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绝症女儿找不到狠心父亲的着落

2019-03-28 20:25:2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篇好故事绝症女儿找不到狠心父亲的着落喜欢看世间百态故事的朋友们不要错过啊

11岁的箐箐身患世界级的疑难杂症,母亲打算卖房救女。在这个紧要关头,父亲却不见了踪迹,每天打他的手机,麦克风里传出的总是那末冰冷的话语:“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面对病魔来袭,面对沉重的经济负担,这对可怜的母女该怎么办呢?

箐箐笑呵呵地从房间跑出来,告知妈妈徐敏她又折了只千纸鹤。自从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带着一千只千纸鹤和幸运星来看过她以后,箐箐就迷上了做这种预意着祝福的手工制品。

生病休息在家,箐箐还没有这样痴迷地做过一件事情。她还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虽然从妈妈和舅舅焦急的眼光中或多或少地知道了自己的病并不好治,但是生性开朗的箐箐还是快乐的生活着。

孩子啊,你还不知道多少人在为你祝愿,为你祈祷,祈祷命运之神能眷顾这个11岁的小姑娘。徐敏接过女儿手中的纸鹤,纸鹤在她手中摆动着翅膀,一下、一下,徐敏恍如能感觉自己的心被这只纸鹤扯动得生痛。那种痛只有做过母亲的人才能体会。徐敏好想痛哭一场,但是当着孩子的面,她硬生生地忍住了泪水。徐敏先让箐箐回房间休息,然后轻轻地把千纸鹤放在桌子上,像是怕惊扰了这个脆弱的小生命。

徐敏搬了把椅子坐在桌边,出神地看着女儿折的纸鹤,往事像过电影一样在头脑里一幕一幕闪过。两个月前,她还像其他母亲一样逼着贪玩的女儿回家做作业,而如今,她最希望的就是女儿能像同龄孩子一样在小区里奔跑顽耍。箐箐被确诊患上了一种世界级的疑难杂症“葡萄状横纹肌肉瘤”,到目前为止,这类病全球只有一百多例,对徐敏来说,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四周求医医治离奇怪病

徐敏清楚地记得那是过年前的几天,箐箐一个人在洗手间里洗漱,突然她大声地叫起来:“妈妈,我流血了,你来看看这是什么?”徐敏进去一看,发现有一块腰果大小的血块从箐箐的下身掉了出来,满满一盆水都被血染红了。徐敏紧张起来儿童干咳嗽怎么办最有效,她觉得这肯定不是甚么好东西,连忙用保鲜膜包起那块血块,带着箐箐去医院检查。

医生仔细的检查了箐箐的身体,觉得这个应该是小女孩青春期发育时的正常现象。几天后,那块掉下怎么治疗好盆腔炎来的血块的检验报告也出来了,属于良性。医生告知徐敏应当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于是母女俩的心也就放下来了。但是,当时徐敏并不清楚,她与女儿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才过了几个星期,一天晚上,箐箐痛苦地告诉徐敏,自己的下身非常痛。徐敏立刻仔细的为女儿检查。这一看可不得了,徐敏发现女儿的下体涌出一块馒头大小的血肉。徐敏一下子惊呆了,她没有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豆大的汗从徐敏的头上涌出,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肯定不会是什么小毛病。

徐敏马上把菁菁送到一家著名的妇科医院。值班医生看了箐箐的情况后,很肯定地告知徐敏,这是一种恶性疾病!而且非常罕见,很难治愈。一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降临到徐敏的头上。

几天后,经过医院众多的专家为菁菁会诊,最后得出她得的是一种名为“葡萄状横纹肌肉瘤”的病,更令人震惊的是,这类病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全世界唯一一百多个病例,实属罕见,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治疗方案。医生建议徐敏暂时给菁菁进行守旧医治,以化疗为主,不过复发的可能性非常大,医疗周期也很长,费用也很高。肿瘤医院的专家还提出了另外一套医治方案,以切除手术为主,配合化疗。两个方案在国外都能找到病例根据,不过效果都不能保证。很多著名的肿瘤医生告知徐敏,他们行医多年,还从未见过类似的病症,所以目前只能一边探索,一边寻找适合的医治方法。

这是一道关于生命的选择题,对徐敏来说,这种选择仿佛是自己和命运的赌博,赌注是女儿的生命。整整一个月里,徐敏问了几十位专家,他们对上述两种医治方案各执其辞。徐敏也听不懂学术上的争辩,她只关心一点,哪种方案能救箐箐的生命。谁能回答她呢?半个月过去了,徐敏终于下定决心听取肿瘤医院一名权威专家的建议,先切除,后化疗。在没有新的治疗方法出现前,徐敏只能这样做了。

