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超级学神 第三百一十八章 过来给我点烟!

2018-11-09 18:45:5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超级学神 第三百一十八章 过来给我点烟!

他这一身道法,都是从燕红叶哪儿学来,燕红叶传自燕赤霞,玄心正宗的传人,他也就冒了这个名,只是不知道华夏武界的玄门之中,有没有这个门派?

黄凯听了,化为一道阴风,一溜烟就不见了,苏航见他进了殡仪馆,便也没着急着下去,只在山棱上等着。

过了大概有十分钟,苏航才见黄凯出来,领着他走下了山棱,来到殡仪馆前。

这殡仪馆并没有想象中的陈旧,鬼也是有思想的,他们只是没有肉身而已,有谁乐意住在垃圾堆里呢?尤其还是鬼王居住的地方。

殡仪馆的牌子被破碎,大铁门门口有小鬼把手,进门就是广场,广场上也有不少鬼兵来回巡逻着。

除了楼房有点斑驳,其余地方都还算整洁,月光下,几个大烟囱还笔直的指着天,曾经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从这儿升天。

“道长,这边请。”

黄凯在前方引路,带着苏航进了一栋勉强还算新的大楼,苏航不禁感慨,这些鬼修未免也混得太差了,这居住条件简直不敢恭维。

进入大楼,却是别有洞天,该说金碧辉煌呢,还是该说富丽堂皇,楼中的装饰非常的华贵,映得出人影的地砖,两人环抱的大理石柱子,宽敞的大厅,金灿灿的墙壁,还有两个制服的前台小妹。

这里不像是火葬场,反而像是一座五星级的酒店大堂一样,很显然,都是鬼物幻化出来的。

黄凯先一步去前台那俩小妹那说了一声,那俩小妹听了,抬头看了看苏航,旋即往身后的一座黄金大门指了指,黄凯便领着苏航往那大门走去。

“是生人,胆子倒是不小,敢来咱们这儿。”

“是啊,听说是个道士。该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

“找麻烦?咱们大王那么强大。谁敢来找麻烦?”

“也对,看他年龄也不大,就算是道士也只是个小道士。”

“可惜就是长得不怎么样,要不然。嘻嘻……”

“你个小浪蹄子……”

……

背后传来那两个前台小妹的小声细语,苏航心头苦笑了一下。原来这些做鬼的,也有这么嘴碎的。

推开大门,满是金光。扑面而来的,是一首慷慨激昂的曲子。著名赌片《赌神》的出场音乐。

进门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厅里有不少人,中央一张大桌子。四个人围坐着,正在玩麻将。旁边有群鬼围观,还有几个女郎陪坐在旁。

搞得好像个赌场一样,气氛好不热闹。

苏航一进门。音乐立马就停了,群鬼都往门口看来,包括正玩牌的四人,也往苏航看来。

黄凯早已经是缩起了脖子,显然是被这阵仗给吓到了,连忙跑了过去,对着上位一男子跪下,“大王,人已经到了。”

苏航一看,这些鬼物看上去都与常人无异,换了是普通人看到,肯定不会察觉有丝毫一样。

上位那人,五六十岁模样,肥头大耳,脖子带着一根大金链子,一副暴发户的打扮,两条眉毛飞起,给人一种和市侩的感觉,九品鬼师的境界,这该就是那个百年老鬼庄天胡了。

与他一同玩牌的三个人,都三四十岁的样子,一个瘦高个,诨名叫幺鸡,一个矮胖子,名王筒,人称筒老大,剩下一个死肥死肥的女人,名叫万露,人称万二娘。

这三人便是庄天胡座下的三大鬼将,都有着鬼师的境界。

苏航的到来,只是让气氛短暂的静谧,庄天胡似乎并没有把苏航放在眼里,而是招呼着继续打牌,粗粗的手指在桌边一个老式收音机的按键上按了一下,《赌神》出场的音乐再度响起。

苏航不禁暴汗,这是个奇葩的老鬼,玩个牌居然还自带背景音的。

“听说你是什么玄心正宗的?这天下能排的上好的玄门道宗,我姓庄的大概都知到,可还没听说过什么玄心正宗。”庄天胡一边打着牌,一边说着话,一张牌打出去,还对桌上几人问,“你们几个听过么?”

几个人都摇头。

庄天胡看向苏航,“小子,老实说,哪儿来的?”

苏航淡然一笑,“鬼王果然慧眼如炬,我叫苏航,蓉城的散修一枚,咱们也算是邻居,听说庄鬼王的威名,特地来拜会一下。”

“原来是个散修!”苏航的恭维,似乎让庄天胡很高兴,庄天胡乐呵呵的接受了,一听苏航是散修,就更加的轻视,“听你旁边那小鬼说,你倒有几分本事,敢独闯我这鬼蜮,胆子倒也不小,我看,你不会只是拜会这么简单,说吧,找本王有什么事?”

