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陈家妖孽正文第三百七十四章欠收拾

2019-02-03 21:24: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三百七十四章:欠收拾,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刘然所谓的宴请所有人喝酒,其实只是个噱头,无非就是给众人一个小小的警告而已,逼着大家都表态,来这里的精英,如果全部都掌握在手里的话,绝对是一笔别人无法想象的大财富,如果抛开心里那点小成见,陈平还是觉得这爷们有点小魄力的,但认同归认同,想让他低头,似乎还是不太可能。

刘然宿舍,人满为患。

四十三号学员已经被陈平送出去十多号人,切瓜切菜一般,酣畅淋漓,加上之前刘然杨旭东几人送出去的十来个人,现在能站在这里的,不过二十几个,但就这点人往宿舍里一挤,这么小的空间还是有点不够看,陶影将陈平带到这里后就立刻消失不见,似乎不齿跟陈平为伍,陈公子也不介意,站在人群里,笑眯眯,所有学员中,除了杨旭东,估计没谁乐意待见他,他也懒得上去凑热闹,自己自在。

路上陶影冷着脸已经将这里的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下,据说刘然为这次聚会也是花了血本的,特意请许诚跑了趟市区,买了不少东西,地方虽然简陋,但规格不低,烟酒菜,都是新鲜的现成货,电视旁边放着一个特大号的音响,纯粹供人唱歌娱乐,没烛光摇曳的浪漫场景,也没层层叠叠弄得跟小塔一样的华丽酒杯,简简单单却不寒颤,看得出这厮是花了不少心血的。陈平坐在角落里,随手拿了一杯酒,眯着眼,等着看好戏。

半个小时后,杨旭东姗姗来迟,进来之后,这爷们没跟刘然他们客套,转了一圈,找到陈平后坐到他身边,一脸的神秘,压低声音道陈哥,刘然野心不小啊。

陈平无动于衷,酒杯微微摇晃,淡淡道怎么说?

“看这架势,这厮貌似打定主意要把在座这些人全部招揽到麾下,然后把我们扫出局,这样他就稳进1814了,按照这厮的行事作风,应该是宴会之前先把几个硬骨头单独叫过来,不知道许诺啥好处,然后让他们做托,等一会,嘿嘿,陈哥你不妨看着,这事说起来不容易,但做起来其实不难,只要有人带头,什么都好说了。”杨旭东声音不大,只够两个人都能听见,他平日里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一点不傻,只不过懒得把心思都放在处理人脉关系上面,在他看来,攀上陈平,足够自己一辈子吃香喝辣了,现在人们最烦的是啥?最烦的就是墙头草啊,这道理杨旭东再明白不过,选择了陈平,起码现在看来,他是真死心塌地了。

陈平面色平静。

杨旭东也不灰心,看着陈平,有些怂恿意味道陈哥,你别不把这事放心上,这事真让这小子办成了,考核时候对咱们不利,刘然家世听说也蛮牛.逼,不能不防啊,关键时刻要是真给咱们使绊子,那咱们得亏死,我可不怕他,陈哥你一句话,我现在就敢砸场子。

陈平翻了个白眼,轻笑道你拉倒吧,别瞎操心,他想怎么折腾,随便他闹去,现在走一步算一步,本来就没啥仇怨,你硬是要折腾点事出来,不妥。

杨旭东小声嘀咕了一句,满脸郁闷。

正式开餐的时候,作为东道主的刘然终于出现,面色依旧淡然,眼中却满是笑意,陶影跟在他身边,两人站在一起,有点郎才女貌的意思,讲话,开饭,饮酒,敬酒,这位隐隐有训练基地第一号大BOSS的爷们动作都无懈可击,充分显示家教良好,陈平在角落里看着,安安静静,但眸子深邃,即使杨旭东,现在也摸不透陈哥到底在想什么。

一顿饭至尾声,刘然犹豫了下,端着酒杯朝陈平走过来,表面上一副刻意做出来的低姿态,轻声道陈少,我敬你一杯。

又是陈少。

陶影满脸震撼。

杨旭东面色阴晴不定。

全场哗然。

不明真相的观众全都匪夷所思,刘然主动给那个神经病敬酒?

这说出去太诡异了点。

无意间成为众人焦点的陈平面色平静,微笑了下,没半点戾气,也没要针锋相对的意思,跟刘然碰了下杯,轻声说了句谢谢。

这貌似还是刘然跟陈平第一次说话。

杨旭东眯起眼,细细琢磨着其中门道。

刘然礼貌告辞。

接下来的场景就简单多了,也落入了俗套,确实应了杨旭东的猜想,刘然很隐晦的透露出一点要大家紧紧团结在一起的意思,立刻就有几个人跳出来说以刘然马首是瞻,局外人一眼就看得明白的把戏,偏偏一众当事人迷迷糊糊,跟着盲从,唯独少数几个头脑清醒的没跟着表态,尤其一个胖子,更是突兀,众人表态的时候,他只是站在一边自顾自冷笑,表情不屑,胖子身边,同样站着几个坚定的拥护者,没跟着向刘然表忠心。

对这个胖子,陈平不陌生,叫杨伟,很让人瞎想继而捧腹大笑的名字,说他胖,只不过是相对而已,一米七五的身高加150斤的体重,其实不算太出格,关键这小子还是众多学员中绝对的实力派人物,跟被陈平送出去的谭松有的一比,所以即使刘然也不愿意贸然动他,现在这种情况,刘然只是简单扫了他一眼就没了声息。

陈平坐在一边看热闹,表情玩味,杨旭东在一边唉声叹气,似乎看到了最不乐观的局面。

“行了,说你傻还真不聪明了,能来这里的都不是傻子,识时务者为俊杰,这话不假,现在投靠刘然的人数不少,但都迫于形势而已,真正死心塌地的能有几个?恐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我能看出来,刘然一样能清楚,他接下来的手段才是真正的过程,现在只不过是表面的把所有人凝聚起来而已,你要不甘心他做大,马上去分化他们,来得及,我也懒得管,别被人打的爹妈都认不出来就成。”陈平淡淡道,看着不远处的杨伟,眸子中有些嘲讽,最终却没说什么。

十来分钟定下来一个粗制的联盟,刘然表示很满意,示意大家随便活动,有好事者开启了音响开始鬼哭狼嚎,刘然带着陶影来到陈平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只是点点头,没多废话。

宴会接近尾声的时候,刘然又站出来,很礼貌的邀请陈公子高歌一曲,陈平犹豫了下,没拒绝,接过话筒点了一首《花太香》,一首有些年头的老歌,任贤齐的,陈平其实不擅长这首歌,只不过单纯的喜欢里面的歌词而已。

所有人静静听着,没人愿意这种时候站出来打扰某个神经病疯子的雅兴。

陈平拿着话筒,笑容平和,只不过眼神却冷冽如刀。

一曲毕。

陈公子做了一件就连杨旭东都措手不及的‘荒诞’事件。

他向前走了两步,径直走到刚才站在刘然联盟外不肯表态的杨伟面前,举起手,手里的话筒狠狠摔在他头上。

鲜血喷射。

没反应过来的杨伟当场捂着额头,倒在地上,连挣扎都没来得及。

所有人目瞪口呆。

陈平扔掉话筒,轻笑道:“多大的一个靠山,不知道靠上去,真脑残,欠收拾啊。”

求票!!!!!!!!!!!!!!!!!!!!!!!!!!!!!!!!!!!!!!!!!!!!!!!大家给力

石头牌坊
江苏直流固态继电器
电子看板生产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