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官场风云60第60章

2018-11-15 18:55: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官场风云 60.第60章

当天晚上,陈兴在酒店宴请了路鸣,除了陈兴和路鸣两人,黄明和楚蓉、何丽也来了,黄明就不用说了,路鸣已经很熟悉,楚蓉、何丽两人,路鸣也在溪门见过几次,更是知道两人在黄明的酒店里有股份,至于和陈兴是不是还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路鸣就不敢猜也不想瞎猜了,倒是在这异地他乡见到三人,路鸣也很是惊讶。

“黄明,你啥时候到南州来了?”路鸣笑着问道。

“陈兴在南州市当市长,这不,我来投奔他了,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黄明大咧咧的笑道,很是自来熟的拉着路鸣坐到自己身边,“我说路局,你调到南海来了,溪门那边可不就没人照顾我的酒店了,万一要是有些不长眼的人到我的酒店去捣乱啥的可就惨了。”

“你小子少来了,现在谁敢到你的酒店捣乱。”路鸣笑着往陈兴的方向瞥了一眼,“就算我不在了,方县长还在,你的酒店要是有啥事找他也可以。”

黄明笑哈哈的点了点头,没再说啥,刚才本也就是玩笑话,得益于陈兴在溪门县的人脉关系,酒店自打在溪门开张后就没人敢来捣乱,工商税务卫生还有消防那些但凡能管得上一点的部门都不敢过来吃拿卡要,最初在海城开饭店的时候,黄明可是深知要应付这些跟吸血鬼没啥两样的‘人民公仆’有多么困难,一到固定的时间,都得主动将孝敬送上,要是碰到临检啥的,还得额外送上红包,可以说,每年都必须准备一笔钱来打发这些人,要不然能骚扰得你连正常生意都没法开下去。

几人都坐了下来,陈兴对路鸣道,“路鸣,以后估计挺长一段时间要在南州工作了,有没有打算将老婆孩子接过来?”

“孩子在上高中,明年就要读高三了,这时候换学校怕对孩子的学习不好,老婆也只能留下来照顾孩子了,虽然读的是寄宿学校,但周末时不时的也会回来,家里必须得有人在。”路鸣摇头笑道,他现在也只能自己在这边工作。

“到时候可以让你儿子考南州大学嘛,那样你们就一家人团聚了。”陈兴笑道。

“南州大学怎么说也是重点大学,我家那臭小子怕是考不上,分数也就在班上中上游水准,年段前五十进去都难,想考南州大学估计够呛。”路鸣听了,摇头苦笑。

“只要分数不是太离谱,南州大学的党委书记王荣岩是我以前在教育部里的同事,找他通融通融应该没问题。”陈兴笑着说了一句。

“是嘛,那到时候就得看他有没有那个福气了,要是分数还凑合,那我就厚脸皮跟陈市长张下嘴了,要是差太多,我这张老脸是不好意思提。”路鸣惊讶了一下,随即点头笑了笑,有这种关系可以用,路鸣也不矫情,关系到孩子读书的事,没必要婆婆妈妈的。

点了菜,几人边吃边聊,路鸣和陈兴两人没说两句就又谈到工作上去,陈兴想了一会,向路鸣建议道,“东方大酒店的夜总会前些日子发生了打砸事件,那晚正值四叶草集团宴请省市领导和国内外运动员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连省里的领导都震怒不已,你看能不能向厅里的领导主动请缨来查这件事,交给南州市局查,估计查个十年八年都不见得能查出啥来。”

“行,回头我先了解一下,搜集搜集情报。”路鸣笑着点头。

“现在是吃饭时间,你俩也老谈公事呀,那多没意思,下班时间就该多放松嘛。”黄明这时候插话道,这几天正和卢小菁眉目传情的黄明俨然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一样,整个人春光满面,猛的想到未来老丈人的事,黄明赶紧道,“路局,以后你在省厅担任刑警总队的领导了,可得帮我查查卢成龙的案子啊。”

