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灵鸡斗蜈蚣精

2019-03-28 19:56: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故事大全恐怖,灵异,惊悚,悬疑,吓人,短篇鬼故事大全应有尽有,写鬼写妖,刺贪刺虐;鬼狐有性情,笑骂成文章,欢迎鬼友鬼迷们来浏览各类鬼故事小说。今天这一篇灵鸡斗蜈蚣精,肯定能吓到你!

朦胧的月光,披萨在摇摆的柳树,格外妖娆,左右摇摆的柳树那曼妙的舞姿,为这幽静清冷的夜晚增添了一份俏皮,月光披散着大地,显得一切都那末安详,一片片滚滚的乌云,渐渐盖住了皎白的月光,一滴滴从天而降的雨珠,为闷热的空气带来一分清新。

忽然狂风不请自来,郁郁葱葱的树林无力抵御狂风的侵袭,有几颗稚嫩的小树已经被吹的弯了腰,一道白色闪电突然出现。

1声巨响,粗如蛟龙的闪电劈到一颗百年古松的树体上,五人都合抱不过来的百年古松,从粗壮的树冠上一劈为2,白色闪电,形状为龙,充满了毁灭的气味。从树冠一直劈到树根,整棵百年古松顷刻间,被点燃起来,熊熊的大火肆虐在百年古松的树身上。

很快,百年古松的树身上,遍布大火,一颗好好的百年大树,片刻间,被烧成了一块巨大的焦木,轰隆,1声巨响,屹立在这片树林百年的古松就这样被终结了生命。

在百年古松的树根处裸漏出一块刻满了用朱砂描画经文的石匣,石匣四四方方,那些晦涩难懂的经文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都有些斑驳不全了,神秘的石匣分为两部份,石匣的盖子和匣身,两者之间有一道缝隙,是用朱砂密封着的,也不知石匣之中封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雨势愈来愈急,豆大的雨滴滴在石匣上,描画经文的朱砂,已经开始熔化流趟,随着朱砂的流逝,石匣开始躁动,石匣的盖子在上下的耸动,不知有何物,想要破石匣而出,石匣的缝隙处朱砂开始自行脱落,红色的雾气从缝隙处开始往外溢出,显得十分诡异,石匣的外部开始充满了裂纹,内部好似有一股巨大的气力,想要冲出石匣。

轰隆

一道惊雷,一道红光飞出,诡异的红光飞出的方向为东面,树坑只留下来神秘石匣的碎片。

据此处二里地是陈家沟,诡异的红光潜入平静的陈家沟,第二天,雨停了,天空开始放晴,朴素,勤劳的村民又开始了下地干活,大壮挺了挺自己壮实的胸膛,舒展了一下身体,正要拿起锄头下地,一阵敲锣声,这是陈家沟出大事儿的信号,大壮把锄头往地下1扔,赶忙跑往陈家沟祠堂。

不大的祠堂里站满了人,等大壮赶到连个站脚的地方都没有,在祠堂大厅中央一具具家禽的干尸,摆在地上,村中最年长的长者,此刻正眉头紧皱,也不知道是为何事所愁,清了清嗓子,乡亲们呐,看来村中要大祸临头啦,今天一早儿,有很多的村民到我家中,给我说了一件诡异的事儿,村中很多人家的家畜都被吸成了干尸,只留下一副空壳,以我老头子的见识,我们陈家沟进了一只妖物,老头子,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蜈蚣精,听以前的老人讲,100年感冒鼻塞流鼻涕原因前,在这方圆百里有一只蜈蚣精,到处肆虐,甚爱血气,食人和家畜,弄得方圆百里民不聊生,是一名无名僧侣用法术,封印了蜈蚣精,不料本日蜈蚣精破封印而出,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叫脚力好些的后生去50里外清风观寻求无尘真人。

大壮早就听说过无尘真人的鼎鼎大名,在十里八村,哪个不知道清风观的无尘真人,降妖除魔,道行精深,为人和善,给穷人们开坛做法从不收一文,大壮早就想一睹无尘真人的风采。

大壮激动地把手举了起来,身材魁梧的大壮在人群中有些鹤立鸡群,三太爷让我去吧,我脚力好。长者望了望大壮,高大强壮,体壮如牛,这孩子办事也妥当,长者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壮一刻也不耽误,立刻去请五十里外的无尘真人,到了清风观见到无尘真人,和传言一样,无尘真人1袭白衣,手持拂尘,道骨仙风,一观定是得道高人。

大壮把事情原委和来龙去脉照实给无尘真人性来,无尘真人一听有如此妖孽,拍桌大怒,立即整理法器带上弟子随大壮一通回到陈家沟。

无尘真人命陈家沟村民找来几十只牛和羊赶在一个圈里,在圈外摆下法阵,静等蜈蚣精上门。

天很快黑了下来。

无尘真人和陈家沟村民都埋伏在圈外的树林中,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生怕出一点消息,惊扰到了蜈蚣精,刷刷刷,一阵异响,一道3尺多长的红色雾气,在天空中飘来,飘到了几十只牛羊的上空,徘徊一圈又飘走了。

无尘真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它发现了我们?大壮见蜈蚣精飘走了,有些急了。小友不要急躁,这只畜生正在摸索,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它定会回来的,如此浓重的血气,它是不会放过的。听了无尘真人的一席话乡亲们悬起来的心又放了下去。

果不出无尘真人所料。

红光又飘了回来,这次它没有犹豫,直接冲进来几十只牛羊群里,红光褪去,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那是一只三尺多长的大蜈蚣,豆大的小眼睛充满了狡猾,身披硬甲,两只硕大的獠牙,泛着红光,身体上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儿,看来吸了很多的血气。