完全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言语间充满了轻视,看得出来,这个庄老鬼相当的自大,连正眼都不曾瞧苏航一眼。

话说到这里,苏航也不回避了,“我今晚来这儿,一是为了拜会一下邻居,这二嘛,前天,鬼王手下小鬼在蓉大作恶,擒走了蓉大的一只新鬼,我来,想向鬼王讨回。”

话音落下,庄天胡手里拿着一张牌,迟迟都没能打出去,脸色变得有那么一点不太好看。

“哟,庄爷,看来,这小哥是来兴师问罪的啊。”这时,幺鸡开口了,阴阳怪气,显然是在给庄天胡添火。

庄天胡眉头一皱,气氛有些凝固,抬头看向苏航,“小子,你的意思是,你丢了一只小鬼,想找我要回去?”

“大概是这么个意思,还请鬼王给点薄面。”苏航彬彬有礼的道。

“哈哈哈……”

庄天胡听了,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周围群鬼也跟着哈哈大笑不止,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小哥,你是来错地方了吧?居然找我们庄爷要人?”那肥妈万二娘,一边恶心的挖着鼻孔,一边咧着嘴对着苏航嘲讽了起来,“整个蜀中鬼修界,都已我们庄爷为尊,在这蓉城地界上,甭管他是谁,只要他成了阴灵,就得受咱们庄爷管辖,你个小道士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插手我们鬼界的事,你是不是胆子也太大了?”

眼里的呵斥,一看就知道这女的身前是个尖酸刻薄的女人。

“小小散修,也该来这里撒野,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么?”那个王筒也是毫不掩饰的讥讽。

苏航不慌不忙,面带微笑,“听说鬼界和华夏玄门签订过协议,玄门不碰鬼界之事,鬼界也不碰人间之事,我来讨要那阴灵,的确是犯了忌,不过,诸位纵容手下害人性命,这事如果让玄门知道,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言语之间,带着隐隐的带着几分威胁。

不过,这几个家伙似乎都不在意似的,庄天胡更是笑了,“协议?那是几百年前的老黄历了,现在翻出来说,你小子傻不傻?如今这华夏大地,玄门也就天师道和全真道两家还算有点本事,不过,要真的撕破脸皮,我鬼界有三大宗师,玄门怕也是不够看的。”

“唔?”

苏航听了,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庄天胡这番话,他还真不知道,华夏玄门竟然弱势到了这样的地步?

“小子,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尖酸刻薄的万二娘开了口,“如今玄门势弱,如果不是天师道和全真道还有点祖师遗泽,三位宗师顾着点旧情,呵呵,玄门恐怕早亡了。”

这话说得苏航有点汗颜了,那感觉就好像自己准备装比打脸,却被人反打了脸一样,本来还想靠着玄门的名头让这群老鬼松松口,可结果呢,人家压根就没当成一回事。

“小子,你说我手下残害生人,你玄门可也没少残害我鬼界中人,炼鬼奴,炼鬼丹,多了去了,若真要追究,怕咱今天得追究追究你这个小道士了。”庄天胡拿着一张牌,阴冷的看着苏航。

群鬼也望着苏航,充满了嘲弄。

“鬼王若肯将人给我,便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如何?”苏航岔开了话题,道理讲不通,只能讲人情了。

“人情?”

“哈哈哈哈……”

大笑不止!

好一阵,庄天胡才道,“小子,你的人情值多少钱?”

“无价!”

苏航缓缓的吐出两个字,斩钉截铁,充满了极度的自信,让群鬼的笑声都戛然而止。

“呵呵,有点胆气。”这时候,庄天胡才算是认真的打量起了苏航,“你要找什么人?”

“她叫王雪梅,三日前,被这位黄兄弟给掳了来。”

苏航看向黄凯,黄凯连忙上前,战战兢兢的报告了一番,庄天胡对着万二娘使了个眼色,万二娘微微颔首,吩咐了黄凯下去提人了。

“过来,给我点烟。”庄天胡从旁边拿起一只大雪茄,对着苏航勾了勾手。

这尼玛简直是辱人啊,下人做的活计,居然让苏航来,摆明了把苏航当成小的使唤。

这烟能点么?

要真点了,岂不是矮了他一头?

群鬼都等着看苏航的笑话,苏航嘴角划过一丝弧度,缓缓的走到庄天胡的面前。

“啪!”

点个烟而已,苏航似乎并不在意,凑到庄天胡的面前,轻轻的打了个响指,一簇杏黄色的火苗立刻窜了起来。(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