“前半句还嚷着吃饭不谈公事,这后半句就为自己的准情人操心起来了,你小子才是真的操蛋。”陈兴笑骂道。

“怎么,黄明才刚来南州几天就找到春天了?”路鸣也跟着打趣道。

“陈兴,你别打岔,我跟路局说正事呢,南州市公安局指望不上,只能指望省厅了,正好现在路鸣是刑警总队的领导,这关系不用白不用。”黄明很是光棍的说道。

“说说是怎么回事,能帮的我肯定帮,不然还不得被你小子磨死。”路鸣笑道,陈兴和黄明的关系摆在那,路鸣不可能不帮。

路鸣说完,黄明登时就是毫不客气的将卢成龙受袭击的事情说出来,这事他听卢小菁讲过几次了,听得耳朵都快起茧,此刻讲起来也是绘声绘色。

陈兴跟着安静的听完,略略思考了一下,陈兴眼睛微微一亮,路鸣都还没来得及回答黄明什么,陈兴已是对路鸣认真道,“路鸣,这事说不定真能成为一个突破口,你向厅里的领导请缨查东方大酒店夜总会的事不见得就能如愿,但卢成龙的案子却是可以查,让卢家人直接到省厅去报案,你来接待,把这案子揽过去,到时候可以名正言顺的查。”

“恩,我明天就让小菁到省厅报案去。”黄明及时道。

“那好,就按陈市长说的办。”路鸣点头笑道,从陈兴的语气里,路鸣多少能感觉到东方大酒店的事怕是没那么容易办。

陈兴几个大男人说着话,楚蓉跟何丽两人却是自个坐在一旁说悄悄话,不知道说到什么,两人还小声笑了起来,引得陈兴疑惑的看了一眼,见两人没反应,陈兴又转头同路鸣和黄明两人讲话,猛的,陈兴身体绷紧了一下,正有一只小脚丫子从桌底下伸了过来,直接就在两腿间那地方磨蹭了几下。

陈兴所坐的位置正好对着黄明和路鸣,两人都只能看到上半身,桌底下的场景,黄明两人是完全注意不到的,陈兴一时大恨,不动声色的转头瞪了何丽一眼,刚才看到那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小脚丫子,陈兴就知道只有大胆的何丽才敢这么干。

仿佛是若无其事一般,何丽笑着迎上陈兴的眼神,旁若无人的冲陈兴抛了个媚眼,陈兴没敢像对方那么放肆,转头当没看见,桌底下那只脚却是一点不收敛,气得陈兴伸手在那脚心出挠了几下,何丽登时就大笑了出来,这次连黄明和路鸣都看了过去。

“没事,没事,楚姐在跟我讲笑话呢。”何丽跟没事人一般朝黄明和路鸣两人笑道。

“陈兴,你们市里是不是来了什么贵客住在南州市大酒店呀?”楚蓉突然开口问道。

“恩,最近格雷集团的一位副总来南州市考察,市里就安排下榻在南州大酒店,而且这几天市里在搞招商洽谈会,不少外地来的客商也是入住南州大酒店。”陈兴点头说道,他好些天没去南州大酒店找楚蓉、何丽两人了,主要是这些天酒店的人多,陈兴再过去跟两人幽会的话难免会被人注意到,索性就不过去。

就在陈兴话音刚落,就响了起来,陈兴拿起一看,脸上登时就笑得格外灿烂,走到一旁去接,“老婆,在哪呢。”

“在南州机场,要不要来接我?”那头,传来张宁宁那轻灵的声音。

“你在南州?真的假的?”陈兴一愣,不可置信道。

“当然是真的,想给你个惊喜,怎么样,有没有惊喜?”

“有,当然有,你在机场外的咖啡厅等一下,我马上过去。”

陈兴挂掉,朝路鸣和黄明打了声招呼,最后朝楚蓉和何丽看了一眼,陈兴眼里闪过一丝歉意,反而是楚蓉理解道,“老婆来了还不赶紧去接,小心你老婆晚上让你跪搓衣板。”

笑着冲楚蓉点了点头,陈兴二话不说就冲出门,看到陈兴那风风火火的身影,何丽不无醋意的对楚蓉低声道,“还是老婆宝贝呀,咱俩啥都算不上。”

“你也别不知足了,他老婆估计也就是过来呆一两天,到时候等他老婆走了,你再连本带利的讨回来。”楚蓉在何丽耳旁低声笑道,结过婚的她对此看得很开,其实她也知道同她境遇一样的何丽对跟在陈兴身边有没有什么名分并不在意。

从酒店出来,陈兴坐上车子就催促着李勇尽可能开快点,赶紧到机场去。

约莫半小时后,车子才到了机场,陈兴下车就直奔咖啡厅去,走到门口,陈兴就看到了正对门口,靠窗坐着的张宁宁,他看到张宁宁,张宁宁也冲他招手笑着,陈兴兴奋得走了上去,小两口快一个月没见,却像是隔了好久,陈兴在张宁宁身旁坐下,紧紧的握住张宁宁的手,“要过来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到机场来接你。”

