到摆摊的所在地,老韩每次骑车大概要花费一个小时。虽然嘴里一直说 没事,就这么点路,习惯了 ,但每次到达目的地,老韩的头上都会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喘着粗气。

上午的时候不能在马路边上摆,得去里边的小胡同。 老韩指着远离辅路的一条小胡同告诉与法制社记者, 里边虽然买菜的人比较少,但安全。

长时间的摆摊经验,让老韩摸透了这一带城管的作息规律: 中午11点至下午两点是城管的休息时间,只有这段时间我才敢推着车到马路旁边来。

经验让老韩与城管不断上演着 游击战 。

但也有运气不好的时候。 城管有时候会突然来检查,来不及走的话,三轮车就会被城管扣住。 老韩无奈地说。

每次三轮车被扣后,老韩都得向城管缴纳至少500块钱的罚款,有时需要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将车取回来。

当被问及为什么不去市场租一个摊位,这样一来既省力又省心时,老韩无奈地表示,市场里的摊位费太高了,自己一个人在北京连吃带住,一个月得花个1500元,老家还有一大群人需要自己养,日子需要算计着过。

11点至下午两点,对老韩来说是一天中的黄金时间段。这个时间段内,他会趁机把车推到马路旁边,这样买菜的人也比较多。

老韩热情地应对每一位顾客,以便给人留下好印象,试图让他们下次光顾,但多数人依然 毫不留情 地讨价还价,挑剔着蔬菜的毛病。

每天早上8点摆摊到晚上9点收摊,1 个小时的时间内,老韩除了和买菜的顾客交流,和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的城管斗智斗勇外,大部分时间与 同行们 闲聊,聊各自的家庭、各自的孩子。那是他们最大的兴趣。

攒钱,早点回家

晚上9点,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老韩准时收摊。

骑行一个多小时,老韩再次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出租屋。

回到 家 以后,老韩第一件事便是借着昏黄的灯光,取下随身斜挎的布包,开始清点一天的 收成 。

除去进货的钱,每攒够2000元,老韩就会抽时间去一趟邮局把钱寄回老家。 揣在身上不安全,家里老老小小一大家子还等着钱用。

赚钱养家 是老韩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的最大原因。

老韩真正的家在安徽省含山县的一个小村庄。 村里的男人基本上都出去打工了,像我这种什么手艺都没有的人,只能起早贪黑讨生活。 这是老韩对自己的描述。

老韩的大儿子也在外地打工,已经成家;二儿子正在安徽医科大学读大二,这让老韩很欣慰,觉得 再苦都值 。而二儿子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正是来自于那一叠叠的零钞。

在昏暗的出租屋,老韩床头上的一张10寸彩色照片格外醒目,那是老韩今年刚刚出生的孙子过满月时全家人照的一张全家福。

在那以后,老韩就独自一人回到北京,继续自己的 小贩 生涯。几百元的火车票,使得回家看望孙子成为老韩的一种奢望,这张照片成为他身心俱疲时唯一的精神寄托。

谈起以后的日子,老韩就一句话: 攒钱,然后早点回家。 略作休息,老韩将那些没有卖出去的、已经打蔫的菜下锅,为自己做了一顿 丰盛 的晚餐。吃饭的时候,老韩喝了点酒,以解疲惫。

快11点了,老韩终于放松下来,赶紧洗漱睡觉,因为第二天凌晨4点,闹钟依旧会催他起床 讨生活 。

南阳男科前列腺增生

许昌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艾玛产前检查哪个医院

长治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汕头妇科医院去哪里好

宝宝健脾胃的药
宝宝营养不良症状
小孩脸色发黄
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