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军事

睡神

2019-05-2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老爷,老爷,生了,是公子!”天还是黑漆漆的,曹家的宅邸里就喧嚣不止。“生了?”宅主人曹老爷满是红血丝的眼睁得老大。“老天终于开眼了,曹家有后了,哈哈!”清脆的婴儿啼哭声真是振奋人心,曹老爷并着其他人的笑声越发响亮。“赏,全都有赏,管家,你去负责,府中全都挂上红灯笼,马上去放鞭炮,我要告诉全镇的村民,我曹蔚成有儿子了!”

故事就发生在清末曹村的地主家里。曹蔚成,也就是那个曹老爷,祖宗的祖宗自清开朝以来就一直充当着大地主的角色。曹村之所以叫曹村,不是因为村里姓曹的人多,而是姓曹的主管着这里的一切,在那时,哪个人有钱又有势,哪个人就是那里的土皇帝。曹蔚成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就继承了父业,当了人人羡慕的成老爷。

成老爷一向以诚待人,对因故欠债的村民,成老爷从不恶言相逼;村民们有什么困难的,只要向成老爷说了的,成老爷都慷慨解囊,颇得村里人的尊重和爱戴。

好好的成老爷感动了村民却没有感动送子观音。成老爷娶了一个又一个,要么不能生,要么生出来的是不带把的,一向一脉单传的曹家子嗣链眼看就要从曹蔚成这里断了。

不孝为三,无后为大。成老爷比热锅上的蚂蚁还着急,听到良方妙药就像找到救命稻草一般,不管花上多少钱都去要过来,送子观音摆在房间里每天都伏拜,一天都不敢落下。拜观音的软垫换了一个又一个,妻妾成群就快要容不下去了,成老爷的诚心终于感动了上天,在他四十岁的时候儿子曹佑全出生了。

儿子出生之后,成老爷恨不得把他全部的精力投注到儿子身上。没个举人身份的读书人别想靠近儿子的书房,儿子穿的衣服是成老爷花大价钱从京城请来的裁缝做的,连服侍的几十个婢女都得要求是貌美如花,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捧在手里怕摔坏,含在口里又怕弄化,儿子在成老爷心里就是这样无可替代。

在成老爷的一片苦心孤诣下,曹佑全自然不敢有违父望,九岁的他就中了举,比成老爷还要早一年。这下成老爷更不敢稍有放松,对儿子的监管再一次加紧,什么活儿都不用去干,呆在房间里读书就行了,心中不尽希望儿子早日考中进士,光宗耀祖。

令人失望的是曹佑全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轻松考进进士,反而越考越差,从此更是一落千丈,干脆连考都不去考了。

这可怎么好,儿子可是老曹家的希望啊!成老爷找来儿子谈了一次又一次,曹佑全就是听不下去,后来干脆叫了都不去了。

成老爷那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又有什么办法呢,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让儿子这样下去?成老爷简直无法想象儿子在自己老去后家产破败无力更生的情形。

这天,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曹佑成叫了又没来,成老爷正在书房里生闷气,站在门外的管家观察了很久,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来。

“老爷。”声音很小,“老奴有个策略能使少爷振作起来!”成老爷的精神顿时回到饱满状态。

“快说下去!”

“老爷,少爷自出生以来,您就一直都在紧紧地督促着少爷学习读书,《四书》,《五经》,《中庸》,《论语》,背得滚瓜烂熟了,还是连平时出去玩玩的时间都不给。固然这样是为少爷好,可是少爷也是个人,施加这样大的压力,甭提是少爷了,神仙也都会受不了的!老奴虽然已经老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还是看得出少爷极想挣脱这样的束缚,为了少爷的大好前程,请老爷三思啊!”

成老爷思考了许久才说,“我对佑成确实有点过了……”

管家看成老爷已经懂得他的意思了,就把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老爷,少爷也老大不小了,您也极尽您的职责,现在该换另外一个人来好好地照顾少爷了,或许比您还能对少爷奏效。”成老爷略有所思地点点头。

第二天曹府就张灯结彩,热腾一片,仆人们穿戴喜庆,笑盈盈地迎接每一个进来的送礼人。

“今天接到请帖知道少爷迎娶李家千金,我买到礼物赶忙过来了,恭喜成老爷,贺喜成老爷啊!”

“多谢黄先生的祝福,我们家佑全能娶到这样的媳妇儿,先生功不可没呀!”

“哪里,哪里,是少爷自身福大的关系而已!”