“提前跟你说就没啥惊喜了。”张宁宁笑了笑,凝视着面前的陈兴,动情道,“下午忙完突然很想你,这才临时决定坐飞机过来,幸好傍晚还有一班到南州的航班,兴冲冲的跑到机场,买了机票就上飞机了,啥都没带过来。”

陈兴一愣,仔细看了看张宁宁身旁,这才发现张宁宁除了随身携带的一个手提小包,还真是两手空空,没提什么行李。

“那待会我们去逛街,去步行街大扫荡,好久没陪你逛街了,这次要一块弥补上,逛到商场关门再回家。”陈兴笑道。

“我倒是不怕逛街,就怕某人逛一两个小时就开始喊累了。”张宁宁笑着看了看时间,这会才七点多常用健身器材
,逛到商场关门,起码能逛三四个小时。

“没事,今晚我是舍命陪老婆了,累死在街上也得逛。”陈兴义无反顾的说道,“对了,你还没吃晚饭吧,咱们得先去填饱肚子。”

从七点多到十点,因为张宁宁意外过来的陈兴一直都很兴奋,陪着张宁宁逛遍了整条步行街,来回走了两次,到各大商场里进行了大扫荡,啥也没带的张宁宁买了许多东西,衣服,日用品买了一大堆,按照张宁宁的说法是买了之后就放在陈兴这里,以后要过来就可以空手过来,啥也不用带。

十点半的时候,两人才筋疲力尽的回到陈兴位于市委家属大院的宿舍,提了大袋小袋的陈兴累得直挺的躺在沙发上。

“哼哼,还说逛到商场关门呢,幸好是提前回来了,要不然某人就该叫苦连天了。”依然是精神焕发的张宁宁白了陈兴一眼。

“谁说的,你有见过我刚刚叫苦没,你就算是再逛一两小时,对我来说也是小意思。”陈兴嘴上一点也不示弱,看着貌美如花的小娇妻,陈兴眼神开始燃起了火花,在自己的住所里,那澎湃的情感彻底爆发了出来,一把就将张宁宁拉到怀里来,激吻起来。

“快喘不过气了,差点被你闷死。”良久,张宁宁才推开了陈兴,喘着气道,脸色早已一片绯红。

“那就一块闷死,咱俩做一对鬼鸳鸯。”陈兴笑道。

“去去,才刚见面就说这么晦气的话。”张宁宁笑着拍打了陈兴一下,“你身上都是汗臭味,赶紧去洗澡。”

“恩光伏接地线
,洗澡去,走,咱俩一块去洗。”陈兴笑着抱起张宁宁。

“我才不要呢,你先去洗。”张宁宁娇笑了起来,两腿乱踢,却是拉不下脸皮来跟陈兴一块洗。

“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害羞的。”陈兴笑道,“记得一开始的时候你不也是要求每晚做那事的时候都得关灯,一开灯就害羞得不得了,现在不也习惯了。”

“你还说。”张宁宁见陈兴说她糗事,一下子大羞,揪着陈兴的耳朵作势要使劲,见陈兴没有放下来的意思,张宁宁只要哀求道,“好老公,你先去洗好不好,我待会洗,刚才买的衣服还得过下水呢,不然没法穿。”

“好,好,我先洗。”陈兴无奈的道,心里头好笑,这小娇妻还是这么害羞。

陈兴洗澡很快,抹了下沐浴露,对着淋浴喷头冲洗了两遍,七八分钟就裹着一条大浴巾出来,身上还有水珠子往地上流着。

“连身子都没擦干就急吼吼的出来,你这也叫洗澡。”张宁宁笑着走了过来,“你这要是让别人看到,人家还不得说你这一点也不像市长。”

“市长的形象都是装给外面的人看的,在家里那么累干嘛,自然点好,我以前在海城工作的时候,听说省委的姜书记在家的时候还让两岁大的小孙子骑到脖子上当马骑呢,谁敢说他就不是省委书记了。”陈兴不以为然的笑道,边说边走到衣柜里找出一条多余的浴巾递给了张宁宁,“你先凑合着用这个,要不然你买的那几件睡衣现在也不能穿。”