更加痛苦的是,徐敏为了不影响女儿的情绪,所以要千方百计地瞒着她。可菁菁毕竟已经11岁了,这段时间来在几个医院间来回奔波,她还是明白了很多事情,她有时候会问徐敏:“我的病是否是很难治?”这时候,徐敏只好编出各种理由告知箐箐:“没有这回事情,你的病会很快好起来的。”每当徐敏用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内心承受着极大的煎熬。其实,箐箐是何等的聪明,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和妈妈一起看电视,电视里放关于癌症的片子时,她会聪明地转台,免得影响了妈妈的情绪。每次箐箐去做化疗,徐敏在一旁忍不住落泪,箐箐倒是反过来安慰妈妈,叫她不要哭,自己的病马上就会好了。

但是有一次箐箐哭了,由于她要休学了,她要离开她的火伴了。医生告知徐敏,箐箐的病是经不得风寒的,所以徐敏迫不得已只能为箐箐办理了休学手续。徐敏始终不敢告知女儿真实的情况。

不负责任的爸爸在哪里

徐敏的眼睛有残疾,前两年她和丈夫杨易离了婚,如今失业在家,每一个月只有6、7百元失业金。本来她和箐箐住在老西门的房子里,也只能算温饱度日子。徐敏的两个哥哥不时地塞个千把块钱给她们母女俩,还吩咐徐敏说:“孩子在发育,吃的方面千万不要省。”就连箐箐的学费也都是两个舅舅负担的。徐敏觉得,如果就这样和箐箐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把女儿培养成才,她也就心满意足了。可不料来了个晴天霹雳,箐箐居然换上了这种迄今为止全球唯一一百多例的“葡萄状横纹肌赘瘤”。

刚查出身患顽疾的时候,徐敏用几年来省吃俭用的那些存款,委曲负担了箐箐的医治费用。不过要治疗这种病,一个疗程就需要花费数万元,接下去几个疗程后的费用去哪里筹集呢?这又成为了一个头疼的问题。

斟酌了几天,徐敏想到了卖掉自己住的老房子。虽然房子只有10几个平方米,但因为出于中心地段,所以也能卖个几十万。这个钱对箐箐来讲绝对是一笔救命钱。而且徐敏的弟弟也答应收留她们娘俩。房子卖掉后,徐敏母女就住在弟弟家。为了能更好地照顾箐箐,徐敏还打算把自己的妈妈也接到弟弟家中。徐敏眼睛有残疾,照顾病中的女儿很不方便,老人身体还算结实,就主动要求来搭把手,帮帮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

卖老房子对徐敏来说是势在必行,但是她又不能一个人卖房,由于前夫杨易的户口还在这套房子里面,如果要卖房就一定要征得他的同意。女儿刚查出患病的时候,徐敏和杨易商量过,要卖掉房子给女儿筹款治病的事。其实杨易也清楚这间房子对女儿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关心女儿的病情,而是问徐敏:“如果卖掉老房子的钱都花完了,箐箐的病还看不好怎么办?”作为菁菁的亲生父亲,在女儿生病的时候杨易不但不愿意掏钱,而且还担心着卖了房子以后,是否是还要他掏钱给女儿看病……徐敏的弟弟在一旁听不下去了,他向杨易保证,如果卖房子的钱花完了,以后箐箐一切的医治费用都由他承当,不要杨易一分钱。杨易皱起了眉头,仔细盘算了一下,说如果要自己迁出户口,没有问题,但是先决条件是:他要求和徐敏签订一个协议书,将离婚时由法院判给自己抚养的女儿改判给徐敏。这样他手脚发热高烧怎么办就完全扔掉了这个经济包袱。徐敏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下来。

本来觉得卖房的事情能够顺利的解决,可谁也没想到,几天后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又变了卦。杨易不顾女儿的死活,玩起了失踪。

徐敏去杨易父母家找,可去了好几次都没有碰上人。杨易的父母态度也很冷淡,他们双手1摊,说自己不知道儿子的去向,对自己孙女箐箐的病情,老夫妇只是一味地强调自己是拿劳保工资的人,没有钱救孙女。

徐敏真的太疲惫了,她只好拖着两条灌铅似的腿回自己的弟弟家。如今徐敏头脑里唯一的动机就是要为女儿张罗医治费用。老房子已腾空了,也有人愿意买下,现在只等杨易出现。徐敏像祥林嫂一般和那些可能和杨易有接触的人诉说自己的处境,不过换来的只是无奈。

菁菁怎么会有这样的亲生父亲呢?