再说曹佑全娶的媳妇儿,那真可谓倾国倾城,闭月羞花。门当户对的李姓女不仅美貌可嘉,更兼琴棋书画一应熟练,这位黄先生出面做媒娶来的媳妇,成老爷怎么会不喜欢,赶紧张罗着马上过门。

新来的媳妇让曹佑全好生喜欢,每天陪着李姓女不离也不弃,读起书来更上心了。大早上,鸡都还没叫,曹佑全的房间里就传来曹佑全和李姓女的朗朗读书声。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两口子整天吟诗作乐,不亦乐乎。

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老爷,不好了!”大早上的,老管家急匆匆大喊着跑到成老爷的卧室。成老爷即刻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穿戴整齐,几个箭步就冲向曹佑成的房间。

“呜呜……”房间里的人都黑着脸,不说话,只有李姓女跪在床前哭。

成老爷一看,自己的宝贝儿子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当场给了李姓女一脚:“荡妇,还我儿子!”

李姓女不敢顶撞,跪在成老爷面前一连磕了好几个响头,额头都出血了,还在用力地往下磕。待成老爷的气有点消了才哭着说道:“公公饶命,贱妇怎么敢对相公做什么,昨夜只是跟佑成云雨了一番,怎会料到他做完之后今早就不省人事了。一日夫妻百日恩,贱妇纵然有一千个一万个胆,也不敢对相公下毒手啊!”

成老爷怎么听得下去,又是捶胸顿足,又是大哭大闹的:“混账东西,肯定是你克夫命害了我儿,还我儿来!”周围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成老爷已经掐住李姓女的脖子,李姓女整个眼珠都快要凸出来了,龇着牙的成老爷还在拼命掐。眼看就要闹出人命,慌了神的众人才把成老爷拉开,成老爷气急攻心,当场晕了过去。

有句话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曹佑全发病的消息很快就被村里人知道了。听曹府人说少爷整天都昏睡不醒,眼睛惺睡,不完全闭着,死不像死,偶尔醒来几个时辰,大部分时候还是睡着。村里人迷信曹佑成肯定是睡神附身了,曹家状元,大商人什么都出过,就是神仙没出过,这回让曹佑成给遇上了。

说来也怪,成老爷请了很多村里的大夫都不能检查出曹佑全的病根所在。也难怪,脉搏稳定,心不慌,手不出汗,连脸都不发青,一切在大夫眼里都正常。成老爷更慌了,一下子瘫软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老爷,老爷,少爷的眼皮好像在动!”才刚刚进曹府的婢女盈盈突然叫了一声。

成老爷一把婢女推开,“佑全,我是你爹呀,你终于醒来了,你可把爹给吓坏了!”

曹佑全一脸迷茫,不看成老爷,转向先前那个婢女:“我媳妇呢?”

李姓女打得遍体鳞伤的,成老爷怎么敢对曹佑全说,“佑全啊,这……”

“我要我媳妇儿,媳妇儿,你在哪啊?”说着,曹佑全就要起来找李姓女。成老爷摁下去半起的曹佑全,决不能让他去找李姓女。

虚弱的曹佑全轻易就被按下去了,眼神越发无神。

“老爷,我看少爷不妥啊!”周围都是静悄悄的,管家小心地对成老爷说。

成老爷始终黑着脸不说话。

本来安分的曹佑全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趁着成老爷的不注意扑向婢女盈盈,一上去就是一阵乱摸。

“少爷,别这样,好多人都在呢!”盈盈的挣扎并不起作用,曹佑全亲着摸着就把盈盈摁在床上。

“老爷,少爷他……”等盈盈转过头向成老爷求救的时候,成老爷及他身边的仆人全都不见了身影。

两个时辰后,噩耗又传来,管家又报曹佑全昏睡过去了。成老爷头顶上不住地冒汗,一行流了又是一行,脸上,脖子,衣领上,全是汗。“滚出去,全都给我传,凡是能治好少爷病的人,曹府一半家产就是他的!”

曹府的家产有多少?村里没一人知道,历经几代的积累,估计也赛国库了吧!为了宝贝儿子,成老爷不得不下重金。

消息一传出,各类名医纷纷上门,半个时辰不到,曹府就被挤得水泄不通。各路神医诊断招数真是千奇百怪,西村头的李神医用一根红绳套住曹佑全的手腕,拉动红绳在房门外就地诊断;东村头的黄半仙在曹佑全床边喃喃有语,忽地一手石灰洒向半空,又不知哪里来的胭脂红抹到曹佑全痴睡的脸上;北村的林中医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煎了一大锅的中药,给服侍曹佑全的家仆们,说正是家仆们太多太吵了,让少爷都得不到相应的休息,使得少爷内部失调,不论白天黑夜都痴睡不醒,这种草药喝了就能封口,有效地根治少爷的病。南村车大炮也很奇怪,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不动声色,看着来来往往的大夫从自己身边经过。

半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人能治得好曹佑全,曹村都快要闹炸了。一方面是成老爷急得都快要炸了,另一方面村里人都快传疯了,曹村里出了个睡神,那还得了!

“成老爷!”黑暗中的那双眼睛比正午的阳光还要刺眼。

如何治疗癫痫病好患者一般都选什么方法白癜风扩散快不要抱怨,是你没重视好这些!癫痫病大发作的症状
TAG:
友情链接
小儿消化不良吃什么药