“我还想着没多余的浴巾就把你身上这条扒下来。”张宁宁笑着接过浴巾,给了陈兴一个妩媚的笑容,笑着走进浴室,陈兴正想探头看两眼,‘啪’的一声,张宁宁已经将门关上,陈兴苦笑了一下,只能躺到床上去看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兴心里正暗自说着女人洗个澡的时间真久,浴室的门就打了开来,张宁宁裹着浴巾走了出来,玲珑有致的身材在浴巾的包裹下更是散发着无穷的魅力,脖子下那线条分明的锁骨漂亮而又性感。

看到陈兴的眼神,张宁宁脸色红了一下,才刚走到床边坐下,没来得及叫出声,就已经被陈兴抱着,嘴巴已经被彻底堵上。

……

深秋的早晨,依然阳光明媚,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南州市在这个季节让然燥热无比,清晨七八点的时候,初升的太阳便已照亮大地,金灿灿的一缕光线透过窗帘的间隙飘洒在床前,慵懒而散漫。

“真想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翻滚了一下身子,陈兴挺身坐了起来,背靠在床上,连带着被子轻微的往下滑去,露出了另外一个白皙美丽的身体。

双臂环搂着陈兴的腰身,头紧紧的埋在陈兴的怀里,张宁宁幸福的享受着着美丽温馨的一刻,清晨的二人世界,真好。

早晨有着丝丝凉意,感觉到有点冷的张宁宁本能的缩了缩身体,往陈兴的怀里更紧的贴了过去,男人的身体是如此的让人温暖和心醉,身体之间传递过来的热气更是仿佛能给人带来的无穷的热力一般,驱走了心间的寒冷,“待会就要去上班了吧?”甜腻的声音中带有着几分慵懒。

“嗯,平常8点多点就到办公室去了,不过今天是特例,晚点去。”陈兴看了看时间,快七点了,今天打算多陪陪老婆的陈兴也不着急。

低头看了看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张宁宁,肤如凝脂,吹弹可破,一身肌肤几似白玉,完美而无暇,清纯秀美的面孔上增添了几缕少妇的风情,慵懒而妩媚,将这样的女人拥抱在怀里,无疑能将男人的成就感和征服感无限放大,怀里搂着小娇妻,陈兴今天都有点不想去上班了。

“哎,这春宵苦短的,要是能从此君王不早朝不好了。”轻抚着张宁宁那光滑的皮肤,陈兴忍不住道。

听到陈兴如此说,张宁宁好笑的抬起头,“你这个大市长要是突然玩消失,那今天市政府岂不是要乱套了。”

“不会的,这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陈兴笑着道。

夫妻两人说着话,拥着被子靠在床头缠绵了一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兴才摸索着从床边的小桌子上拿起了,看了下时间花纹彩钢板
,又过了近半小时。

张宁宁见陈兴这次要起床了,强忍着浑身的酸软,恋恋不舍的从陈兴怀里坐起来,“我起来给你做早餐吧,你吃完了再走。”

“不用了,我待会在外面随便吃点,你就乖乖躺在床上休息。”陈兴笑着摇了摇头,轻抚着张宁宁晶亮滑腻的脸颊,疼惜的说道,昨晚两人折腾了一夜,张宁宁这会怕是累得要死,还顾着要给他做早餐,哪怕两人是夫妻关系,陈兴心里仍很是感动,“对了,冰箱里还有点鲜牛奶,我昨天也刚买了一些面包还没吃完,你待会热下牛奶可以配着面包吃。”

“好久没给你做过早饭了,这次我要做一次,恩,就做个煎鸡蛋,很快就好的。”微摇着头,张宁宁的声音依旧是一如既往的轻柔,软绵绵的,却带有不可更改的坚决。

“好,好,我吃了再走。”陈兴苦笑着摇头,张宁宁柔软的外表下,内心即是刚强,要是不答应的话,怕是要不依不饶了。

“这才对嘛。”张宁宁笑了起来,清亮的眼睛流露着欢快的喜悦。

下床的一刹那,张宁宁‘啊’的一声,双脚一软,差点就没瘫坐在地板上,抬头见陈兴关心的眼神中又带着坏坏的笑意,脸颊泛起迷人的红晕,狠狠的白了陈兴一眼,“还不都是你惹的祸,亏你还笑得出来,找打。”

“宁宁,我看还是别煮了,你还是回床上休息。”坏笑归坏笑,陈兴出口关心道。

“没事的,已经好了。”张宁宁说着已经自然的站了起来,往厨房走去。

起来洗漱了一下,走到厨房,张宁宁做的荷包蛋已经新鲜出炉,看着张宁宁迈着别扭的双腿将蛋端到餐桌上,陈兴又感动又好笑,这一刻,更多的是温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