这是一场不幸的婚姻

徐敏心里恨自己为什么会瞎了眼嫁了这样一个男人。在徐敏看来,自己和杨易的婚姻从一开始就预示的失败的结局。

那是1996年,徐敏经邻居介绍认识了杨易。杨易的外表看上去老老实实,两人刚刚接触,徐敏就对他有了好感。徐敏小的时候就得了严重的眼疾,她觉得自己的条件不好,能遇上一个男人组成家庭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其实徐敏之前也谈过几次恋爱,但都因为人家嫌弃她身有残疾,所以向她提出了分手。徐敏已经不对婚姻抱有任何希望了,但是见到杨易,她的内心又燃起了爱情的火焰。女人到底是女人,恋爱中杨易和所有男人一样,甜言蜜语处处讨好徐敏。因而,恋爱才半年,徐敏就嫁给了杨易。

结婚后,徐敏才发现,原来杨易是看上了自己家里的经济条件,以后可以靠在她的外家吃吃喝喝,不用工作。不过那个时候,徐敏还是没有多想,她觉得自己可以改变杨易,把他变成一个勤劳的好丈夫。于是,和众多家庭一样,徐敏和杨易的婚后生活谈不上很幸福也不能说很不幸,磕磕绊绊中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

但终究徐敏和杨易的婚姻还是触礁了,缘由就是因为箐箐的出身。杨易的父母非常守旧,他们在传宗接代的思想下根本没法容忍徐敏生了一个女孩。对于箐箐,杨易父母不管不问,他们乃至叫杨易不要照顾刚生完孩子的徐敏,还说:“生小孩有甚么希奇的,不能总是惯着她。”生完孩子的徐敏是自己叫车回家的,夫家没有人来照顾,徐敏只能住回娘家坐月子。

这个家并没有给徐敏和箐箐带来多少温馨的回想。那个时候,杨易承包了家门口的一家食品店,徐敏以为丈夫就此要好好做人了。可没想到,钱还没有赚进来,杨易就开始摆他的老板派头,在外面吃喝嫖赌起来,才半年的工夫,就欠了人家一屁股的债。讨债的人一波接着1波上门,一句句恶狠狠的话让徐敏晚上睡不好觉。接着,法院的传票就贴到了他们的家门上,徐敏真是有点后悔了,自己当初为何要嫁给这个男人呢?

而这个时候,杨易的父母倒不乐意起来。他们本来觉得徐敏的外家条件不错,自己儿子讨了这个媳妇,可以享受享受了,可没想到儿子还要四处躲债,日子过得愈来愈差。这个还不算,徐敏生了个女儿,杨易的父母一直有传宗接代的思想,因而他们怂恿儿子和徐敏离婚,要杨易再找个外来妹结婚,为他们生个孙子。

这样的婚姻自然没有存在的必要,1999年,徐敏和杨易协议离婚,法院考虑到徐敏是个残疾人,本身又失业,所以把箐箐判给了杨易抚养。箐箐根本就不愿意和父亲过,而杨易也不想带着箐箐。他常常把幼小的箐箐一个人仍在家里,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徐敏看不下去了,她心疼自己的女儿,如果菁菁随着杨易过,往后病毒性感冒反复发烧吗在身心发育方面会出现很多问题,于是她就把菁菁带在身旁,独自抚养她。她想,日子再怎样清贫,总比随着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好。

离婚的时候,法院判决住房1人一半,徐敏和杨易就私下里达成了协议。徐敏给了杨易6万元,算是对杨易搬出老房子的经济补偿。照理说,这套房子的户主就应该是徐敏了,不过当时两人并没有立下字据,杨易也始终没有把自己的户口迁走,这个忽视就致使了现在这个复杂的状况。

箐箐对杨易的印象一直很模糊。虽然杨易是自己的爸爸,但直到现在,箐箐和杨易只有过一张合影照。其实,杨易也不喜欢箐箐。当他从徐敏那里听说箐箐患上了极其罕见的“葡萄状横纹肌肉瘤”时,先是不相信箐箐的病情如徐敏所说得那样严重,接二连三去医院调查病情;当病症确认后,他反而和徐敏说这类病看得好就看,看不好就不要看了,也不过是浪费钱。

箐箐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爸爸失踪的事情,看着妈妈一天比一天蕉萃下来,箐箐懂事地和徐敏说,不要爸爸了,以后再也不睬爸爸了。听着孩子赌气式地安慰话,徐敏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虽然和杨易的婚姻带给徐敏的只有痛苦,但是她还是希望杨易能看在孩子的面子上赶快回来,然后把这些问题逐一解决。

箐箐是个很懂事的孩子,虽然离开小朋友一个人在家是多么孤单,但她还是没有抱怨甚么,积极配合医治。徐敏安慰箐箐,只是暂时离开小伙伴几个月,等病好了马上去上学。在箐箐的房间里,挂满了老师和同学们亲手制作的千纸鹤和幸运星。每只千纸鹤上都写满了同学和老师的祝福,箐箐每天都会拆两只出来看,看完以后可以开心好久。那天,老师和小朋友来看箐箐,箐箐像过年一样高兴。“等我病好了回学校就发糖给你们吃。”箐箐许下了诺言。徐敏也早早地买好了糖果,她希望事情的结果也会像这些糖果一样甜蜜。(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