飞身扑倒一只小牛犊张开血盆大口咬断牛犊的脖子,大口吸食着牛血,不到一刻钟,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小牛犊现在变成了1具干尸,其他的牛羊,蜈蚣精依样画葫芦,很快大半的牛羊都变成了干尸,而蜈蚣精也随着吸食血气的增加身体也有三尺变成了4尺。

无尘真人一看时候已到,弟子们随师傅诛杀蜈蚣精,无尘真人和他的弟子飞身来到圈外,无尘真人和他的6名弟子摆出七星阵,蜈蚣精见势不妙,欲要逃跑。

无尘真人1摆拂尘,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七星杀,7道金光直接打在蜈蚣精的身体上,蜈蚣精身上的硬壳泯灭,身体被打成了飞灰,无尘真人一看蜈蚣精已化为飞灰。

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条蜈蚣精还未成气感冒流鼻涕吃什么好的快候。

就在此时,易变突起。

一道血光直接冲进了无尘道长的额头,无尘道长犹如电击,在地面上痛苦的打滚,嘴里发出一声声尖声吼叫,他的6名弟子赶忙围在无尘真人的身边,查看情况,无尘道长痛苦地扯开了自己身上的衣物,身上长满了血红色的眼,十道红光穿过了六名弟子的身体,从他们的身体里飘散出了鲜红的血液,无尘道长的头顶构成了一个鲜血组成的小旋涡,血腥味十分浓重。

陈家沟的村民们四散而逃,而处在疯狂状态的无尘道长,血红色的眼睛已恢复清明,立刻手指掐诀,封住自己的灵台,小友,你莫要惊惶,我已封了自己的灵台,刚才是蜈蚣精想要夺取我的元神,我未让他得逞。我想请小友帮一忙,也是为方圆百里的百姓帮一个忙。 这关乎着方圆百里的乡民的生死存亡。

大壮刚才并未逃跑,自己把无尘真人找来,趟了这一趟浑水,要是刚才自己逃跑了,视为不仁不义。

真人白带粘稠用什么药物有甚么就说吧!只要是我大壮能办到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小友,长话短说,我只能压抑蜈蚣精一日,据此100里外,有一座无名山,山中有一山涧,在山涧下住有一户人家,养着一只灵鸡,这只灵鸡正是蜈蚣精的克星,你去请来灵鸡消灭蜈蚣精。

大壮带着无尘道长给的两张疾行符,大壮很快到了那座无名山,在无名山的山脚下打听那户人家,可是无一人知道有养灵鸡的人家,都说无名山中没有山涧,这该如何是好?大壮只能自行上山寻觅山涧,刚上山看到1老妇抱着自己的脚踝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大壮看到老妇人的神情很是痛苦,老奶奶,你怎样了?大壮伸手去搀老妇人,孩子,我扭到脚了,你能送我回家吗?可是老奶奶,我有急事儿,我要找无名山中的一户人家,大壮很是难堪。

大壮还是背起了老妇人,送她回家,出了老妇人的家门,大壮继续在无名山中寻找山涧下的那户人家,老妇人看着大壮离去的身影很有深意的点了点头,好人是有好报的。

咕咕咕

一阵鸡叫,大壮看见另一条山道上有一只神骏大公鸡,身披金色羽毛,高约五尺,鸡冠火红,神骏异常。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句话正是大壮此时的心情。

小子,别浪费时间啦!你说让本灵鸡帮什么忙?灵鸡口吐人言,你怎样知道我找你帮忙呢!难道你会未卜先知?大壮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刚才你背我家主人回家,我家主人让我给你帮忙。

明白原委的大壮,也顾不上谢谢老妇人了,他脚贴疾行符给灵鸡领路,等他再回到陈家沟,已经是一日以后了。

大壮闻着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儿,他知道自己还是回来晚了。

陈家沟早已狼藉不堪,哪里还有一个人影,以往熟习的乡亲也早已变成了一具具的干尸,看来乡亲们还是没有逃出蜈蚣精的辣手。

我去寻那蜈蚣精,你在这先呆着。

灵鸡扑棱着翅膀上了天,飞向远方,大壮呆呆的看着自己以前熟习的村庄,变得狼籍不堪。

婴儿手心出汗是怎么回事刻的无尘真人已变成半人半妖的的状态,身体的两旁长出了很多尖利的蜈蚣脚,眼睛血红,肆意杀戮着一个小村落的村民,在空中盘旋的灵鸡,看到了那人间炼狱的场景,一个俯冲直接冲向了蜈蚣精,蜈蚣精虽然看到自己的天敌丝毫不惧。浑身的血眼,发射出一道道血红色的光,可是打在灵鸡的身上不起任何作用,灵鸡身上的金色的羽毛1抖,连根鸡毛都没有掉,卤水点豆腐,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蜈蚣精还想飞起身缠向灵鸡,灵鸡两只金目射出两道金芒,直接把蜈蚣精打的一个肚穿肠烂,蜈蚣精体内的血气4溢,身形也在慢慢的变小,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只剩下了半尺长的身形。

灵鸡三口两口就把蜈蚣精吞咽到肚,虽然蜈蚣精很恶心,但是对灵鸡来讲可是大补之物。

罪行的蜈蚣精死后,在陈家沟建起了1座金鸡庙,香火格外壮盛,方圆百里的乡民都到此上香火。

灵鸡斗蜈蚣精,吓到你吗?我们每天更新最新鬼故事,所有鬼故事都可免费阅读,喜欢本站记得告知您的朋友!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