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两万元开一把锁

2019-03-28 18:55:0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太太是镇上着名的幸福女人,丈夫关尚杰是当地房地产业的大哥大,但她也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痛苦:丈夫难得在家住一夜,对她却“三从四德”规定得很严,不管到什么地方,都必须有保母陪着……太太觉得这样的日子非常难过,特别是最近,常常容易走神。

这不,这天上午,太太也不知咋的,一不留神,就将自己反锁在卧室里了。

太太拿出手机拨通了保姆媚儿的电话:“媚儿,去找个开锁的来!”

这个媚儿既是保姆,还受关尚杰指使负责监视太太,不许她和别的男人来往。但对女主人的话,媚儿还是不敢违背的,听了太太的命令,马上就出去了。

不一会儿,媚儿就叫了一个号称“包打开”的开锁匠来。这个“包打开”是个小伙子,1来到门前,就拿出一套工具熟练地捣弄起来。可捣弄了半天,那锁就是打不开,小伙子被难住了,怔怔地端详着那锁,叹了1句:“这是啥锁啊?”媚儿在一旁挖苦道:“你不是‘包打开’吗?”小伙子生气了,说声“挣不了你家这钱”就走了。屋里,太太又大声命令媚儿:“再去找一个。”

媚儿马上又出去了,约半个小时后,又叫了一个号称“开锁王”的中年开锁匠来。那中年汉子也拿出一套工具驾轻就熟捣弄起来,可奇怪的是,出了一身臭汗,照样拿那把锁没办法。“咋就弄不开呢?”中年汉子纳闷了。

媚儿也纳闷了:太太卧室的门锁只是本地锁厂生产的一般的品牌锁,咋“包打开”和“开锁王”都拿它没办法呢?

“开锁王”垂头丧气地走了。媚儿正愣神儿,突然听到里面太太大声说:“媚儿!那些牌子打得响的开锁匠都名不副实,不找他们了!”顿一下,又说,“媚儿!太平街口有个开锁匠,叫‘郑开锁’,牌子不张扬,说不定有真本事。你去叫他来,告知他,只要他能打开,我给他两万元!”

媚儿一听就吃了1惊!开一把锁就给两万元?未免太……她说:“太太,您说啥?给那么多?”

太太很讨厌媚儿多嘴,有些生气地吼起来:“我有的是钱!愿意拿两万元出来悬赏,咋啦?难道你想我就这么关在屋里?快去!”

太太这一吼,使媚儿觉得自己的确是多嘴了。太太喜欢咋花钱是她的权利,她这个保母,还是不敢造次的。因而,媚儿马上乖乖地应了1句:“太太,我马上去。”说罢,就出门朝太平街奔去。

再说太平街口那个“郑开锁”,名叫郑立,今年3十二岁。郑立二十岁就以摆开锁摊为业,210六岁那年春季,为了心爱的女友,他第一次利用自己的技术干了一件违法的事—入室偷盗!很快,郑立被捕入狱,女友也离他而去……

六个月前,郑立刑满释放出来,在家呆了几天,就在附近的太平街口摆起了开锁摊。可是,不少人都知道他盗窃入狱这件事,因此没有人愿意请他开锁,几个月下来,1桩生意都没有接到。郑立是个倔强而又有骨气的汉子,他要用行动向大家证明,自己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因此,虽然没有生意,他的开锁摊还是照样认认真真地摆着……

回头说媚儿到了太平街后,就径直朝街口的“郑开锁”走去。媚儿走到摊前的时候,郑立正坐着发愣,媚儿问:“你是‘郑开锁’吗?”

郑立1愣,点点头说:“嗯。”又问,“小姐,有事吗?”

媚儿说:“我家主人请你去开锁。”顿了一下,又说,怎么样治疗盆腔炎&小孩感冒流鼻涕ldquo;那锁可不好开,‘包打开’和‘开锁王’都拿它没办法,我家主人说了,只要你能打开,赏你两万元!”

郑立听了,顿时又惊又喜!喜的是,几个月了,终究有人愿意请他开锁了;吃惊的是,开一把锁,主人竟然愿意出那末高的价!“那是把什么样的锁呢?‘包打开’和‘开锁王&rsq吃什么可以根除痛经uo;都拿它没辙……”郑立一边想着,一边收拾工具,然后跟着媚儿去了。

不一会儿,郑立就随媚儿到了太太家。来到门前,媚儿大声对屋里的太太说:“太太,‘郑开锁’来了!”

屋里的太太应了1声:“知道了。”

郑立拿出工具,先仔细视察了一番那把锁,这一看,郑立心里就直犯嘀咕:原来这就是本地生产的,而对一般开锁匠来讲,打开这类锁根本就不难,咋“包打开”和“开锁王”都打不开呢?而且,这类锁也就一百多元一把,主人干吗不换一把新锁,而要出价两万元?郑立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也就干脆不想了,仔细地动手开锁。

出乎意料的是,郑立只轻轻地捅了一下,那锁“啪”的一声就开了!媚儿失声叫道:“太太!‘郑开锁’真有本事!”

就在门打开的那一刻,郑立呆了!他看着眼前的太太,失口说了声:“是你?”

太太点点头,眼眶湿湿的……

原来,太太就是郑立那个曾心爱的女友,郑立入狱后不久,她就嫁给了关尚杰。月经总是提前乳房胀痛这些年来,痛苦中的太太常常不由自主地想起郑立,觉得自己实在对不起郑立,欠他的太多了……

那天上午,太太和媚儿到太平街闲逛,意外发现郑立出狱了,又摆起了开锁摊,当时,她不敢和郑立打招呼,怕媚儿向丈夫告发。经过几天冥思苦想,太太终究有了个主意:利用悬赏开锁的方式给郑立两万元,算是对他的一点补偿。为了不引发媚儿的怀疑,她没有直接叫郑立来,而当“包打开”和“开锁王”来时,她故意在卧室的门锁上做了手脚。

太太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看得出,郑立也在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片刻,太太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两万元,双手递给郑立,用一种异常的声音说:“‘郑开锁’,我说话算数,这是两万元,请你收下。”

郑立固然明白她的意思,这时,他心里真像打翻了五味瓶,甚么滋味都有……当年,他为了她盗窃两万元坐牢,现在,她试图用两万元来抚平他伤痛的心,郑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不过他还是没有发作,更没有伸手接那两万元钱,只是平静地说了句:“对不起,太太,我开一把锁只收二十元。”

太太急了,说:“我说过要给两万元的!说过的话要算数!你……收下吧。”

郑立坚决地说:“太太!我知道你很有钱!不过,市场上有价,开一把锁,只收二十元!多一分我也不要!”

一旁的媚儿心里嘀咕:“‘郑开锁’真傻!两万元哩,不要白不要!”

见郑立态度坚决,太太只好给了他二十元。郑立接过钱,道声“谢”,就转身离去。

太太关上卧室门,顿时泪如泉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